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十四 向谁说理去

七十四 向谁说理去


  (感谢兄弟们这两天的推荐票,我们不仅登上了新书榜全站第一,而且还在总点击榜第四,了不起的成绩,加更!)
  初平元年春,弘农王刘辩击破吴郡严白虎,改秣陵之名为金陵,划吴北六县为下辖,置建业郡,自此金陵日渐繁荣。
  分郡之事完成后,刘伯温又向刘辩献上“欲擒故纵”之计,让他修书一封给刘繇,虚请刘繇向吴郡派遣一名太守。
  对于这件事,刘伯温是这样想的:本方只是费了不大力气,就把富庶的吴郡拿了下来,而刘繇那边却损兵折将,搭上了自己兄弟刘综的命不说,还被吞并了六七千人马,换谁也咽不下这口气。
  就算在此消彼涨的情况之下,刘繇的实力已经不如本方,不敢公然撕破面皮,但他定然少不了四处传扬此事,把弘农王抹黑成不仁不义的恶徒,导致刘辩名誉受损。
  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只能先设法堵住刘繇的嘴,让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就算明明知道自己吃了大亏,也没有地方说理!
  一经刘伯温提醒,刘辩立即明白了他的意图,施礼道:“幸亏军师提醒,否则便误了大事。寡人这就修书一封与刘繇,请他委派太守到任。”
  自幼良好的宫廷教育,已经能让十四岁的刘辩写出一手漂亮的篆体字,提笔研魔,笔走龙蛇,很快的就写出了一封措词严谨,无懈可击的书信。
  “扬州刺史刘正礼亲启:自严白虎治理吴郡以来,横征暴敛,残暴不仁,以至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数日之前,闻悉严白虎挟私怨欲血洗顾氏族人,寡人遂发兵相救。
  事关燃眉,故未能知会刘扬州。然令弟刘综,急公好义,侠肝义胆,闻知此事,亦连夜发兵相助;两军会盟吴县城下,共击严白虎。然天妒英才,令弟误中流矢,命归九泉,让寡人何其悲痛,三军莫不垂泪,天地为之动容。
  令弟虽死,其部功劳焉能抹杀,故此委任副将唐轲担任郡丞,统本部兵马,驻防吴郡。刘正礼乃是扬州刺史,况且令弟因攻吴县而殒命,故将吴郡政权归还,请刘扬州择派贤能前来吴县,接任太守之职。”
  书信修好之后,使者快马加鞭,傍晚时分就送到了西方二百八十里的曲阿,呈交到了刘繇的手里。
  一切果然不出刘伯温所料,刘繇明知道自己兄弟被人阴了,不仅搭上了性命,而且所部七千人马在唐轲这个狗日的带领下投靠了弘农王,但又有什么办法?
  人家在书信里说的慷慨激昂,让自己派个太守过去,把吴郡的政权还给自己,自己还能说什么?
  但刘繇自然不会傻到真派一个太守过去,手底下的人全部都是人家的,派谁过去都是被架空的命,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免得被遭人耻笑不识时务!
  看完弘农王的书信,刘繇胸中好不郁闷。
  自己吃了大亏,丢了兄弟的性命和七千人马不说,居然连理都没占住,这他娘的算怎么一回事?
  “可恶,欺吾太甚!”
  刘繇虽然性格忠厚,但吃下了这颗黄莲,心中的怒火还是腾腾的燃烧了起来。一怒之下,把桌案上的东西全都推到了地上。
  但又有什么办法,打又打不过,吞并了吴郡和刘综部之后,弘农王手下的人马已经达到了三万人,再加上西面豫章、鄱阳两郡的一万多人,真要是撕破了脸皮,弄不好自己手中的丹阳郡也要丢掉,自己这个扬州刺史恐怕也要步严白虎的后尘。
  打不过不说,骂还不占理。人家都说了把政权还给自己,让自己派个太守过去,是自己不同意的,倘若再四处抱怨,弄不好会落个出尔反尔的名声。这口恶气,只能生生的吞下!
