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阳丹神 > 第十七章 玄脉九重的李芸珊

第十七章 玄脉九重的李芸珊

    只见此时的李芸珊已经站在了擂台上,她一脸冷漠的看着王奇彪,眼中的愤恨之火正熊熊燃烧。
  
      “李贤侄女,你这是何必呢?”看着李芸珊的双眼,王奇彪道;“你才玄脉五重,你哥都被打败了,你还是放弃吧,如果再伤了你,你父亲会恨死我的。”
  
      痛心疾首的模样,看似是一番好意,可是放弃也就意味着拱手送给王家两处产业,这实则是一种更大的羞辱。
  
      “呵,王叔,谁告诉你,贤侄女是玄脉五重了,我想你是道听途说了吧。”
  
      一声哂笑,在王奇彪惊讶眼神中,李芸珊自顾的除去了两个手腕带着的手镯,两个手镯摘掉的刹那,一股强大的气场,直接从李芸珊身上散发了出来。
  
      嘶!
  
      感受到这股强大的气场,只见擂台周围的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好强,这气场,恐怕只有玄脉九重才能散发吧!
  
      李芸珊难道是玄脉九重的修士?
  
      肯定是!
  
      这个发现不啻于晴空霹雳,谁能想到,李芸珊的真实修为,竟然是玄脉九重,她可是在古元镇出了名的小荡妇啊!
  
      “妈蛋!老李这个混蛋,竟然隐藏的这么深,李芸珊竟然到了玄脉九重,看来我得快点将震儿揪出来,赶紧订婚才是。”
  
      看着此时的李芸珊,杨霸天也满是惊讶,不过他随后的这番话,却是让身边的人大跌眼镜。
  
      “没想到,李贤侄女竟然到了玄脉九重的境界,隐藏的不浅啊。”
  
      双眼轻眯,王奇彪显然也没想到,李芸珊竟然才是**oss,玄脉九重,这直接出乎了他的意料。
  
      “没办法。”李芸珊不啻的一笑,“当初我二哥是何等的威风,可是还不是被人害死在了历练中,而杨家大公子杨震,是和我二哥伯仲之间的存在,竟然落得经脉寸断,我如果再不隐藏起来,怕是早就步他们的后尘了。”
  
      “嗯?贤侄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声音一沉,王奇彪有些不悦,“你二哥和杨震贤侄的意外,我们王家可是真不知情,你可不要胡说。”
  
      “王叔误会了。”李芸珊淡然一笑,“我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别的意思,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比赛吧。”
  
      十指交叉,李芸珊活动了一下身子,随后整个人如猎豹一般,冲向了擂台上的白衣男子。
  
      如果说李云海势如猛虎,携万钧之力,那么李芸珊给人的感觉就是身轻如燕,刁钻不可捉摸。
  
      青色的玄气缭绕全身,只见她飘忽的身影,完全不能让擂台下的人看清,而面对灵活多变的李芸珊,白衣男子也是一脸凝重。
  
      他的套路和李云海一样,偏重于力量,可是面对灵活多变的李芸珊,他却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因为根本打不到。
  
      呼呼的破空响起,攻击一次次落空,白衣男子终于忍不住了,他的心性开始浮躁,攻击也越发没了章法。
  
      突然,看到李芸珊的身影一顿,白衣男子以为抓到了机会,一个虎扑冲上了上去,谁知脚下一紧,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不知何时,他的右腿,竟然被李芸珊用一条束带绑住了,而刚才那个破绽,正是李芸珊故意卖的。
  
      啪!
  
      五指并拢,虽然比试中不允许使用利器,但是李芸珊这锋利的五根指甲并不在限制外,排列如锯齿一般的五根指甲,直接顶在了白衣男子的喉间。
  
      “你再动一下试试!”
  
      阴冷的声音从李芸珊口中发出,而白衣男子想要挣扎的动作,也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输了!
  
