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七章 筑基修者

第七章 筑基修者


  
      “砰”的一声,不待秦修话讲完,萧亦凡将手中茶杯捏得粉碎,茶水溅了一地都是,而殿外无数小辈都窃窃私语,议论了起来。
  
      殿首上萧长风手一抬,看向皇甫哲,淡淡道:“此事乃是当年两位老家主所定,现在要解除,你们家主知道吗?”
  
      皇甫哲道:“家父自然知晓此事,他老人家也觉得此事不妥,但正如这位秦少侠所言,心儿如今已经拜入修仙门派了,我们也曾劝阻过,但那位仙长说心儿身怀六条修仙灵脉,乃是数百年难得一见,所以……”
  
      殿外顿时一片哗然,连萧亦凡脸色也变了变,六条灵脉什么概念?便是有望修成传说中的仙人。
  
      待外面安静后,皇甫哲继续道:“其实这也并不完全违背当年两位老家主的遗愿,心儿无法与萧侄子完成婚约了,但是下一代却依旧可以使我两家缔结百年之好。”
  
      他这句话的意思便是联姻之事并不解除,可以延续到下一代,只是单单解除了萧尘与皇甫心儿的婚约,这无疑是一巴掌上再加了一巴掌。
  
      萧尘面色如霜,嘿嘿冷笑了一声,沉声道:“一句定就定,一句解除就解除,你们还真把婚姻之事当成儿戏了吗?”
  
      秦修冷冷一哼:“正因不是儿戏,所以心儿师妹的婚事,才不能如此草率,配得上她的人,至少也需拥有六条灵脉,请问你拥有几条?有一条吗?”
  
      萧尘只是冷笑不言,皇甫哲轻叹一声,向身旁的丫鬟道:“兰香,将小姐的原话呈上吧。”
  
      “是。”那丫鬟怯懦懦走了出来,不敢抬头去看萧尘,怯声道:“小姐说……她说希望自己将来的夫君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她说如果萧尘少爷能够……”说到这里,便不敢再继续说了。
  
      “继续说。”萧尘身子有些微微发颤。
  
      “小姐说愿意等萧尘少爷三年,如果萧尘少爷能够在三年之内达到炼气三层,并且拜入天风门的话,她便才能……否则就请萧尘少爷忘了……”
  
      殿里殿外无人讲话,炼气三层,那是传说中仙人的修炼法门,凡人如何做得到。
  
      “嘿嘿……”沉默之中,萧尘冷笑了起来,心中有如刀绞,这才是她真正的想法吗?原来她还是在意的,嘿嘿,萧尘呐萧尘,你这回终于知道自己是多么可笑了吗?
  
      皇甫哲轻叹一声,道:“我知道这件事于萧侄子影响有些大,所以今次带来一株九花玉叶,略表歉意。兰香,将东西呈上去吧。”
  
      “是。”那丫鬟手捧锦盒,走到殿首下方,小心翼翼打开了盒子,登时一道道耀眼白芒从盒子里射了出来,刺得殿上所有人都有些睁不开眼,直至许久那白芒才渐渐隐去,呈现出盒子里的事物,乃是一株通体碧绿,生有九朵玉花的仙草。
  
      “这株九花玉叶,凡人服下后,虽不说一步登仙,却可保功力大增,百病不染,甚至还可以温养出一条后天灵脉……”皇甫哲在下面解释道,言语间已然当这婚事退定了,根本想都没想过什么三年达到炼气三层的话。
  
      殿外许多萧家弟子都已经望着那盒子垂涎欲滴了,果然是和修仙门派攀上了关系,现在竟连这等宝物也可随意拿出手了,要知道服下这株仙草,便是可以修仙了啊。
  
      萧尘看也没看那盒子一眼,冷冷一笑:“对不起皇甫叔父,这次可能要令你失望了,这件事,我并不打算同意。”其实他心中何尝不清楚,这皇甫哲反正就是看不起自己,往日的冷言冷语,他已经受够了。
  
      “萧尘!住口!”两名长老立即喝道。
  
      萧尘不理会那二人,如果是从前,或许今天还真没有他说话的份,如今却不同了,他看了看皇甫哲,轻轻一笑:“三年达到炼气三层是么?”
  
      皇甫哲看了看他,总感觉他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一旁的秦修冷冷笑道:“没错,心儿师妹是这样说的,不过我要你今天就解除了这桩婚事,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因为你不值得她等上三年。”
  
      萧尘立即向他射去两道冷冷目光:“值不值得,你说了算么?你一个区区筑基三层的修者,在我面前装什么装?”
  
      殿外的萧家小辈都是略一诧异,什么灵脉啊,炼气筑基对他们而言,就像听天书一般,为何萧尘却这般懂的样子?
  
