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十 斩草除根

八十 斩草除根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斩!”
  随着李元芳一声令下,在场的数千百姓无不屏住了呼吸。
  魁梧的刀斧手袒胸露/乳,朝着怀里的鬼头刀上喷了一口酒水。
  “孙儿不想死啊,祖父救命!”
  死到临头,恶少孙辕终于知道害怕了,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
  可惜,已经晚了!
  刀光一闪,一颗人头滚落地下,鲜血自腔子里像泉水一般喷出,洒了一地。
  失去了头颅的尸体摇晃了几下,最终栽倒在地,再也无法站起来了……
  虽然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律法却不这么认为,所以这恶少最后的归宿只能是死路!
  “老夫的孙儿……呀!”
  眼看着独孙尸首两处,六十多岁,已经死了儿子的孙奕两眼一黑,顿时晕死了过去。
  良久,才缓缓醒了过来,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一边嚎啕大哭,一边破口大骂:“我可怜的孙儿呀,你死的好惨,祖父一定让你堂叔文台替你报此血海深仇,待我孙家子弟返回江东之时,必然血洗吴县,将狄仁杰、冯藻这两个狗官千刀万剐……呜呼哀哉,我的孙儿呢!”
  狄仁杰面色如冰,冷哼一声,对着围观的百姓,以及蹲在包围圈里的孙氏族人,厉声说道:“养孙不教,纵孽徒行凶,害死孙辕的并非县令冯藻,亦非本官!而是他这个祖父,是你们骄横跋扈的孙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孙辕做下如此多的恶行,显然非一朝一夕所为,若是你们孙氏长辈能严加管教,何至于沦落到此种地步?你今日体会到了丧孙之痛,可这恶徒害得别人家破人亡,夺人性命之时,你可曾想过他人之悲痛?”
  “区区贱民的性命,岂能与我孙儿相比?”
  孙奕老泪横流,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还不忘了替孙子辩解几句。
  狄仁杰懒得再与他争辩,对于这种顽冥不灵之徒,只有打的他皮开肉绽,才能让他体会到法律的不容侵犯。
  “孙奕包庇恶孙在前,聚众冲击衙门在后,先冲富春县衙,又扰吴郡太守府,形同谋反。念在其救孙心切,姑且免去死罪,但活罪难饶!左右何在?给我杖责四十,关入大牢,徒刑三年之后,再释放出狱!”
  “诺!”
  得了太守大人的吩咐,早有如狼似虎的差役上前将孙奕摁在地上,挥起了手中的木杖,一顿噼里啪啦的痛打。
  这些差役都是些寒门百姓,对孙氏族人的飞扬跋扈早就深恶痛绝,平日里敢怒不敢言,此刻终于逮住机会好好的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慨,手中的木杖高高举起,狠狠打下,只是十几杖,便把孙奕打的惨叫连天,皮开肉绽。
  “大人,罪犯架不住杖刑,已经昏死了过去!”
  在打了二十七八杖之后,孙奕这皓首老翁终于支撑不住,脑袋向下一耷拉,当场昏迷了过去。
  狄仁杰面色如霜,背负双手,沉声道:“尔等按照律法行刑,犯人便是当场毙命,也是合该!余下的杖责暂且寄下,改日再打,把犯人孙奕送进大牢,关押起来!”
  “诺!”
