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八章 琴魂

  
      虽然萧尘败了,但是三招早已过了,所有人都还未回过神来,就在这时,殿首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慢着……”
  
      这时众人才相继回过神来,向殿首家主看了去,秦修转过身去,淡淡道:“不知萧家主还有何事?倘若萧家主也想找晚辈过过招,晚辈不妨也可陪萧家主练练。”
  
      “将你们的东西带走。”
  
      萧长风说罢,衣袖一拂,那桌上的锦盒瞬间如同一道电芒向秦修飞了去,皇甫哲暗道不妙,正要叫秦修让开,却已然不及。
  
      秦修伸手去接,登时如遭电击,那小小锦盒,竟似带了千钧之力一般,直令他不住往后退去,一直退到殿门口方才站定,不禁心头一惊,这凡尘中一介武夫,怎会有这般深厚的功力?
  
      萧长风淡淡扫了他一眼,然后向皇甫哲看去,此刻皇甫哲已是脸色惨白,背后冷汗不断,萧长风道:“联姻一事其实也不过是百年前两位老家主随口一说,如今两位老家主也死了百多年了,这联姻一事,我看也就算了。”说罢向一名丫鬟道:“送客。”
  
      萧尘抬头向爷爷看去,心中明白,爷爷是在极力维护自己的名声,解除联姻,传出去总比单独解除自己跟皇甫心儿的婚事好听。
  
      待皇甫哲和秦修走后,萧长风道:“尘儿,你累了,回去休息吧。”
  
      萧尘站起身来,黯然道:“是……”提着半截残剑走了出去,殿外无数小辈也再次窃窃私语了起来。
  
      “你……你没事吧?”一个面容姣好的绿衫少女忽然走到了他面前。
  
      无数双火热的目光也随之转移了过去,少女名叫萧婉儿,十五岁便达到了三重天的境界,再加上清新的美貌,已然令她如同公主一般,不知迷倒了多少萧家少男。
  
      然而萧尘却是没多看她一眼,直接往广场外走去了,微风中,一个少年落寞的背影,和手里一柄残剑,有些形影相吊。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萧婉儿眼中被风带起了一丝微澜,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曾经那个开朗的少年形象。
  
      那时萧尘仿佛什么都比同龄人懂,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无所不知,再加上四少爷的身份,令得无数少女都围在他身边,但自从断定出他无法习武后,与他说话的人渐渐少了,萧婉儿也是其中之一。
  
      紫藤阁里,小若正在屋中替萧尘整理书卷,听见外面脚步声,走了出去,见他这么快又回来了,脸上还没有血色,急忙走了过去:“少爷怎么了?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是东西忘了拿吗……”
  
      话未说完,萧尘噗的一口鲜血喷出,方才秦修那一剑,几乎震得他心脉险裂。
  
      小若“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急忙将他扶住:“少爷怎么了?”话语中,已是急得快哭出来了。
  
      萧尘摇了摇头:“我没事……”见她手上有一道伤口,问道:“你手怎么了?”
  
      小若两只眼睛通红,泪水泫然欲滴,道:“我没事,只是刚才替你擦琴时,被琴弦划伤了。”
  
      萧尘眉头一皱:“我不是说过很多回了吗?千万别去碰那张琴。”
  
      “是是,小若以后再也不敢了,少爷我快扶你回屋吧。”小若着急道。
  
      萧尘摇了摇头:“不必了,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去我娘那里吧。”说着将她手拿开了。
  
      小若也不敢再多言了,每次少爷说想一个人静静时,所有人都必须离开,否则他就会生气,点头道:“好……”
  
      待她走后,萧尘扶着院里的那棵大榕树,又是几口鲜血喷了出来,片刻后一拳砸在树上,仰头大笑了起来:“萧尘啊萧尘,数千年过去了,现在连一个区区筑基修士也敢踩到你头上来了!”
  
      就在这时,他身后的屋子里突然传出一个清朗的少年声音:“倘若这点挫折也承受不了,那么吾这些年当真是错看你了。”
  
      “谁!”
  
