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阳丹神 > 第十四章 九脉俱通

第十四章 九脉俱通

    因为这看似寻常的药材,却一点也不寻常。
  
      这些药材,看似和寻常的那些药材无异,可是全是用特殊手法培育出来的。
  
      这是在挑衅,也是在示威!
  
      看来上次阴绒草的事情,王家人根本没有死心,甚至还光明正大的找上了门,你背后不是有高人吗?那就比比看!
  
      如果杨家背后真的有高人,那么在看到这些药材之后,十有**会就此罢手,因为能培育出这么多特殊药材的势力,不是单纯的一两个高人能抗衡的。
  
      这也是在变相的告诉那位高人,王家是铁了心要除掉杨家的,你若是再插手,先掂量一下你自己的分量,能不能活命。
  
      “回大公子,这是王家的一个侍卫送来的。”
  
      见杨震脸色突变,老乌也明白了一些端倪,没敢隐瞒。
  
      “果然是王家,他说什么了没?”
  
      杨震嗤笑,还真的被自己猜对了。
  
      “说了,那个侍卫说,王冲公子上次在这里炼制的充气丹,效果非常好,这些药材算是报酬,他还说,以后不需要了。”
  
      “不需要,他说不需要就不需要?”杨震冷笑,随后拿起了一颗颜色有些发深的人参,“既然效果好,为什么不多来几颗呢,王冲,我看你多半是废了吧,三家联赛,我看你们王家还有什么手段!”
  
      一声冷嘲,杨震直接将手中的人参捏碎,“老乌,将这些药材烧了,这些全不能用。”
  
      说完这番话,他不顾老乌惊讶的眼神,直接离开了散华阁。
  
      重新返回祠堂,杨震好久才平复下心神,他到底还是小看了王家背后的势力,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特殊手法培育的药材,这个势力足以碾压整个古元镇。
  
      只不过,现在看来他们是想隐藏在背后,通过王家之手,除去杨家,否则,单着这势力的强大,就算硬来,也能将杨家除去。
  
      必须要提升实力了。
  
      最近一段时日,几次面临这种事情,杨震知道不能再拖了,恐怕三家联赛之日,就是一个契机,王家在那个时候肯定会有动作。
  
      心神沉浸在修炼中,杨震再次归于平静。
  
      功法运转,只见他体内,那闪烁着琉璃之光的玄脉交相呼应,而此时,天地间的玄气,正在疯狂的涌进他的身体,由一丝丝,汇聚成一股一股,甚至在他的身体周围,刮起了一股旋风。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定然会大吃一惊,吸纳玄气的速度,竟然能引发玄气风暴?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旋风,可是这对古元镇所有的人来说,无疑是只有耳闻的事情。
  
      这就是高阶功法的厉害之处,吸纳玄气的速度,远远领先,可是一般人,就算有高阶功法也不敢修炼,因为这般吸纳玄气的速度,没有强横的玄脉,根本无法承受。
  
      而对杨震来说,功法,玄脉,他已经全部具备,所以无所顾忌!
  
      一日,两日……数日过去,杨震的身躯一震,右臂传来一声闷响,像是什么东西裂开了一般,微微睁开双眼,他嘴角上扬,“玄脉一重!”
  
      毕竟他前世阅历太多,这番修炼,不过是换了一部功法,按部就班。
  
      双眼闭合,他再次进入修炼。
  
      数日后,一声闷响从左臂传来。
  
      时间继续!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杨震的双腿也分别响过,不止双腿,还有他的腹内,也爆发出四声如闷雷一般的声响。
  
      终于,距离三家联赛还有最后一天的时候,一声巨响从他的腹内传出,如雷鸣一般。
  
      轰的一声,杨震身体一颤,直接吐出一口污血,不仅如此,此时,他的身体犹如掉进了火坑一般,炽热无比,只见在他的皮肤外,迅速的排出了一层灰色的杂质,此时他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双目横扫,眼中荧光闪现,他嘴角微扬,“三个月,玄脉九重,这般修炼速度,和那些修炼妖孽比,也差不了多少吧。”
  
      说完这番话,他身影闪现,一道残影,直接消失在了祠堂中。
  
      而此时,在通往祠堂的路上,彩云焦急的身影后,还跟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
  
      他就是杨霸天,杨震的父亲。
  
      自从给杨震决定了这门婚事,这三个月他没有见过杨震,但是也没在意过,他以为杨震心有所怨,不想见他,可是在刚才,当他听彩云汇报,杨震竟然在祠堂两个多月都没有出来,彻底惊慌了。
  
      两个多月不吃不喝,还能活?
  
      不止是彩云,就算是他的心中,也冒出了一个相同的想法,为了抗拒这门婚事,杨震选择绝食自杀了。
  
      轰!
  
      一声轰响,祠堂直接被杨霸天打开,而彩云则焦急的站在外面,甚至不敢向里观看。
  
      “震儿!”
  
      一声轰鸣,震得祠堂嗡嗡作响,只见杨霸天两步来到密室,却愣在了原地。
  
      人,人呢?
  
      空荡荡的密室中,不见杨震的身影,这让已经准备好抢救的杨霸天,目瞪口呆。
  
      突然,他双眼一眯,看到了地上的一片血迹。
  
      手指轻捻,他发现这血迹还没干,手指放在鼻翼下,杨霸天嗅了一下,随后若有所思,道;“奇怪,这味道怎么这么像九脉俱通时,排出的污血?”
  
      想到彩云说,杨震最近两个多月,一直呆在祠堂,他又摇了摇头,杨震玄脉俱断,已经无法修炼,显然是他想多了。
  
      “老爷,大公子呢?”
  
      焦急的等在祠堂外,见杨霸天出来,彩云连忙迎了上去。
  
      “放心吧,这小子没事。”看了一眼彩云,杨霸天淡淡的道,“他已经从祠堂离开了,估计是不想见我,不过就算他用这种办法,明日三家联赛之后的订婚,他也跑不掉,哼。”
  
      一声冷哼,杨霸天双手背在身后,直接大步的离开了这里。
  
      不敢置信的看着离去的杨霸天,彩云怀疑向着祠堂内看了一眼。
  
      没了?
  
      怎么没了呢?
  
      没在祠堂,也没在他们的院子,好端端的一人会去什么地方?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