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阳丹神 > 第四十五章 司马剑南

第四十五章 司马剑南

    “这个……大哥,其实有些误会。”
  
      听司马剑南这么一问,司马剑辰迟疑了一下,最终将刚得到的事情真相说了出来。
  
      听完司马剑辰的讲述,大殿内寂静无声,唯有司马剑南疑惑的搓起了下巴。
  
      “照你这么说,这一切始作俑者,根本不是墨家指示,而是这个叫杨震的自己干的,是我们误会了墨家?”
  
      一番沉思,司马剑南率先开口。
  
      “也不完全是吧。”司马剑辰摇了摇头,“开始的时候,墨家肯定是想着借助这个杨震,来针对我们司马家,只是他没想到,杨震根本不受控制,现在看到事情已经不可收拾,所以他们墨家才急于和杨震撇清关系,估计墨行仁是担心我们司马家出手,将他们灭掉,必定他很清楚我们司马家的实力。”
  
      “哼!窝囊废,还好他关系撇清的及时,不然我明天还真打算带着师兄弟,去灭了他们墨家。”一声冷哼,司马剑南不屑的一笑。
  
      “剑南兄,如果你们不打算灭了那个什么墨家,那我们是不是白来了?”
  
      依然是那王师兄开口,他们都是被司马剑南叫来,专门对付墨家的,可是听到现在的情况,当即觉的,战斗好像没有了。
  
      “各位师兄放心。”看着众人齐聚而来的目光,司马剑南淡然一笑,“承诺给各位师兄的好处,不会改变的,不过既然事情有变,还是先请诸位师兄去休息吧,容我和二弟商量一下。”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上,都浮现了一抹笑意,毕竟如果能不动手,就能得到司马剑南承诺的好处,这简直是一件白赚的差事。
  
      一一道别,偌大的大厅中,最后只剩下了司马剑南兄弟两人。
  
      “二弟,药材的事怎么样了?”
  
      大厅中已经没有外人,此时,司马剑南才一脸严肃的看向了司马剑辰。
  
      “大哥,药材被人抢走了。”看到司马剑南问起这个问题,司马剑辰叹了一口气,将事情的始末,仔细的讲述了一遍。
  
      而听完司马剑辰的讲述,司马剑南的眼中,直接泛起了凶光,“又是这个杨震!没想到,连本公子急需的药材都敢抢夺,我看他真是活够了。”
  
      声音阴冷,司马剑南面露杀机,当他得知药王镇的那两株药材,竟然也被杨震抢走的时候,再也不掩饰自己的杀机。
  
      由于深知大哥的脾气,司马剑辰还是第一次见司马剑南面露杀机,当下问道;“大哥,难道药王镇的那两株药材很重要吗?”
  
      “非常重要。”
  
      司马剑南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都怪我没和你讲清楚,我现在急需这两株药材走关系。”
  
      “走关系?”司马剑辰一脸愕然。
  
      “没错。”司马剑辰继续道;“其实门派内,根本不是外人想象的那般,里面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一点也不比世俗少,前不久,我们赤元门和无极门共同发现了一处新的上古遗迹,由于受这遗迹的禁制限制,只有玄海境的修士才能进去,所以我们和无极门的商定结果是,一个门派派出五名弟子进入。”
  
      “然后呢?”
  
      “然后就是,现在的赤元门,凡是修为到了玄海境的修士,纷纷开始走动关系,希望自己能得到一个名额,而我若是得到这两株药材奉上去,必定会有我一个名额。”
  
      “是吗。”司马剑辰疑惑了一番,“大哥,这遗迹真的有那么好吗,为什么都抢着去?”
  
      “赌。”看着司马剑辰的眼睛,司马剑南只说了一个字。
  
      “赌?”司马剑辰显然没有明白。
  
      “对,就是赌。”司马剑南点了点头,“没有开发过的遗迹,里面要么藏着大危险,要么藏着大机遇,现在谁也不知里面是什么,所以,大家都在赌自己会在里面碰到机遇。”
  
      “可是,万一里面是危险怎么办?”
  
      “有选择吗?司马剑南反问了一句。
  
      “二弟,修道界的残酷,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你难道现在还不明白?父亲只允许我们两人之一加入门派,是因为,他担心我们司马家以后连个传后的人都没有,修道,这是一条比世俗的生活,艰辛百倍千倍的路,有的时候,纵然知道要面对死亡,也得拼死一搏。”
  
      郑重的拍了拍司马剑辰的肩膀,司马剑南不再说什么,转身大步的走了出去,只是来到房门处的时候,他突然又停住了,“对了二弟,二叔去什么地方了,今天我怎么没看到他?”
  
      “不知道。”司马剑辰显然还沉浸在大哥带给自己的震撼中,听到他的这个问题,只是木然的摇了摇头。
  
      没有再问什么,司马剑南点了点头,转身消失在了黑夜中。
  
      ……
  
      第二天一早,红日东升,大哥丹药堂照常开业,只是少了彩云的记录,对于这些前来排队炼丹的人,杨震根本就应付不过来,还好众人都非常的有耐心,毕竟他现在的名气颇大,没人敢对他喧哗。
  
      “让开,让开,让开!”
  
      趴伏在桌案上,杨震正在记录面前这个人的名字,和需要炼制的丹药,可是一阵嘈杂的声音响了起来,只见此时的店铺中,来了几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这些人一个个蛮横无理,直接将这些排队的人给驱赶了出去。
  
      虽说这些前来炼制丹药的,全是所谓的修士,但是对于这几个人,他们却敢怒不敢言,因为来人身上的衣服,全都写着两个字‘司马’。
  
      显然,在面对司马家的人时,他们只能忍气吞声。
  
      “几位,有事吗?”看着店中的客人,因为这些人的到来,瞬间消失的没了踪迹,杨震面色淡然的停下了手中的笔。
  
      “你就是杨震啊?”
  
      一个面相粗狂的大汉,上前一步,一脚踩在了杨震面前的桌子上,“小子,你摊上大事了,我家大公子司马剑南已经从赤元门回来了,不想死,乖乖的跟着爷走一趟,不然,哼。”
  
      一声冷哼,只见这大汉猛的发力,他刚欲将脚下的桌子踹翻,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脚竟然动不了了。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