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五章 龙吟九霄

第五章 龙吟九霄


  
      众人回头望去,瞬间噤若寒蝉,再不敢出一丝声音,连殿中几名长老也都立时变得恭敬了起来:“仙子驾临我萧家,不知有何可以为仙子效劳的……”
  
      来者正是暮成雪,她此刻目光无视所有人,只单单看着萧尘,轻轻道:“我要走了。”
  
      萧尘知晓她来辞行定是有事,当下走了过去,小声道:“走吧,外面去说。”
  
      二人就这样在众萧家弟子惊异的目光下离开大殿,走在广场上,萧尘道:“暮姑娘,方才多谢你了。”
  
      暮成雪摇了摇头,道:“要我去警告那些人,今后不许为难你吗?”
  
      萧尘摇头苦笑:“不必了。”警告又有何用,等她一走,那些人该怎样还是得怎样。
  
      “那要我渡一层玄功给你吗?我不知道你们的一重天两重天是什么意思,但这层玄功可保你一个月内无任何敌手。”暮成雪看了看他,继续道。
  
      萧尘知道她为何一心想要帮助自己一次,他自己当年也是修仙之人,深知修仙之人须得了却因果,否则于日后修炼将是一道不小阻碍,更甚至会生出心魔,从而走火入魔,堕入魔道。
  
      当日自己助她破阵,便已结下了因,倘若不能了却这个果,那么将来渡劫飞升之时,必然失败,沦为散仙,说道:“暮姑娘,其实你并不欠我什么,真的。”
  
      暮成雪没有说话,走了片刻,停下来道:“你真的很想修仙吗?哪怕是将来有可能令你魂飞魄散,万劫不复。”
  
      萧尘笑了笑,话语中甚是苦涩:“我倒希望现在就魂飞魄散,还等什么将来。”
  
      “唉,也罢,此因果不了,我成仙无望……”暮成雪轻叹一声,忽然间一掌朝他胸膛打了去。
  
      “噗!”萧尘一口鲜血喷出,身子一瞬间腾空,这一掌几乎打得他筋骨尽断,后面的萧家弟子完全不知发生了何事,尽皆失声叫了出来。
  
      然而还未结束,暮成雪又连续往他身上打去了十一道掌力。
  
      依稀间,萧尘只听得耳边有轻轻的声音响起:“你并非没有灵脉,反而是你体内有着十二条完整的灵脉,只是出生不久后被人以咒法封住了,而你的命局,也被人以无上神通强行更改了……”
  
      “我现在以自身三成命元,替你解开灵脉封印,至于你的命局日后能否更改回来,那便只能看你自己了,另外,这个凡尘不适合你,有朝一日,你来紫府吧,也许只有紫府,才能解开你心中所有谜题……”
  
      当萧尘听见最后一个字时,终于失去了意识,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父亲守在自己床边,显然已经好几夜没有合过眼了。
  
      “尘儿!”
  
      萧亦凡见他终于醒来,已是喜极而泣,萧尘感觉脑子里有些昏昏沉沉的,昏睡的这段时间,梦中似乎一直听见当日暮成雪的话语:“你并非没有灵脉,只是出生时被人以咒法封印了,你的命局也被强行更改了……”
  
      “父亲,我没事了,暮姑娘呢?她走了吗?”他起身急切问道。
  
      “她姓暮吗?那天她为何要重伤你?”萧亦凡也急忙问道。
  
      萧尘摇了摇头:“不,暮姑娘没有伤我,她是在帮我……”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了四周一丝微弱的灵气波动,正是他当年熟悉的天地灵气!
  
      他此刻内心激动无比,又见父亲脸上颇为憔悴,道:“我没事了,父亲您这些日累了,回去休息吧。”
  
      萧亦凡仍是有些担心,虽然他从前受了伤总是会莫名其妙自愈,但这次是伤在一位仙人手里啊。
  
      “孩儿真的没事了,父亲不必再担心。”萧尘摇了摇头道,他现在迫切想要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够再次感受到天地灵气了,他现在需要立刻运功吐纳。
  
      “那你好好休息,为父过会儿再来看你。”
  
      萧亦凡叹息一声往屋外走去,走至门口时又突然转过身来,沉默许久,欲言又止,萧尘眉头一皱:“爹爹还有事么?”
  
