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一章 这个世上是没有神仙的

第一章 这个世上是没有神仙的


  
      “上一次,萧家应该就是在今天被灭的吧,纵然时间倒转,但气运衰减大半,这一次也是躲不过了吧……”
  
      少年缓缓合上手中的笔记,轻叹一声,转身离开了房间。
  
      一个时辰后,只见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殿里传出一声怒斥:“这个世上是没有神仙的!”紧接着是瓷器摔碎的声音,而殿外已经围来了几十个少男少女,皆在窃窃私语。
  
      “他又被长老骂了吧?今年是第几次了?”
  
      “萧亦凡怎就生出这样个儿子来了,前世造的孽吧。”
  
      “嘘,小声点,听说他根本就不是我们萧家的种,是萧亦凡十几年前不知从哪捡回来的……”
  
      殿上站着一名眉清目秀的白衣少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将头低低垂着,头发上还沾着几片湿润的茶叶,脚下是摔得粉碎的紫砂壶,和满地的茶渍茶叶。
  
      在他面前站着一个气得满脸通红的红袍老者,正是此人摔的茶壶,一旁的青袍老者温言劝道:“好了好了……”
  
      说罢又看向少年,语重心长道:“萧尘啊,你已经年满十六了,不应该再整日异想天开,这世上哪有什么修仙之人?这个月就是武道测试,倘若你还过不了的话,那我们也帮不了你了……”
  
      少年名叫萧尘,是萧家尚武长老萧亦凡的独子,而萧家乃是九州武林四大世家之一,族中人人均能习武,但偏偏萧尘天生绝脉,无法习武,于是渐渐有传闻,他根本就不是萧家的种。
  
      至于他到底是不是,别人已经说不清了,因为他当年并非出生在萧家。
  
      外面的议论声渐渐大了,红袍老者一拂衣袖,瞪着他道:“连武都习不好!还整日痴人说梦,想修仙!修仙!我看就是那些江湖术士蒙骗愚民罢了!”
  
      这时萧尘终于缓缓抬起了头,脸上没有一丝常人该有的表情,突然道:“你可以不懂,但请不要侮辱这两个字。”
  
      气氛一瞬间凝固了,外面的议论声戛然而止,几十个萧家小辈都颤抖了一下:“他竟然敢顶撞长老……”
  
      红袍长老登时怒不可遏,手一伸,隔空抓来一只茶壶,哗啦一声往他脸上泼了去:“你再顶一句试试!”
  
      茶水溅了萧尘一身都是,头发上,脸上全都是湿润的茶叶,茶水一滴一滴顺着他的脸颊滴在地上,他没有躲避,只是眼神越发的冰冷,冷冷道:“我说,请你不要侮辱这两个字。”
  
      “你!”那红袍老者抬手便要一巴掌打下去,但是触及到对方眼神的一瞬间,手臂愣是不听使唤的僵硬在了半空。
  
      “什么事竟惹得几位长老如此动怒?”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从殿外传了进来。
  
      只见广场上一名二十来岁的青年在无数少男少女簇拥下往殿内走来了,几位长老立时露出笑脸,恭恭敬敬道:“大公子,让你见笑了……”
  
      青年名叫萧元,乃是萧家第一天才,十六岁时接受武道测试,以四重天的功力破了萧家百年记录,他淡淡扫了一眼萧尘,二人虽同为萧家少爷,但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生,一个是萧家未来的继承人,一个却时刻面临着被逐的危机。
  
      “三长老啊,你这一巴掌若打下去,不仅是打在他脸上,也是打在我四叔脸上,更是打在家主的脸上。”萧元淡淡说着。
  
      红袍老者立即露出笑脸:“大公子说得是……”随后瞪了萧尘一眼,这才缓缓将手放了下去。
  
      萧元踏前一步道:“几位长老也不必动怒,这个月便是武道测试,按我萧家族规,但凡十六岁还不能臻入一重天者,那便废去传承,逐出家族即可,今日我来找诸位长老是有一事相谈……”
  
      萧尘已经转身离开大殿了,后面的话便也听不见了,想来也是,似萧元这等天才,平日看都不会多看自己一眼,又怎可能替自己说话?
  
      三月的天还是很冷的,他胸前衣襟被打湿了,微风吹来,贴在皮肤上,凉飕飕的,这时一名红衣少年笑嘻嘻走了过去,讥讽道:“四少爷,您今天出去有没有碰着神仙啊?”话一说完,后面几个少女都捂着嘴噗嗤笑了出来。
  
      萧尘淡淡一笑:“也许,又会在今天吧。”
  
      “啥?”那红衣少年愣在风中,摸着脑袋半天不思其解,喃喃道:“奇怪,他为什么要说一个又字?”
  
      离开了广场,萧尘转身回望,但见蓝天白云下,一排排恢宏大气的屋殿鳞次栉比,红墙碧瓦,堪比皇宫大院,是山下云中城多少百姓梦寐以求的居所?
  
