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六章 婚事
readx();    萧亦凡第一个冲了进去,按着萧尘双肩,警惕着四周,问道:“尘儿!发生何事了?是暮……那个人回来了吗?”
  
      萧尘摇了摇头,轻轻一笑:“我刚刚从虹亭回来,也不知发生何事了,就成这样了。”他之前一时激动,不想竟制造出这样大的动静,现在也只能这样说了。
  
      萧亦凡仍是警惕着四周,道:“这些天你来水仙阁吧,你这里不能再住下去了。”
  
      萧尘摇了摇头,微微笑道:“父亲,从今往后,你无须再担心孩儿了。”
  
      这时有几名长老走了进来,分散各处查探庭院破坏的情况,当红袍长老发现地底的掌力痕迹后,脸上瞬间布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掌力原本是向四周扩散的,但中途又被强行引往一处,不至整座庭院坍塌,放眼天下,除了家主,还有何人能够将掌力运用得这般自如?只见他满脸震惊道:“这……出手之人至少有七重天的功力吧?”
  
      另一人神色凝重的看了看萧尘,问道:“你当真没有看见任何人?”
  
      萧尘摇了摇头,道:“诸位长老也无须太过担心,我萧家乃是四大世家之首,无人敢来犯的。”
  
      这句话若是出自某位长老或者杰出青年之口,倒也有几分气势,不过从他口里说出来,周围看热闹的萧家小辈个个都嗤笑了起来,尤其是萧元,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连看也懒得再多看一眼。
  
      萧尘不去理会这些人,转身看向父亲,问道:“对了父亲,今天初几了,爷爷的寿诞过了么?”他昏睡太久,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日子了。
  
      听他突然间又冒出这样一句傻里傻气,连日子也分不清的话,周围又是一阵偷笑,萧亦凡瞪了那些小辈一眼,转过头道:“今天已是三月十七了,你昏迷了半个月。”
  
      萧尘点了点头,原来已经过去半个月了,爷爷的寿诞早已过了,说道:“没事了,父亲你回去吧,不必担心孩儿。”dudu1();
  
      所有人都陆续离开了,萧亦凡仍是站在院中,似乎有话要讲,但又说不出口,萧尘眉宇微锁:“爹爹怎么了?”
  
      萧亦凡笑了笑,许久才道:“那个……尘儿,皇甫家的人明天会来,你身子若是不舒服的话,明天就不见他们了吧……”
  
      萧尘微笑道:“无妨,孩儿已无碍,明天便去见见他们。”
  
      萧亦凡怔了怔,以往每次听说皇甫家的人要来,他都是想办法避开不见,怎么这次他变得这么自信了?似乎这次醒来,他整个人都变了。
  
      “好。”
  
      到暮色时分,萧尘望着天边晚霞,心中若有所思,已经三个月没有皇甫心儿的音讯了,以往她每个月都会捎来书信的,最近难道很忙么……
  
      皇甫家远在柳州,也是武林四大世家之一,两家联姻之事是百多年前两位老家主定下的,当年二人情同手足,欲让两家世代修好,岂料往后数十年,皇甫家那边一直无女,因此二人归天之时也对此事念念不忘。
  
      终于等到萧尘这一代,皇甫家那边生出个女儿皇甫心儿,由于他俩年龄最接近,便定下他二人的婚事,也好让两位老家主九泉下得偿夙愿。
  
      原本是天大的喜事,谁知天意弄人,在萧尘十岁时却被断定出天生绝脉,无法习武,此事犹如晴天雾霾笼罩在了两家上空,久久不散。往后皇甫家便对此事越来越冷淡,每次来了对萧尘都冷言冷语,没什么好脸色。
  
      次日清晨,萧尘洗漱一番,换了身干净衣服,正待出门,小若从外面走了进来,见他头发散在肩上,连忙道:“少爷你这样去不行,小若先替你束好头发吧。”
  
      萧尘轻轻一笑,点了点头,他自己平日里闲散惯了,也都是对方有时会过来替他束发。dudu2();
  
      小若熟悉的从抽屉里取出梳子和他平日里用的发冠簪子,一边细心替他束发,一边小声问道:“少爷……你很喜欢皇甫家的小姐吗?”
  