  几个差役答应一声,上前把昏死过去的孙奕架了起来,像死狗一般拖起,直奔囚牢而去。
  狄仁杰又扫了抱头蹲着的孙氏族人一眼,厉声道:“尔等不明是非,助纣为虐,竟敢屡次冲击衙门,亦是各个有罪。本官判罚尔等每人服徭役一个月,或者缴纳罚粮十石相抵,自行选择便是。”
  判决完毕,随着狄仁杰一声令下,郡兵们挥舞着刀枪把近千名孙氏族人及门客全部关进了吴县囚牢,一时之间人满为患。
  消息传到富春县城,孙氏上下俱都人心惶惶。家里有积蓄粮食的,生怕亲人在牢里遭罪,各自筹备了十石粮食,连夜送到吴县把人赎回,那些门客无人搭理,只好等着服徭役卖苦力了。
  是夜,春雨骤至,风雨交加。
  半夜时分,在折孙之痛与杖责耻辱的双重打击之下,六十五岁的孙奕两腿一蹬,死在了吴县囚牢之中。
  得知了叔父殒命牢中,族人要么被罚粮,要么去服徭役,而身为族长的孙羌却无能为力,羞愧之下,孙羌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给二弟孙坚留下一封遗书,悬梁自尽。等家人发现的时候,早就一命归西。
  孙羌既死,孙家的重担便落在了孙坚的三弟,年方二十四五岁的孙静身上。
  孙静一面筹集粮草,向狄仁杰赎回被抓的孙氏族人和门客,他们毕竟都是因为自己的叔父而被抓的,孙家的面子不能不要了,一面准备丧葬之事。并且派了心腹带上自己书信与长兄的遗书,连夜快马加鞭的赶往中原,把这个噩耗报告给孙坚。
  无缘无故的冒出这么一桩事情,平白无故的与孙家结了仇,这让刘辩的心情有些糟糕,晚上也没有去驿馆里拜访乔玄一家,大半个晚上都是呆坐在书房里,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里风雨交加,陷入了无边的沉思。
  对刘伯温说的话虽然豪气干云,但刘辩也知道,经过此事之后,自己与孙坚的冤仇,恐怕再也无法解开了。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难不成因为他孙坚骁勇善战,自己就得让他三分,就得任他孙氏族人为所欲为?
  不,这绝对是不行的!
  既然打算扫荡群雄,就要有舍我其谁的霸气,不管是孙坚还是曹操,只要不能俯首称臣,就要把他们统统踩在脚下!
  霸王项羽,这个号称历史上最强的男人,难道不比孙坚可怕吗?到最后,还不是被高祖刘邦逼的自刎乌江,开创了大汉四百年基业。
  只有打败了强者,踩着强者的肩膀,才能成为世上最强的人!
  才能让天下百姓,诸侯百官,向自己拱手称臣,才能君临天下!
  只是捡严白虎、刘繇这样的小鱼小虾刷战绩,捏这样的软柿子,是干不出什么大事业的;要想有所作为,早晚要把孙坚、袁术这样的实力派诸侯踩在脚下,才能让天下人知道自己的韬略!
  大清晨天还未亮,房外还飘着霏霏春雨,侍卫来报:“魏延将军求见。”
  “宣!”
  一晚上,刘辩也没怎么睡好,听说魏延来访,当即穿衣下床召见。
  魏延进了书房,行礼之后,便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殿下,听闻了昨天关于孙家的案子,思忖了一夜,有一席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文长坐下说话,不必拘束,有事直说无妨!”刘辩伸手示意魏延在书案下方看座。
  不过魏延并没有坐,而是拱手道:“延此话有些激进,但在胸中不吐不快,若是说错了,大王千万莫要怪罪!”
  “直说无妨,寡人必不怪罪!”
  对于魏延的吞吞吐吐,刘辩心头疑惑不已,平日里的魏延很是直爽,为何今天却这般婆婆妈妈?
  听了刘辩的话,魏延方才放开了胆子,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道:“富春县一案,逼死了孙坚的叔父孙奕,与孙坚的兄长孙羌,与孙氏一族结下了天大的梁子,恐怕孙坚绝不会善罢甘休。他的部曲围剿黄巾多年,久经沙场,骁勇善战,就连吕布统率的西凉军都占不到便宜……”
  “而富春县距离吴县不过六七十里地,居住在富春的孙氏一族,老弱妇孺加起来,多达五六千之众。倘若孙坚为复仇而跨江来袭,孙氏族人作为内应,恐怕吴郡将不再为大王所有也!故此,延为大王计,不如发兵富春,将孙氏一族全部屠戮殆尽,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听了魏延的话,刘辩吃了一惊,手中刚刚拿起的竹简竟然坠地,失声问道:“文长之意,要灭孙坚一族?”
  “正是!”
  魏延一双眸子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孙坚的妻子吴氏尚且在富春居住,其次子孙权今年八岁,三子孙翊今年七岁,都住在富春县城。只要大王一声令下,魏延愿率本部人马化妆成山越军,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杀入县城,将孙氏族人从江东抹去,让大王在江东的基业千秋永固!”
  (感谢龍頭、依然下午茶、我乃潘无双、幸福契約等同学588小红包的打赏,感谢好书主义者、啊测尽快吧V、7398同学的打赏)
  推荐一本朋友的都市类小说[bookid=3395461,bookname=《超级位面帝国》]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