      萧亦凡笑了笑:“没事,那个……你跟皇甫心儿的婚事可能……”说到这里,声音又渐渐低了下去。
  
      “我跟心儿的婚事怎么了?”萧尘皱眉问道。
  
      “没什么,你好好休息吧。”萧亦凡笑了笑,往外去了。
  
      萧尘展开眉头,心想自己跟皇甫心儿的婚事是很久前定下的,但自从得知自己无法习武后,皇甫家那边便生出了退婚之意,虽然这些年一直未提,但也从没给过什么好脸色。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看看自己现在是否真的可以修炼了,想到此处,萧尘立即一个纵身跃起,去到外面庭院,盘膝运转起玄青功法来。
  
      刹那间,四周灵气源源不断汇聚而来,汹涌澎湃的往他体内冲去,正如久旱逢雨一般,势不可挡,十二条灵脉,隐隐泛起了一层淡淡白芒。
  
      “哈哈哈……”萧尘纵声笑了起来:“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随后,他指骨捏得直作响,想起了那日暮成雪的话,是有人故意封印了自己的灵脉,甚至还强行更改了自己的命局,究竟是谁,害得自己受了十六年的苦难,他现在只恨不得将那人揪出来挫骨扬灰!
  
      而暮成雪为了替自己解开封印,竟然不惜消耗自身三成命元,所谓命元,那是比凡人寿命还要珍贵的东西,凡人有寿元期限,修仙之人也不例外。
  
      而修仙便是一次次冲破生死桎梏,倘若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臻入下一个境界,那么便永世成仙无望,只得兵解轮回,消耗一世的气运,而轮回也并非无休无止,当气运耗尽,那魂魄便彻底烟消云散。
  
      他长长叹了口气,暮成雪为了能够了结因果,竟不惜消耗自身三成命元,现在不是她欠自己,而是自己欠她了,这又是一段因果,将来必须由自己亲自去了结。
  
      庭院里花开正盛,清风徐来,沁人心脾,萧尘沉思细想片刻,现在首要任务是尽快臻入炼气一层,其他的以后再说。
  
      想到此处,他立即盘膝坐定,心中默运起玄青功法来,玄青门当年号称仙道之首,功法玄之又玄,妙不可言,而那些心法口诀他早已背得滚瓜烂熟,此刻无须刻意去记,便仿佛能够自主运转一般。
  
      半个时辰后,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一种玄妙境界,即便此刻闭着眼,他也能感受到附近的一切事物,他清楚的看见池边几株水仙随风摇曳,在水面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清楚的看见水面几条鲤鱼受了惊吓,迅速潜入水底。
  
      这正是修真者神识外放,以心观物。
  
      片刻后,萧尘睁开了眼,缓缓站起身来,常人从淬体到炼气一层,往往花费数月乃至数年,但他身怀十二条灵脉,再加上对玄青功法的熟悉,只用了一个时辰不到。
  
      他此刻只觉浑身上下有使不尽的力量,微一运功,掌心一道真气所凝的白芒若隐若现,随着他突然一掌拍下,那道白芒化作一条金色龙影直往地面冲去,刹那间龙吟之声震天响起,盘旋在整个萧家上空。
  
      有如沉积了千年的火山,一朝爆发,势不可挡,整座庭院乃至大半山体都震荡了起来,若任由掌力散开,只怕这座紫藤阁顷刻毁于一旦,萧尘立即将掌力往一堵墙体导了去,那堵墙在掌力冲撞下,瞬间轰然坍塌,烟尘久久不散。
  
      这正是玄青门入门掌法,龙吟掌,龙吟掌共有九式,这只是第一式:苍龙吟。
  
      龙吟之声犹如沉雷渐渐远去,许多正在静心参武的萧家长老方才都感受到了这股凶猛的力量,立即锁定了震源中心,往紫藤阁赶了去。
  
      当他们看见裂开几条深痕的地面,还有完全坍塌的院墙,以及伫立在乱石堆中衣衫猎猎作响的萧尘,无不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