      萧尘笑了笑,这怎么说呢?
  
      对于皇甫心儿,也许更多的是感谢吧,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被断定天生绝脉无法习武,面对无数人的白眼和嘲讽,除了父母等人,就只还有一个人,依然对他不离不弃,心念始终不曾更改,那就是皇甫心儿。
  
      与其他名门望族的大小姐不同,不是一听到无法习武什么的就吵着闹着要退婚,相反,在皇甫家许多长辈开始反对时,皇甫心儿曾毅然书下八个字:“只此一人,终身不嫁。”
  
      想到此处,萧尘笑了笑,小若见他脸上露出的笑容,也不再多问。
  
      “好了,少爷今天看上去真好看呢……”她笑了笑,说道。
  
      萧尘点了点头,起身往外走去,快出庭院时又道:“中午我应该不会回来了,你不必管我,去我娘那边吃饭吧。”
  
      “恩,我知道,少爷不必担心我……”
  
      这次走在前往飞云殿的路上,萧尘再不似以往那般紧张,如今他早已今非昔比,再不惧皇甫家任何刁难,反倒是还想看看这回皇甫心儿那个二叔皇甫哲又给自己出什么难题,看看这回究竟是谁下不了台。
  
      殿外已经围了许多萧家小辈,均在窃窃私语,对于这些,萧尘早已见怪不怪,抬头挺胸往殿中走了去,还是和以往一样,爷爷坐在殿首,左殿上坐着萧家诸位长老以及父亲,右边殿上则是皇甫家的人。
  
      不过这一次的气氛似乎颇为凝重,所有人再不似从前那般谈笑风生,均埋头不说话,茶凉了也没丫鬟去换,而这一次皇甫心儿也没来,反倒来了一个看上去仙气凛然的英俊青年。dudu3();
  
      那青年身上泛着一股淡淡的仙家气息,殿外许多萧家少女都偷偷投去痴迷的目光,只是在他脸上却显得有些盛气凌人,似乎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萧尘不禁微微一怔,此人是名身怀灵脉的修真者,而且修为恐怕已经臻入筑基境了,当下他快步上前,对着殿首正襟危坐的萧长风轻轻施了一礼,随后又礼节性的向右殿一名青袍中年人点头道:“皇甫叔父。”
  
      此人正是皇甫哲,他看了看萧尘,微微颔首,并不多言,在他旁边还站着一名绿衫丫鬟,低着头,手里捧着一个锦盒,不知装的是何物。
  
      萧尘也不再多言,退至父亲身旁,坐了下去,余光扫见父亲脸色似乎甚是难看。
  
      这时,皇甫哲身旁那个盛气凌人的青年终于站了起来,淡淡扫了萧尘一眼,然后向殿首萧长风问道:“他就是萧尘么?”
  
      萧尘眉头一皱,这人未免也太过无礼了,岂有当着自己面去问他人自己是谁的道理,起身道:“正是,不知阁下如何称呼?”他话刚说完,旁边一名长老立即瞪了他一眼:“坐下!”
  
      那青年回过头来,淡淡看了他一眼,道:“天风门掌门真传弟子,秦修。”
  
      话音甫落,殿外许多萧家之人都倒吸了口凉气,怪不得几位长老会对他如此客气,原来他竟是传说中的修仙之人。
  
      在他们眼中,没有什么炼气筑基结丹之分,但凡一听说修仙之人,就都认为是上次见到的那种能够御空飞行的仙人。
  
      “不知秦兄找萧某何事。”萧尘淡淡道,说话时目光不避不闪,在别人眼中,或许这青年乃是传说中的仙人,但在他眼中,这也不过就是一名筑基修者罢了。
  
      秦修见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居然不像其他凡人那样诚惶诚恐,不禁眉头一皱,道:“心儿师妹三个月前已正式拜入我天风门,我听说你与她有一纸婚约,想必你也知道,我等修仙之人必须了结凡尘因果,所以我希望能解除这桩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