      秦修身子微微一震,为何这小子一眼就能看穿自己的修为?当下往前走出几步,道:“区区筑基?那你要不要来试试我这区区筑基?”说罢全身真元一震,殿内顿时掀起一阵狂风,呜呜作响。
  
      许多功力微末者均被这股气息震得耳鸣眼花,气血翻涌不止,不禁暗自心惊,这就是修仙之人么?根本动都无须动一下,自己就已经无法承受了。
  
      萧尘目光凝定,丝毫不惧:“试试,那就试试。”
  
      秦修再次微微一惊,这小子与其他凡人不同,究竟什么来头?难道也是一名修者?但如果是的话,自己怎么可能看不出?
  
      他往前一踏,手上微一掐诀,登时一柄若虚若实的仙剑出现在了半空,但见那仙剑在半空漂浮不定,地上竟无一丝剑影。
  
      “此剑名曰含光,神兵谱排名第十三,你若能在我手上过上三招,我便可成全你与心儿师妹。”
  
      外面的萧家弟子均已是怔怔无语了,凭意念将剑御在空中,果然是仙人才有的本事啊。
  
      萧尘往前一站:“哪位借剑一用!”
  
      外面萧家弟子再次一惊,他言语中已然是接受了一名仙人的挑战,他发疯了吗?别说三招,就是一招他也过不去啊!这时所有人都向殿首上方悬挂着的一口青色宝剑望了去。
  
      萧长风手一抬,那青色宝剑啸鸣一声,立时飞到了他手里,竟是凭借内力隔空取剑。
  
      “尘儿,接剑!”
  
      萧尘当即手一伸,接住飞来的宝剑,此剑名曰青锋,吹毛断发,削铁如泥,乃是三百年前九州王朝的皇帝亲自登门所赐,一直作为萧家的传家之宝,此刻在他手中不住颤抖,呜呜直响,仿佛生有灵性一般。
  
      “三招,接好了!”
  
      萧尘随手挽了个剑花,挺剑而出,使出一套玄青入门剑法,刹那间风声直响,剑影缭乱,大殿上像是瞬间生出无数柄剑,寒光逼人,众人被剑风掠过脸庞,竟隐隐感到几分刺痛。
  
      殿里殿外顿时一阵惊呼:“他什么时候会武功了!这等精妙的剑法他从哪里学来的!”
  
      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目眩神驰,连萧亦凡也不敢相信,萧元更是脸色大变,这等剑法,凭自己五重天的功力根本使不出来。
  
      皇甫哲亦是全身一震,从未想过他何时竟有这等本事了。
  
      秦修双目一凝,也不禁有些微微出神,这小子怎会如此精妙的剑法?甚至远超自己门派的剑法,他指尖微微一动,半空中含光剑亦随他心念而动,化作一道白芒飞去,剑尖与萧尘刺来的剑撞在了一起。
  
      铮的一声响,火花迸射,大殿上刹那间生出一股极强的元力波动,桌上茶具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纷纷爆裂,茶水四溅。
  
      几位长老也同时往后一仰,竟险些倒下去,不禁相顾骇然,这至少有七重天的功力啊!萧尘何时竟有这等功力了!
  
      外面众萧家弟子早已目瞪口呆,萧元脸色极是难看,这怎么可能!自己才是萧家第一青年,为何这个废物功力看上去犹在自己之上?
  
      剑风凛冽,铮铮之声不绝于耳,转眼间已去了十余招,萧尘手上剑法兀自不乱,突然间剑尖陡生三尺青光剑芒,直取秦修脖颈而去。
  
      殿里殿外均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剑芒!是剑芒啊!他竟催发出剑芒了!”
  
      秦修感到背后一冷,急催体内真元,萧尘顿时感到一股沉如泰山般的阻力,手中长剑,竟是再无法向前递出半分,随后一声脆响,宝剑刹那间断作七八截,乱飞了出去,全钉在了殿中的大柱子上。
  
      而萧尘也倒飞了出去,落回地面,顿时只觉喉咙一甜,五脏六腑似要碎裂一般,他强行将鲜血咽了下去,却再无站起来的力气,只得以半截残剑撑在地上,不至自己跪倒下去。
  
      这就是炼气与筑基的差距,而殿外也早已是人风俱静,三百年了,青锋剑无任何兵器能敌,从未出现过一丝缺口,然而再锋利的宝剑,在仙人的仙剑之下,也不过是凡铁而已。
  
      秦修松了口气,冷冷一笑:“皇甫叔,走吧。”经过萧尘身旁时,冷冷笑道:“剑法再快有什么用?我动动手指便能捏死你。”
  
      萧尘没有说话,一个筑基修者要杀一个炼气修者,只需动动手指而已,自己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二十岁就达到元婴境的玄青门弟子了。
  
      殿外忽然一阵冷风吹了进来,吹乱了临走前小若细心替他束好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