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四章 灵脉

  
      暮成雪见他不断摇头,淡淡道:“放弃吧,那些上古功法早已随着时代的终结失传了。”她以为萧尘只是想去寻找那些上古功法。
  
      萧尘没有说话,上古功法?自己身怀的玄青功法不就是最玄妙的上古功法吗?可自己尝试过无数次去修炼,根本没用,一点灵气也感受不到。
  
      “为什么你们能够修炼到结丹境,而我却一丝灵气也感受不到?”他问出了最想知道的事情。
  
      暮成雪看着他愣了半天,最后才道:“我以为你是一个很懂修炼之道的人,但为何问出这样一个简单,甚至有些好笑的问题?”
  
      萧尘眉头一皱:“好笑?我是真的不知道。”
  
      暮成雪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说啊,到底怎么回事,我是真的不知道。”萧尘有些着急。
  
      “罢了,将手伸出来吧。”
  
      萧尘依她所言,捋起袖子,将手伸了出去。
  
      暮成雪两指一并,生出一点白芒往他手腕上按去,片刻后眉心越锁越深,道:“你体内一条灵脉也没有,如何能感受到这天地间的灵气?”
  
      “灵脉?什么灵脉?”萧尘有些疑惑不解,当年在玄青门修炼,从未听过什么灵脉。
  
      暮成雪摇了摇头,心想原来他什么都不懂,娓娓道:“灵脉是修仙之人的根基,但凡修炼者,必须拥有至少一条灵脉,方能感受到这天地间的灵气。而拥有三条者,当属天赋极佳,拥有六条者,可谓凤羽龙鳞,拥有九条者,乃是圣人,至于十二条完整的灵脉,数千年来还从未听说过谁拥有十二条完整的灵脉。”
  
      听她说了许久,萧尘终于问出了最不想问的问题:“你的意思是,我连一条灵脉也没有,根本无法修炼?”
  
      暮成雪点了点头:“对。”
  
      萧尘仿佛被一道晴天霹雳打中,当年他从未听说过什么灵脉,每个人都能修炼,资质差的,十年八载也能到炼气境,努力一些能到筑基境,天资好一点的能到结丹境,甚至元婴境,当年自己天赋过人,如今竟然……
  
      他感到有些无力,难道冥冥中真的有天道主宰众生么?自己本不该还活着,全因当年逃过一劫,所以老天爷现在要来惩罚折磨自己是么?即便改变了命运,也无法挽回宿命么……
  
      他起身摇摇晃晃往外面去了,一直想知道的事情终于知道了,然而现实却是如此残酷。
  
      “你助我破阵,我可以渡一层玄功给你,一个月内,足以让你对付筑基中期以下的任何修者。”暮成雪在后面道。
  
      “不必了……”萧尘无力道。
  
      暮成雪叹了声气,细细思索了起来,沉吟道:“他怎么会连一条灵脉也没有?不对!刚刚怎么感觉……难道他……喂!你等等!”
  
      她猛地抬起头来,然而萧尘已经走得无影无踪了。
  
      回到自己的居处紫藤阁,萧尘一拳打在一棵大榕树上面,震得树叶哗哗作响。
  
      “为什么!”
  
      他对着天空嘶吼了出来,随后一拳一拳打在树上,一直将树皮打烂,一直打到满手是血。
  
      “为什么!师父你在哪里!为什么你当初要救下我,为什么你要让我这样痛苦的活着,你告诉我啊……”
  
      一梦醒来,数千载已逝,这其实是他内心最痛苦的事,却无人诉说。
  
      “为什么要留我一个人活在这世上,为什么我想死都死不了,师父,你杀了我吧……”
  
      他无力的嘶喊着,双手狠狠抓着树干,手指已经嵌入了树皮中,鲜血顺着树干一直往下流,但没有关系,他手上的伤口必然会在三天内愈合,且一丝疤痕也见不着。
  
      “少……少爷!不好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个急切的声音,萧尘转过身去,见一红衫少女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少女名叫小若,是他母亲多年前从山下一个恶霸手里买来的,名义上是丫鬟,但从小萧尘便将她当做妹妹一般看待。
  
      “小若别急,怎么了?”
  
      “亦凡叔……亦凡叔他……”小若有些气急声噎,说不出话来了。
  
      萧尘按着她肩膀:“别急,我父亲出什么事了?”
  
      “亦凡叔跟几位长老在大殿吵起来了,眼见要动手了!少爷你快去劝劝,亦凡叔肯定打不过几位长老的!”
  
      “什么!”
  
      萧尘身形一动,急忙往外跑了去,萧家议事大殿建在飞云庭中,名曰飞云殿,气势恢宏,还未至殿前,便听见里面激烈的争吵声传出,而大殿外已经聚集了无数萧家弟子,皆对着里面指指点点。
  
      殿上,萧亦凡跟几名长老均已是争得面红耳赤,只听萧亦凡怒道:“再给三年时间怎么了!啊?你们等不及要进棺材了吗!”
  
      “谁不知你那儿子就是个废物!再给十年也没用!”之前往萧尘脸上泼茶的红袍长老愤怒的驳斥道。
  
      另一名长老接着道:“萧亦凡!你不要以为自己是族长的儿子就目中无人!你现在长大了,翅膀也硬了!但我们几个好歹也是你长辈!你说话最好客气点!”
  
      萧亦凡怒道:“我哪里不客气了!我尘儿马上就能臻入一重天了,再给点时间又怎样!”
  
      “不是不给!族规明明白白写在那里!今天破例一次,明天又破例一次!你当萧家族规是儿戏吗!”红袍长老怒道。
  
      “够了!”
  
      就在这时,一声冷喝传入殿里,却是萧尘走了进来,红袍长老见他进来,指着他,向萧亦凡道:“喏!你儿子现在来了!你说他快臻入一重天了是吧?”
  
      他说着单手一劈,掌缘如刀,将一张上好的檀木桌劈下一角,递给萧亦凡:“你现在让他将这檀木打碎!我就再给他三年时间!”
  
      萧尘走了过去,夺过他手里的檀木,用力往地上一砸,怒道:“够了!我萧尘不会让几位长老为难!等这个月过了爷爷的寿诞,我就走!”
  
      萧亦凡看着他道:“尘儿……”
  
      萧尘冷冷一拂衣袖:“父亲,你不必去求他们!他们心中打的什么如意算盘,莫非你还不明白么?”说着挨个往每位长老脸上盯了去,目光之冷,犹似要将人冻住一般。
  
      红袍长老沉声道:“萧尘,你自己不学无术,成天只会弹琴作画,舞文弄墨,现在反倒怨起别人来了是不?还整日想着修仙,连武都练不好还想修仙!”说着一拂衣袖。
  
      这时其他许多萧家弟子也围在殿门口看热闹,萧元双手束在胸前,冷冷笑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赖在我萧家做什么?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萧家已经改行卖字画了呢。”
  
      他这话一出,周围都哄笑了起来,萧亦凡脸色越发难看,但无奈萧元是自己大哥的儿子,又是萧家天才,自己也不能去训斥什么。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目的既已达到,又何必再出口伤人。”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