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阳丹神 > 第五十八章 吴凌子

第五十八章 吴凌子

    “只是有些冲动?”段乔蓉满脸不可思议,公然辱骂吴俊才,这叫有些冲动,这简直是冲动到天上去了。
  
      “算了。”长出一口气,段乔蓉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看你今天的比赛还是不要参加了,今日的比赛,你一定凶多吉少,我这就去安排你放弃比赛。”
  
      “慢着。”段乔蓉说完这番话还未离开,直接被杨震抓住了手腕,“我为什么要放弃比赛?这最后一个名额,我要定了。”
  
      “可是,你现在的状态……。”
  
      “没事。”杨震摇了摇头,“比赛中的忌讳,我还是知道的,放心好了,我没有觉得冲动上头,相反,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享受?”段乔蓉一脸不可思议,她突然觉的自己彻底的看不懂杨震了。
  
      发怒,是比赛的大忌,一个人在战斗中,若是连心态都控制不住,就已经输了一大半,可是杨震却说自己非常享受现在的状态,他简直是疯了。
  
      不过,最后的决定权在杨震的手中,他既然执意要参加,段乔蓉也没有办法。
  
      纷纷的讨论声,从四周传进杨震的耳中,双目微闭,其实他心中也在疑惑。
  
      究竟是怎么回事?
  
      对照前后,他能理智的发现,刚才的行为,完全不像自己以前的作风,真的是太冲动了,可是他却抵挡不住那种诱惑。
  
      因为他感觉心中有股无名的火气,如果不将其散发出来,自己会憋的非常难受,而一旦将这怒火激发,他觉得自己体内的玄气运转速度,直线狂飙,浑身酣畅淋漓,战斗力狂升不止。
  
      发怒竟然有这样的功效?
  
      这可是让杨震自己都震惊的发现,最近一段时间,他遇到的奇异事情越来越多了。
  
      先是随着时间变化,修炼会受到压制,然后在发怒的状态下,他的玄气运转速度能迅速提升,这无一不是诡异非常,隐隐中,他觉得这两者之间有某种联系,可是却找不出连接点在什么地方。
  
      “莫不是因为……《九阳帝王诀》?”
  
      突然,灵光一闪,杨震想到了一个可能,《九阳帝王诀》的修炼核心,在于吞噬天地间的九种至阳之火,如此不难看出,《九阳帝王诀》是至阳至刚的修炼功法。
  
      他突然有了猜测,会不会是这样,《九阳帝王诀》是至阳至刚的修炼之法,而在夜间的时候,天地间的阳气最为衰弱,所以他修炼起来倍感吃力,感觉天地间有一道无形的枷锁在压制自己,而暴怒下的自己,‘人火’旺盛,所以他体内的玄气,会不受控制的自然加速。
  
      想通了这一点,杨震感觉自己对《九阳帝王诀》的理解又更进了一层,他突然想要去试试自己的这种猜测,如果是真的,那么他就有办法不受夜间的限制了。
  
      “刚才谁在大声喧哗?”
  
      正在杨震迫切,这比赛什么时候开始的时候,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如大锤击鼓,传进了所有人的耳中。
  
      只见蜿蜒的山路上,一位发须花白的老者,正缓缓走来,他看似步伐缓慢,但是却一步十丈,声音还未消失,就已经出现在了擂台上。
  
      双目如电,直视杨震,一瞬间,杨震感觉身上好像压了一座大山,甚至是体内运转的玄气,都被这一个眼神给定住了。
  
      好强的实力!
  
      杨震心中惊讶,他自然看出来者不善,心念一动,一股磅礴的玄气从玄海涌出,直接将身上的压力化解。
  
      若是普通人,被这个一个眼神压制,只怕倾尽全身的玄气,也没有半点反抗的可能,只是杨震修习的乃是九阳帝王诀,在这种压力下,他还不至于被完全的压制住。
  
      “嗯?”
  
      没想到,杨震竟然能抗衡自己施加的压力,老者一声诧异,随后双眼轻眯,他正打算再度施压,却被一个从天而将的身影挡在了面前。
  
      药老!
  
      只见此时的药老,一脸无恙的站在擂台上,直接挡在了杨震和老者之间,将老者再度施加的压力,瞬间化解,
  
      “老杂毛,装什么深沉?就是老子的大弟子喧哗的,你想怎么着?”
  
      身上的压力一轻,杨震淡然一笑,不得不说,药老虽然表面上疯疯癫癫,但是对于自己的门人,极为护短,这就是他为什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出现。
  
      “药疯子。”老者双眼一寒,脸色有些阴沉,“既然是你丹修一脉的大弟子,那就该遵守门派的规矩,在这种场合下大声喧哗,成何体统,以后的弟子若是都效仿他,无极门还怎么像样子!”
  
      “得了,老杂毛,你少跟老子说教。”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药老道;“插手我丹修一脉的事情,你还不配,先管好你那拉帮结派的侄子再说吧。”
  
      “你!”
  
      听到药老这句话,老者直接语塞,脸色越发的难堪起来。
  
      原来他就是吴凌子。
  
      杨震默默的点了点头,他说这老头为什么一出现,就和自己作对,原来是吴俊才的叔叔吴凌子,看来自己刚才辱骂吴俊才,全被他听到了。
  
      “行了,别你你我我了。”无视吴凌子此时难堪的表情,药老转身,直接看向了众人,“今天是最后一个进入遗迹的名额争夺赛,比赛的规则是两两上台比试,最后胜出的得到这最后一个名额,擂台上没有规则限制,不采取点名的方式,随意上。”
  
      说完这番话,药老双脚轻点,一个纵身,直接出现在了一侧的看台上,而看到这一幕,吴凌子没有再补充什么,一个闪身也出现在了看台上。
  
      显然,这次的比赛,是他们两人负责监督。
  
      “小子,尽管放心比赛,老子在这没人能伤到你,就算输,也要输出我们丹修一脉的气势。”
  
      微弱的声音如蚊语一般传进耳中,杨震看着看台上正翘着二郎腿的药老,不禁的轻笑了一番,传音秘术。
  
      别说,有人在背后撑腰的这种感觉,还真的很爽。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