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阳丹神 > 第十章 祠堂
    “其实我知道,你根本不是废人。”
  
      不顾杨震此时的样子,李芸珊就像一位运筹帷幄的谋士,一脸自信,说完这番话,她不顾杨震那复杂的眼神,直接离开了这里。
  
      怎么回事?
  
      看着李芸珊离去的背影,杨震突然感觉,好神秘!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当时两人皆在楼下,在他强大的灵魂力量覆盖下,他可以肯定,李芸珊自始至终都在楼下托着下巴发呆。
  
      “莫非……她能听到我在楼上的谈话?”
  
      心中升起一个念头,杨震直接打了一个激颤,如果说李芸珊表面是在发呆,实际却在听楼上的谈话,那就太恐怖了。
  
      要知道,她表面上只是玄脉五重的境界,可是想要听到楼上的谈话,修为至少要到玄脉九重。
  
      如果她真的隐藏的了修为,城府就太深了!
  
      “妈蛋!没想到这小小的古元镇,还一个个都卧虎藏龙起来了。”
  
      不啻的一笑,杨震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就返回了杨府。
  
      今天出来,他算是长见识了,这王家和李家没一个简单的,尤其是王冲今天闹出来的事情,那隐藏在王家背后的‘高手’切实让他感到了不安。
  
      不能再耽搁了,必须马上将玄脉修复,进入修炼的正轨,两年前他被未知名的仇家杀死过一次了,如果王家背后的人,正是那仇家,他现在还是没有抵抗的力量。
  
      由于今天在市坊抽了杨战,所以杨震清楚,自己回到府内,免不了被告状.
  
      一想到自己父亲的那张大黑脸,杨震就不想见他,所以回府之后,杨震只是和彩云说了一声,自己要去母亲的祠堂祭拜,并且陪她一段时间,然后就消失了。
  
      十几年来,只要杨震犯了错,不管躲到什么地方都没用,唯独他这没见过面的母亲的祠堂,只要他进到这里,任何人都不会找来。
  
      因为府中人尽皆知,杨震的父亲心中最爱的就是大夫人,可惜大夫人在生产杨震的时候难产走了,在伤痛欲绝中,他建了这座祠堂缅怀,也是除了杨震和他之外,任何人都不得踏足这里。
  
      进到祠堂中,杨震看着案桌上摆放的一个无名牌位,心中不禁有些感叹。
  
      死后竟然连个名字都不刻!
  
      因为这件事情,他曾经多次询问过父亲,可是一直没有答案,为此,他也询问过府中很多人,可是他母亲的名字就像一个迷一般,没人一个人知道,好像知道她的那些人,全都集体消失了。
  
      感叹的摇了摇头,杨震点燃三炷香,插在了牌位前的香炉中。
  
      他这个儿子当的确实不称职,重生后的这两年,他只来过一次,相比上一世的杨震,确实有点不地道,可是没有办法,他对这没见过面的母亲,确实没有什么感情。
  
      唯一存在的可能就是感激吧,毕竟霸占了她儿子的身体。
  
      一番拜祭过后,杨震这才打量了起来,这祠堂建的非常严密,而且在一侧还一个密室,密室倒不是用来危险时候准备的,只是杨震的父亲每年都会在祠堂中陪伴数日,所以里面有一张简单的石床。
  
      进到密室内,杨震盘膝静坐,闭上了双眼,如果他预计没错,这最后一条心脉的修复,将会在半个月内完成。
  
      杨震这边在修炼,而在古元镇的王家,却又是另外一番场景。
  
      此时的王家大殿中,如果有熟悉的人在,定然会发现,这平常只有王家人才能来的大殿,不仅坐着王家家主和王冲,还坐着几个陌生的身影。
  
      一位身穿白衣的翩翩男子,配上手中轻摇的折扇,给人耳目一清的感觉。
  
      一位身穿灰衣的男子,浑浊的眼睛,鹰勾般的鼻子,散发出一股阴森的气息。
  
      而另一位则是一个女人,火红的装扮,不仅衣服颜色亮眼,就连穿着也非常暴露。
  
      三个人,给人完全不同的三种感觉,不过此时他们却有一致的动作,那就是对面的王冲,三个人的目光,全都定格在王冲的身上。
  
      “冲儿,你说的是真的?这丹药真的是老乌炼制出的?”
  
      沉寂良久,端坐在大殿正上方的王家家主王奇彪,终于开口了,只是在询问时,他的目光还停留在手中的充气丹上。
  
      太漂亮了,虽然充气丹他没少接触,可是高品质的充气丹,他还是第一次见,里面云雾缭绕,给人一种梦幻的感觉,看的时间长了,仿佛能感觉自己置身云雾之中,简直不可思议。
  
      “父亲,孩儿说的句句属实,这充气丹确实是杨家市坊的老乌炼制。”
  
      虽然已经说过一次,可是面对这众多怀疑的眼光,王冲只得再次肯定了一遍。
  
      “不可能!”
  
      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那身穿灰衣的阴森男子开口了,“紫绒草被阴绒草代替,根本不可能炼制成充气丹,莫说一个一品丹药师,就算是至尊丹王也没有这个本事。”
  
      “墨道友,那你的意思是,阴绒草的事情被发现了?”双目从手中的充气丹移开,王奇彪看向了这灰袍男子。
  
      “这个也不应该。”墨道友轻轻的摇了摇头,“一个一品丹药师,而且没有师承,按照他现在的见识,他是不可能发现阴绒草的。”
  
      “既然不可能被发现,这充气丹是怎么炼制出来的呢?”王奇彪追问道。
  
      “这个……。”听到这个问题,墨道友一时间低吟了起来,因为他也想不明白。
  
      “会不会有高人在背后相助?”
  
      突然,一直坐在殿中未曾开口的白衣男子开口了,只见他收起折扇,一本正经的分析道。
  
      “墨师兄的手段,王家主完全可以放心,他说不可能,那就一定不可能,杨家市坊中的老乌只是一品丹药师,而且没有师承,他也不能发现阴绒草的事情,但是这不能排除有高人在暗中帮助,王公子,当时老乌炼丹的时候,只有他自己吗?”
  
      “这……。”听到白衣男子这句话,王冲愣了一下,可是随即像想到了什么,一下站了起来,“不是,当时不是老乌自己,杨震也在。”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