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二章 仙人斗法

第二章 仙人斗法

readx();    但见远处天际时而金光阵阵,时而电闪雷鸣,云层翻涌不止,中有一青一白两道光芒极速穿梭,时而分开,时而碰撞在一起,每撞击一次,都仿佛要撕裂天地一般。
  
      望着两道光芒离萧家这片峻岭越来越近,萧尘心跳越来越剧烈了。
  
      即便见到过一次,但这次他心中仍是泛起了滔天巨浪,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仙魔都陨灭了,连自己都无法感受到这天地间的灵气了,但却还有人能够修炼到凌空斗法的境界!
  
      这是为什么!
  
      依然没有人能够告诉他为什么,天际两道光芒越逼越近,直往萧家这片峻岭而来,天上光华璀璨,伴着轰轰雷声,这一刻仿佛连整座山都颤抖了起来,惊动了无数萧家正在练武的弟子。
  
      这一刻所有人都收起刀枪剑戟,急匆匆往虹亭这边赶来,抬头望去,只见天上两道光芒时而分开,时而碰撞在一起,爆发出毁天灭地的磅礴气势。
  
      一些人吓得脸色煞白,直接坐到了地上,他们一辈子习武,还从未见过这等奇异的景象。
  
      一些聪明的少年则是联想到了什么,这一刻他们忘记了自己以前还嘲讽过萧尘,都纷纷向萧尘看去:“喂!废物尘!这不会是你以前说过的什么仙人斗法吧!”
  
      只见两道光芒越来越近,轰隆一声巨响,不远处一座山头直接被削平了,漫天碎石朝虹亭这边砸了过来。
  
      十几个火速赶来的长老立时凝起内力,抬掌抵御半空落来的碎石,纷纷喝道:“快离开这里!”
  
      众弟子闻声,性命要紧,除却一些胆子大的,都往远处跑了去,然而总有一些倒霉的,直接被飞来的碎石砸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而这时,天上也赫然出现了两道人影,二人均御剑而立,云海随他们而翻滚,一人须发皓白,身着青袍,手持一柄拂尘,宛若仙老下凡一般。
  
      另一人白衣飘飘,手持一柄白色仙剑,伫立在高空,双目如电,宛若九天玄女临尘一样。
  
      众萧家弟子都惊呆了,天呐,这世上真的有人修炼成仙了!原来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对他们来讲,御剑飞行,挥手间山断岳移,那不是神仙才有的本事是什么?
  
      萧亦凡也早已怔住了,喃喃道:“尘儿,这是怎么回事?”这一刻他也忘了自己的身份,只是想起了以前萧尘总是说修仙什么的。
  
      萧尘没有回答,只是目不转睛的望着天空,眼中再次透露出了炽热的光芒,御剑飞行,控制天地元力,这一切都是他曾经所熟悉的仙家术法。dudu1();
  
      这一次,他不但要阻止惨剧发生,也要去问这二人,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能修炼到御剑飞行的境界,自己却完全感受不到这天地间的灵气!
  
      在凡人眼中,这二人或许是仙人,但他却清楚无比,这二人目前只是结丹境界,连元婴境都不到。
  
      忽然间,风云剧变,天上二人再次斗在了一起,金光灿烂,耀眼夺目,半空中剑气激荡,四五座山头直接被削平,草木顷刻化作飞灰。
  
      由于这一次离得比较近的缘故,许多萧家弟子被骤然掀起的罡风推飞了出去,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不妙,倘若这二人再向萧家靠近一些,只怕千年古武世家,就要毁于一旦了。
  
      之前那红袍长老面露惊骇之色,他壮着胆子朝天上喊去:“二位仙人请怜惜我等凡人,不要在此处……”不待话音落下,一道剑气无情波及了过来,直接将他掀飞了出去。
  
      在仙人眼中,凡人便如蝼蚁一般,天上那二人又如何听得见这声呐喊。
  
      萧亦凡这时也终于回过神来,拉了萧尘便要离开这处危险之地,却不料萧尘突然挣开了他,一下子冲出虹亭,往更高的山头跑了去。
  
      萧亦凡大惊失色:“尘儿!回来!”足下一动,立时展开轻功追上去,不料一道剑气袭至,猛将他阻了回去。
  
      远处许多萧家弟子也看见了这一幕,纷纷议论:“不死尘疯了吗?他要去送死吗?是了,他之前自杀未遂,这次一定是想借仙人之手死去!”
  
      但是,萧尘并不是去寻死,而是要阻止接下来的惨剧发生,再过不久,那白衣女子就会被青袍老者的阵法困住,然后兵解自身,释放出元神之力重创了老者头部,使得老者狂性大发……
  
      原本他当年于阵法颇为精通,可以提示女子破阵,但是上次他在虹亭,那女子根本听不见他喊话,所以这一次,他要跑到最高的山头去!
  