      但是,如果没记错的话,萧家就是在今天被一个修仙者所灭吧?
  
      屋殿被从天而降的金芒剑气化为飞灰,无数人在漫天剑气下惊恐逃窜,大长老被飞剑取了首级,二长老被法宝摄去魂魄,三长老,也就是那个红袍老者,被一掌震碎了心脉,而天才萧元,被漫天剑气绞得粉碎……
  
      但实际上,这一切都还未发生,因为那一次,萧尘牺牲了本命魂元,消耗一世的气运,令时间流转,又回到了萧家被灭前的一个月。
  
      所谓气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气运,气运盛的,出生帝王之家,气运衰的,沦为街头乞丐,萧尘已连着消耗两世气运,第三世是不用想了。
  
      而今天,就是萧家被灭的日子。
  
      半个时辰后,他像上次一样,独自站在一处名为虹亭的崖边凉亭,衣服早已干了,头发上的茶叶也已被他清理干净了,只是洁白的衣襟和上次一样,留下了一大片难去的茶渍。
  
      迎着山下吹来的冷风,衣衫猎猎作响,孤单的背影,与这个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仙死了,魔也灭了,而我,我还活着,只是不知这次还能否躲得过去,呵呵……”
  
      眉间一缕深深愁意,少年自嘲般的笑了笑,其实在他这具身体里,还有着另一段记忆。
  
      数千年前,他乃是号称仙道之首的玄青门弟子,且还是妙音仙子凌音的唯一徒弟,自幼天赋过人,在二十岁时便达到了许多人一生无法企及的境界——元婴境。
  
      按照这样的轨迹,他本应该一步步臻入大乘,然后渡劫成仙,堪破生死,成为一方仙王。
  
      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却将这一切化为了梦幻泡影,他被人诬陷与魔道勾结,杀害同门师兄,最终罪名成立,他被毁去了元婴。
  
      当时只有一人愿意相信他,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回护于他,那人便是他的师父凌音。行刑那日,凌音以无上法力瞒天过海,骗过诸天神佛,将他的元神封印在了太古第一法宝轮回玉中。
  
      当他再次醒来时,却成了襁褓里一名啼哭的婴儿,而当他发现已经过去数千年时,他发疯似的翻遍了无数典籍,却再也找不出有关当年的任何痕迹,当年的一切,竟无一字记载。
  
      那些号称不死不灭的仙王魔君,不知为何全都陨灭了,那些曾经惊心动魄的仙魔之争,如今都成了说书人口中的神话传说,也许正是因当年他元神保在了轮回玉中,才躲过了那场浩劫。
  
      但他历经一世轮回,气运衰减了一大半,这一世再也无法感知天地间的灵气,再也无法如当年般修炼,更甚至在他十岁那年,还被断定出天生绝脉,连武者的内力也无法凝聚。
  
      这些年来,他就像是一个笑话般活着,虽然名为萧家少爷,但实际上连一些扫地的下人,都可以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其实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他想到过死,有一次他就是从这虹亭跳下去的,然而没死成,伤口还莫名其妙在七天后好了,连一丝疤痕也没有,因此也得了个“不死之身”的称号。
  
      “尘儿……”
  
      正自愁怀万缕之际,背后响起一个细细的声音,萧尘转过身去,看着缓缓走近的人,轻轻道:“父亲。”
  
      来者是一名双鬓染霜的中年人,脸上倦容甚浓,想来是因最近心力交瘁所至,他正是萧尘的父亲萧亦凡。
  
      “唉,是爹爹无能,保护不了你……”
  
      萧尘笑了笑:“没事,父亲不要再为孩儿去得罪族里的人。”
  
      这个月便是武道测试,倘若无法通过,面临的将是被逐的命运。
  
      萧亦凡捏了捏手指,恨恨道:“那几个老家伙仗着是你爷爷的堂兄,以前就欺负我,现在又来欺负你……”说到最后,深深一叹:“尘儿,现在这个萧家是他们说了算,倘若这个月你还不能……那爹爹也只能……”
  
      萧尘摇了摇头:“不必了,我会去跟爷爷说,这个月我自己离开萧家,也好不让你们为难……”
  
      上一次他也是这样说的,只是说完后便离开了,这一次,他没有走,而是凝目看着西边的天际,他在等。
  
      “唉……”萧亦凡重重叹了声气,父子俩都沉默着不再说话,夕阳将二人的影子拉得老长,好似没有尽头一般。
  
      许久,远处天边忽然传来一声震天雷响,萧亦凡纵目望去,只见天际青光阵阵,云层翻涌不止,喃喃道:“怎么回事!今天的天气怎么这么怪……”
  
      萧尘紧紧捏着手指,心中默默道:“来了,终于又来了……”
  
      这一次,他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也要改变萧家被灭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