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阳丹神 > 第二十八章 憨货

第二十八章 憨货

    原本他还奇怪,熊二的玄脉完全正常,为什么不能修炼,他起初还以为是资质的问题,现在看来,他错了,因为熊二根本无法修炼。
  
      远古血脉者不同于寻常人,他们有一种神秘的传承,每次在月圆夜的时候,他们血脉就会复苏一点,一旦体内的远古血脉彻底复苏,就将获得属于自己的修炼之道,可是这也是他们最危险的时候,因为在血脉复苏的月圆夜,他们会失去理智,几乎会摧毁一切他们能看到的东西。
  
      所以,拥有远古血脉的人很难成长起来,因为不知道真相的人,会把他们当做妖孽杀掉,这次幸好杨震出现的及时,今天乃是百年不遇的极阴月圆夜,以前能困住熊二的铁牢,今晚根本困不住他。
  
      如果不是他及时的将熊二放出来,并且引出城,一旦熊二自己突破牢笼,在城内大肆破坏,那么九月城内的高手,恐怕会当场将熊二击毙。
  
      轰轰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杨震探头看了一下,只见此时的熊二和无头苍蝇一般,正在到处找寻自己,而看了一下悬挂在半空的圆月,他又感觉无比的头疼,这一夜时间还长,如果不找个办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事。
  
      倒不是他打不过熊二。
  
      自从测试了《九阳帝王诀》的威力,杨震自信,现在就算是中阶玄海境的修士,他都能一战,真和现在的熊二交手,鹿死谁手还未知。
  
      只是他不想对熊二动手,毕竟熬过这一夜就没事了。
  
      突然,杨震一惊,因为他听到身前不远的峡谷下,隐隐的传来了水流的声音。
  
      “水!”
  
      杨震像是想到了什么,瞬间有了主意,俯身捡起一块碎石,冲着正在找他的熊二投掷了过去。
  
      被这石头惊动,熊二猛的看了过来,当他看到站在岩石上的杨震时,一声狂喝,直接狂奔了过来。
  
      看着狂奔而来的熊二,杨震转身跑向峡谷边缘。
  
      近了,更近了!
  
      灵魂力量散发,熊二所有的举动,全都被杨震收入脑海,而当他看到,距离自己已经十分接近的熊二,高高跃起的时候,不再迟疑,玄气运转,身体被一层浓郁的青光覆盖,随后双腿猛的发力,直接跳跃了起来。
  
      如一飞冲天的白鹤,杨震这一次跳跃,直接超出了熊二的触及范围,恶狠狠的看着杨震,熊二双手在空中虚抓,可是,随后距离越来越远,甚至是杨震都看不到他了。
  
      因为熊二掉到峡谷下去了。
  
      听着噗通一声水响,杨震长出了一口气,成大字躺在峡谷边的岩石上,他此时一动不动,只想好好的休息会。
  
      体内的玄气几乎消耗的干干净净,无尽疲劳涌来,不再想这些事情,他深深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暖暖的阳光照在脸上,杨震感觉前所未有的舒坦,睁开双眼他才发现,已经日上半杆。
  
      “现在应该没问题了。”
  
      看着深邃的峡谷,杨震自言自语了一声,随后身影辗转,借着凹凸不平的崖壁,直接跳了下去。
  
      峡谷很深,而且在这峡谷下,确实有一个不小的水潭,清彻的潭水流向远处,谁也不知道会流到什么地方。
  
      而当杨震来到这峡谷下的时候,正看到熊二蜷缩在水潭边。
  
      褴褛的衣衫,遮挡不住他那如岩石一般的肌肉,只见此时的熊二蹲坐在潭水边,正将脑袋深深的埋在双臂之中。
  
      “怎么?疯了一夜,还不打算回去吗?”
  
      看着熊二此时的样子,杨震坦然自若的来到了他身边。
  
      夜晚过去了,此时的熊二已经恢复了正常,所以杨震不担心他会突然暴起。
  
      身体抽搐,熊二没有回应。
  
      “还长脾气了,你回不回去?”
  
      看着熊二此时的样子,杨震没好气的踹过去了一脚。
  
      “哇!”
  
      这一脚踹出去,熊二彻底的忍不住了,直接痛哭了起来。
  
      “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大哥,我真的只想做个普通人,可是为什么我是个怪物,昨天我差点杀了你,我已经没脸见你了,呜呜……。”
  
      看着和孩子一般哭泣的熊二,杨震无奈的撇了撇嘴巴,说真心话,远古血脉他都羡慕,可是到了熊二这里,竟然成了怪物,看来他还真不了解自己的身体。
  
      “行了行了,别窝囊了,谁说你是怪物了,我告诉你,你根本不是怪物。”
  
      无奈的拍了拍熊二的肩膀,杨震只好将远古血脉的事情说了一遍。
  
      果然,听到自己根本不是怪物,而且这个世界还有人和自己一样,熊二立马就不哭了,沉思的看着眼前的水潭,他半天没有做声。
  
      “大哥,你说的是真的?我发狂的原因,全是因为我身体里面这什么血脉捣的鬼?”
  
      沉默良久,熊二再次疑惑的看向了杨震。
  
      “没错。”杨震点了点头,“远古血脉,自修道界有记载开始,就一直存在,可是你们这些鸟人的来历,没有一个人知道,因为就像是上天的随机选择,这血脉和任何事情都没关联。”
  
      “是吗,可是我还要发狂多久,才能结束呢?”
  
      “问你自己。”杨震翻了个白眼,“远古血脉有神秘的修炼传承,一旦你掌握了这种修炼之法,估计就能控制住了。”
  
      “神秘的修炼传承?”熊二刷的站了起来,“大哥,是不是一个不断在脑海里盘旋的金色书籍?”
  
      “什么?你脑海里有一本盘旋的金色书籍?”杨震一脸诧异。
  
      “有啊!”熊二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好长时间了,有一年多了吧。”
  
      “一年多了?”杨震的脸都黑了,“那你怎么不修炼?”
  
      “我,我看见字就头疼,一头疼就想睡觉,一睡觉我就……。”
  
      声音越说越小,甚至到了最后,熊二完全没有了声音。
  
      “哐!”
  
      一脚踹出,杨震直接将熊二踹进了水潭中。
  
      “妈蛋!从今天起,给老子认真的学习上面的功法,如果我看到你偷懒,你大爷的,我打死你!”
  
      不顾熊二委屈的表情,杨震愤恨的转身离去,身影纵跃,如灵猿一般的,片刻就消失在了峡谷的峭壁上。
  
      “大哥,你等等我啊,我,我上不去啊!”
  
      看着杨震消失的身影,熊二再也不淡定了,响亮的声音回荡在峡谷内,只见一条藤蔓从天而将直接抽在了他的脑袋上。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