      萧亦凡早已吓坏了,再也顾不得那么多,猛提内力,如似一道闪电向萧尘冲去,然而天上忽然斩下一道十余丈长的白芒剑气,又将他阻了回去。
  
      轰隆一声巨响,那道剑气直接劈开了虹亭与高处山头的路,在他与萧尘之间,陡然出现了一座宽约十丈的峡谷,饶是他轻功再好,罡风四涌之下,也绝难跨过。
  
      眼见唯一的儿子仍是拼了命往山头奔去,随时都会丧命,他几乎已经崩溃了,脸上涕泪纵横,只是大喊:“尘儿回来啊!为父再去求求诸位长老!不会赶你出去的……”
  
      但是此刻萧尘什么也听不见了,方才身后那一声巨响,令他双耳不住嗡鸣,他仍是发了疯一样向山头奔去。dudu2();
  
      忽然间,一块巨石朝他砸了去,下方的萧家弟子均吓得失声叫了出来,萧亦凡更是魂飞魄散,在巨石将萧尘碾压下去的一瞬间,他的心仿佛死了,身子软软扑倒了下去,喃喃道:“尘儿……尘儿……”
  
      远处萧家弟子也都是个个张着嘴,虽然平日里总爱欺负萧尘,但他毕竟是萧家的人,这时亲眼见他惨死,仍是心中隐隐一痛,以后大概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了。
  
      然而片刻后,那巨石却动了动,萧尘竟然从石头下爬了出来,虽然遍体鳞伤,但依旧活着,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不死之身”果然名不虚传。
  
      萧亦凡面露喜色,大声喊道:“尘儿!快找地方躲起来啊!”
  
      但是萧尘脑中嗡鸣一片,什么也听不见,他只有一个念头!足步晃了晃,继续朝山头奔了去,远处萧家弟子均大惊:“喂!不死尘别去了啊!我们以后不欺负你了!”
  
      十几名长老脸色也变了变,倒不是怕他死了,而是怕他触怒了仙人,一人喊道:“萧尘回来!我们可以再给你三年时间!”
  
      狂风四涌,乱石横飞,萧尘什么也听不见,即便听见了也不会回头,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若不跑到最上面,那白衣女子根本听不见他喊话。
  
      然而刚跑出半里,又一道凶猛的力量朝他打去,这一次直接将他掀起往岩壁上狠狠撞了去。
  
      饶是他体质异于常人,这时也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但他仍然没有就此倒下,继续拼了命往高处跑,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在白衣女子被困之前跑上去!
  
      这一刻萧亦凡也不再嘶喊了,似乎明白了什么,萧尘拼了命往高处跑去,绝不是为了自杀,他一定有着自己的想法……
  
      这一刻他就默默注视着对方,看着对方一次次被罡风掀飞,又一次次爬起,一次次险象环生,他心中明白,只要这一次这个孩子不死,将来必定一跃龙门!
  
      他心中默默祈祷:“这个孩子生下来那一刻,天上就现不祥之兆,从此多灾多难,但求老天爷这次开开眼,萧亦凡愿以性命交换……”
  
      约莫半柱香时辰,萧尘终于跑上了山巅,他此刻已是精疲力尽,遍体鳞伤,一身白衣染满了血污,但是凌空斗法的两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样一个渺小的存在。
  
      “两位请不要再打了!”
  
      他虽然知道这样有些可笑,但仍是抱着一丝星火希望,用数千年前的通用语言,将这一句话喊了出来。dudu3();
  
      结果显而易见,那两人根本没有理会他,这一次他又用现今的语言喊了出来,那两人仍是当做没听见。
  
      他喊了半天,天上二人根本不理会他,于是他捡起石头往天上砸去,想要引起二人注意,但是石头根本扔不上去,即便扔上去了也会被罡风绞得粉碎。
  
      下方的萧家子弟都被吓傻了:“他真的疯了吗……”十几个长老更是脸色大变。
  
      终于,萧尘耗尽了最后一丝体力,无力的倒在了地上,他笑了笑,难道宿命就是宿命,即便自己再努力也改不了么……
  
      他就这样望着天上两人斗法,也不管时不时落到身旁的剑气,也不管自己会不会被一剑斩得形神俱灭。
  
      而天上二人斗得越来越厉害,四周元力激荡,无数山头已被移平,忽然间,高空之中呈现出数道颜色各异的剑气,每道皆有十来丈长,几道剑气须臾间合为一体,幻作一柄白色巨剑,缩小了来看,俨然便是那女子手中所持之剑。
  
      但见剑锋白光耀眼,仿似蕴藏了毁天灭地的威能,一剑斩下,天地失色,青袍老者急忙掐诀念咒,手中一柄拂尘千变万幻,瞬间结成一张巨大的金网,罩住了袭来的剑气。
  
      那女子脸色一白,显然因大耗真元有所不支,青袍老者趁机抢攻而上,拂尘一扫,打出六道白芒,随着他口中念诀不断,那六道白芒瞬间将白衣女子罩入了其中。
  
      白衣女子暗道不妙,想要抽身飞出却为时已晚,六道光柱上下均有符文隐现,已然将她困在了其中,无论她朝哪道光柱砍去,六道光柱均是纹丝不动。
  
      萧尘心弦一紧,终于又要开始了,这是专门困人的六爻离合阵,当年他于阵法修炼颇为精通,是以一眼便认出了此阵。
  
      青袍老者双眼射出两道寒芒,冷声道:“暮姑娘,本派与你素无恩怨,为何盗走本派合穹镜!”
  
      白衣女子冷冷一笑:“怎么?天云真人从紫府追我至这凡尘,便是为此么?”说罢又朝几道光柱砍去。
  
      青袍老者冷冷道:“别废力气了,此阵乃本派绝学,从来无人能破,交出合穹镜,贫道念你初犯,不予追究,否则三刻一过,必让你在阵中化为血水,魂飞魄散!”
  
      萧尘心中一惊,要开始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救下这白衣女子!无论如何也要阻止她兵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