  生完了气,摁着家里的仆人、婢女一顿收拾,刘繇最后还得按照刘伯温预判的那样老老实实的写了一封回信。告诉刘辩,吴郡是大汉的江山,既然有弘农王在那里坐镇,自行委派太守便是,不必通过自己这个州刺史
  看完了刘繇的回信,刘辩和刘伯温对视大笑。
  吴郡的事情,至此算是暂告一段落。
  只是刘辩相信,经过此事之后,就算刘繇没有公开撕破面皮,只怕心中已经有了嫌隙,刀兵相见必然是迟早的事情。
  但刘辩一点也不担心,这几天吴郡、建业的政局也差不多安定了下来,刘繇老老实实的拱手称臣还好,如果还妄想称霸江东,那就大错特错了!
  经过这几个月的攻伐,本方人马竟然无意之间在丹阳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建业在东北、吴郡在正东、豫章在正西、鄱阳在西南,恰好天衣无缝的画了一个方形,把刘繇掌控的丹阳郡围在了中间。
  虽然刘繇掌控的丹阳是江东人口最多的一个郡,下辖十六个县,百姓六十多万,但好汉架不住人多,只要自己一声令下,从四面同时出兵,鲸吞丹阳只是早晚的事情。
  更何况刘繇在丢掉了刘综的七千人马之后,手里只剩下了一万八千人,在兵力上已经远远落后于本方。再加上刘辩手下拥有刘伯温、狄仁杰、鲁肃等谋臣,穆桂英、秦琼、甘宁、魏延等当世猛将,倘若两军开战,定然分分钟钟的碾压刘繇手下那帮渣渣!
  只是刘辩初到江东,在师出无名的情况下,不想因为一时之得失而向刘繇动兵,引起不必要的流言蜚语。毕竟自己未来的目标是天子,是整个天下,而不是窃据一方的诸侯;因此地盘和民心一样重要,倘若只顾着抢地盘而失去了民心,那样便得不偿失了。
  原先的江东四郡,刘辩已经拿下了吴郡、豫章,只剩下刘繇掌控的丹阳以及盘踞在会稽的王朗。对于刘辩来说,吞并这两个郡只是早晚的事情,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一个师出有名的机会。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二月底。
  天气逐渐的变暖,田野里开始泛绿,杨柳枝头也渐渐的生出了嫩叶;暖熏熏的春风中,桃树的枝头悄然钻出了粉色的骨苞。
  在几个治世能臣的治理下,建业与吴郡迅速的由动乱变得昌盛起来。
  狄仁杰在吴郡推行新的政策,以法典治郡,恩威并施,但有犯者,无论贵贱,必然以法绳之。不过月余,吴郡各县已经渐渐朝着“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方向发展。
  而在金陵,从长江两岸扶老携幼来投奔的难民已经达到了八千多户,总人口将近五万人,再加上原先的秣陵县三万居民,已经使得金陵的人口达到了九万之巨。不但超过了吴县,甚至也超过了丹阳郡的治所曲阿,悄然朝着江东第一大都市发展。
  看到从各地前来投奔的百姓络绎不绝,穆桂英又带了亲信奔赴金陵,从这四万人之中挑选了四千精壮从军,使得吴郡、建业两地的兵力进一步扩充到了三万四千人。
  再加上豫章的甘宁、鄱阳的李严不断招募兵卒,两地的驻军也已经达到了一万五千人。四郡人马将近五万,整天在校场上操练,杀声震天,旌旗招展,让诸侯为之侧目。
  最为精壮的被挑去从军,鲁肃又从剩下的百姓中挑选了一万多次之的,每天在金陵四周修筑城墙,并且分出一部分民夫为从外地来投奔的百姓修筑民居。
  自从岁首过后,到现在将近两月,近万名民夫已经在城南修筑起了一道高六丈,宽三丈的城墙,并且在旧城墙遗址上向南扩充出来了六七里,等四面城墙完全建成之后,这座崭新的金陵城,至少能够容纳二十万百姓栖居。
  鲁肃建的城墙这么顺利,负责宫苑建设的黄琬自然不甘落后,督促了一千五百泥瓦匠日夜赶工,构建一座规模不小的皇宫。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矗立在宫苑中央的大殿已经拔地而起,再经过一段时间的修葺装饰,估计到初秋就可以投入使用。
  精壮们从军的从军,建设的建设,剩下的老弱妇孺只要有力气的,都在顾雍的带领下,在金陵城的周围漫山遍野的开荒。
  暖暖的**之下,金陵城外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虽然辛苦一些,但比起朝不保夕,食不果腹的日子,能填饱肚子,有块耕地,这些百姓们就满足了,在田地里奋力劳作的时候,不时的露出发自肺腑的笑脸。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