      虽然王奇彪不想承认,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一战,他们确实输了,李芸珊隐藏的太深了,谁能想到,她竟然也是玄脉九重的境界,而且身法还如此诡异。
  
      这一战,王奇彪输的没有脾气,胜一负一,折算起来,只不过是输掉一处产业,这还不至于让他心疼。
  
      倒是杨家!
  
      双眼一寒,王奇彪直接看向了杨霸天,其实他这次主要就是冲着杨家来的,因为杨家这次输了,就会直接从三大家族除名。
  
      一步一步来,先除掉杨家,再来收拾李家,而且他上次让人送到杨家市坊的那包药材,没有得到丁点回应,显然杨家背后的高人在衡量之后,已经选择罢手了。
  
      “既然你背后没有了高人,我看这三大家族的位置,你还怎么保留!”
  
      一声冷笑,翻过刚才的那一战,王奇彪直接看向了杨霸天。
  
      “杨兄,这李家的比试已经完毕了,结果让我惊讶,不知你杨家是否也能让我惊讶呢?我看,还是直接认输吧。”
  
      **裸的羞辱,杨霸天自然不知,王冲因为服用杨震炼制的充气丹,玄脉断了三条,可是见王奇彪如此欺负自己,自然不能忍受。
  
      “你想要惊喜?”杨霸天蹭的撸起了袖子,“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两个老家伙比试一下,看我不打的你像条狗!”
  
      狂暴的声音一出,只见整个场地四周,差点没瞪出一地眼睛来。
  
      此时他们才恍然忆起,这可是杨霸天啊,战斗狂魔!
  
      十六年前,杨霸天是古元镇出了名的战斗疯子,一身修为在当年就到了玄海中期的境界,被称为战斗狂魔,只是因为杨震出生,妻子不幸离世,他再也没有了当年的猖狂,这一沉寂就是十六年,十六年,甚至都久到,让镇上的人忘了他的本性。
  
      如今这猖狂的话说出,一下就将众人的回忆,拉到了十六年前,什么修炼天才,那都是给后辈的称呼,战斗狂魔在这,谁敢撒野!这才是真正的大boss。
  
      “杨家主,既然是后辈之间的较量,我们就不要插手了,免得伤了和气。”
  
      就在众人期盼,王奇彪该如何应对的时候,只听一个沙哑的声音,从王奇彪身后传了出来。
  
      一个双眼浑浊,长着鹰钩鼻的灰袍男子,从一侧走了出来。
  
      浑浊的眼睛看着杨霸天,明明没有神采,但是却给人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玄海境高阶?”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灰袍男子,杨霸天眼中闪过一道凶光,不过,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的凶光消失,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
  
      “现在的结果显而易见,我们杨家这次必输,不管你们两人是想比试一番,还是直接认输,我都不会怪你们的。”
  
      声音低沉,杨霸天好像瞬间苍老了不少,而周遭听到他这番话的人,却感觉无比凄凉。
  
      确实不用比试了,这红衣女子无需猜测,肯定是玄脉九重的境界,而杨家现在的参赛级别,一个的玄脉六重,一个玄脉五重,上去只能自取其辱。
  
      “父,父亲,我,我直接认输行吗?”
  
      怯弱的看着杨霸天,杨战弱弱的开口道。
  
      玄脉九重,开什么玩笑,他可不是李芸珊,他没有隐藏实力,面对玄脉九重的人,只怕一掌就被抽昏了,上去只能是丢人。
  
      “二哥,你!”
  
      没想到杨战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杨文远恨铁不成钢的瞪他一眼,当即站起了身,“父亲,我杨家男儿没有孬种,我去!就算输,也要输出我们杨家的气势!”
  
      自从上次经过杨震的点悟,杨文远的鹰爪武技,大步提升,虽然明知不敌玄脉九重的修士,但是他也要让王家明白,杨家还没有彻底的没落。
  
      转身大步离去,杨文远刚欲登台,突然,一个有力的大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大哥?”
  
      杨文远回头,随后惊呼,因为出现在他身后的这个人,正是杨震。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