      萧尘猛然回过头去,但觉一股凉风扫过鬓发,却不见任何一丝人影,足下一动,往屋中冲了去,然而屋中依旧无人,只有桌案上静静陈放着的一张深檀色瑶琴。
  
      那瑶琴犹带几分古朴气息,乃是他七岁那年,他母亲苏晴从街市上买来赠给他的,说来也怪,那天当他看见这张瑶琴后,便说什么也不肯走了。
  
      后来更怪,这琴除了他一人,再无任何人能够弹响,甚至还会被琴弦划伤手指。
  
      这时,方才那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吾乃上古琴魂,你不必窥视。”
  
      声音,俨然是从琴中传出。
  
      听着这次琴里真真切切传出的声音,萧尘突然间有一种忍不住落泪的冲动,因为这声音,他太熟悉了。
  
      “吾乃上古琴魂,你不必窥视。”
  
      熟悉的声音回荡在院内,在数千年前,当萧尘还是一名玄青弟子的时候,凌音赠了一张瑶琴给他,乃是太古神琴伏羲琴,琴中有一只琴魂,名为夙夜,乃是他后来的生死挚友。
  
      慢慢的,屋中幻化出一个人影,悬于地面一尺,那是一名银发披肩的少年,有着一双绛紫色瞳孔,苍白的面庞仿佛沉积了数千年的沧桑,一身月白法袍之上,印满了无数符文。
  
      “夙夜,真的是你……”
  
      萧尘已经无法抑制此刻内心的激动了,他从来没想过,一别数千年,竟还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重逢。
  
      但是,又是什么那样冰冷,仿佛来自地底数千年的寒冷。
  
      “小子!吾乃上古琴魂,你休要胡乱相称!”
  
      萧尘脸上笑容渐渐僵硬,自己这一世跟上一世长得一模一样,夙夜为何认不出自己了?不,不是他认不出自己了,而是他失去了一切记忆。
  
      夙夜乃是伏羲琴的琴魂,不能离开伏羲琴,否则自身魂力会随时间逐渐消散,直至某一天烟消云散,如今伏羲琴定是下落不明了,所以他只能寄居在其他琴中,以减缓魂力消散的速度。
  
      可是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不仅那些仙王神君不见了,甚至连超脱六道轮回的夙夜也变得如此虚弱……
  
      “夙夜,你可以告诉我,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吗?你为何会来到这凡琴中?伏羲琴呢?我师父呢?”
  
      “当年,伏羲琴,你师父……”夙夜脸上忽然变得迷茫起来:“吾什么也不记得了,吾只记得,吾乃上古琴魂……”
  
      说到这里,他神色忽然一厉:“小子,方才在山下的一切,吾都感应到了,那人有筑基修为,而你的修为却停滞不前了。”
  
      萧尘身子轻轻一颤,是的,今天早上其实天未亮他便起来了,但无论怎样运功,修为始终只能无限接近一层巅峰,无法突破至二层,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修炼的玄青功法出了问题。
  
      “以你现在的情形,别说三年达到炼气三层,就是十年也未必,说不定越往后反而修为越低,最后反倒退至淬体境,而听说那个皇甫丫头拥有六条灵脉,拜入了天风门,不出一年,她定能达到筑基境。”
  
      萧尘全身一震,这正是他最担心的,他已经大概猜到修为不进的原因了。
  
      玄青功法虽然玄妙,但却需要大量天地灵气作为基础,就像是一艘大船,需要汪洋之水才能承载起来,当年天地灵气充沛,便正如汪洋之水。
  
      而现今这世界灵气匮乏,就如同洼中之水,只能承载起落叶,是承载不了大舟的。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那天暮成雪说什么这凡尘不适合自己,让自己有朝一日去什么紫府,急忙问道:“紫府在哪里?”
  
      夙夜看了看窗外,道:“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是由许多地域组成的,若说凡尘是个一级修真地域,那么紫府便是二级修真地域,若每个地域自成一界,据吾所知,至少有九个这样的地域,怎么?你去得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