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十九 毒士之计

二十九 毒士之计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ps:周一了,第二更送上,各位老大能不能来张推荐票刺激下?
  
      被人拦住了去路,纪灵气的暴跳如雷。
  
      “哪里来的无名鼠辈,胆敢拦某去路?何苦自送人头!”
  
      嘴里大声咆哮叫骂,手中的三尖戟劈头盖脑的朝着对方的身体要害招呼。
  
      年轻的白袍将军毫无惧意,挥舞着手中的龙雀刀与纪灵厮杀在一起,一边吩咐随从:“尔等去保护那少年主公,此人便是吾等要投效的弘农王!”
  
      二十多名游骑得了命令,齐齐策马追赶弘农王,“大王慢走,我等特来护你!”
  
      刘辩也弄明白了来的这伙人是友非敌,否则他们也不会拦住纪灵。便缓缓勒马,调转马头观看鏖战纪灵的白袍将军究竟是何人?
  
      两匹战马在土丘之下走马灯一般厮杀,直扬起冲天的尘土,看得人眼花缭乱。
  
      纪灵号称袁术手下第一猛将,可是面对这无名白袍将却沾不得丝毫便宜,酣战了二三十会合,不仅没有越战越勇,反而渐渐的左支右拙,慢慢的处在了下风。
  
      “好出色的武艺,竟然打的袁术手下的头号大将只有招架之力?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因祸得福?”刘辩在二十多名游骑的簇拥之下观战,心中暗暗窃喜。
  
      眼睛微闭,悄悄的召唤出了脑海中的系统:“给我分析下那两个正在厮杀的武将的能力?”
  
      “叮咚……系统正在分析中,请宿主稍等片刻。”
  
      “叮咚……分析完毕,纪灵——武力87,统率84,智力43,政治38,魏延……”
  
      “哈哈……这个白袍将原来是魏延啊,太好了,又得一员大将!”
  
      虽然系统在脑海里机械的解读数据,但刘辩还是难以按捺住心头的兴奋,在心底嘀咕了一句。
  
      “巅峰魏延——武力93,统率89,智力68,政治65。”
  
      “当前魏延——武力91,统率86,智力65,政治60。”
  
      听完了系统的分析,刘辩兴奋的睁开了眼睛,嘴角的笑容却难以掩饰:“好啊,听魏延刚才所言,十有八九是来投奔我的。这也是继甘宁之后,招募到的第二个汉末一流武将。实在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就在刘辩兴高采烈的时候,场上的局面分出了胜负,纪灵一戟劈空,被魏延反转刀柄,抽打在背部,差点吐血坠马。幸亏手下的兵卒一拥而上缠住了魏延,否则这袁术手下的头号猛将就要死在魏延刀下了。
  
      就在纪灵败走的时候,远处马蹄声隆隆,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的甘宁已经率部返回,呐喊着前来救护粮草。
  
      “雷薄,放火烧粮!”
  
      因为压根就没有看起刘辩刚刚组织的这支新军,纪灵和雷薄率领五千精兵来袭,为了达到出其不意的目的,并没有带上骑兵,这让袁术军在面对甘宁轻骑的时候非常吃力。再加上自己负了伤,无奈之下纪灵只好传令放火烧粮。
  
      对方骑兵凶猛,雷薄也不想折损太多的兵力,一边喝令部下放火箭烧粮,一边指挥撤退。
  
      李严的兵力处在劣势,拼死拼活才勉强能够阻止袁术军靠近粮车,当雷薄下令射出火箭的时候,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粮草车起火。
  
      幸好甘宁的骑兵及时赶到,一阵冲杀,将无心恋战的袁术军杀退。李严本部和撤回来的廖化部全力救粮,才从火堆里抢救出来了一万石粮草,但仍有一半被大火付之一炬。
  
      冷风阵阵,天空隐晦不明,硝烟逐渐散去,留下了满地尸体。
  
      一番清点之后,各部损失如下:廖化部折损两百一十八人,花荣部折损三百人,李严的粮草兵死了一百五十人,拱卫刘辩的禁卫军死了一百多人,甘宁的骑兵死了十一人,总折损人数八百多人;另有一万一千石粮食、八千五百石草料被烧。
  
      望着满面尘土的部将,刘辩叹息一声:“唉……死了这么多士卒,都是寡人之过,没有考虑到袁术会偷袭我军,实在是愧对三军!”
  
      穆桂英抹了一把脸上的烟灰,劝慰道:“大王不用自责,这不是你的错,别说你还年幼。就是我与诸位将军也没有考虑到袁术竟然如此胆大妄为。虽然你现在不是大汉天子了,可你还是弘农王,还是先帝之子高祖后裔,他袁术身为四世三公之后,怎么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
  
      所有人中智商最高的李严却陷入了沉思:“袁术屯驻汝南多时,手下有两三万兵马,虽然缺粮,但一万石粮草也未必会入的了他的法眼,为何这袁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袭击我军?此中必有蹊跷。”
  
      “正方说的不错!”刘辩点头赞成,“纪灵冲上土丘的时候向我索要玉玺,我想这才是袁术的真正目的,只是不知道这袁术为何认定玉玺在我这个废帝的手中?”
  
      “什么?袁术竟然打起了玉玺的主意?这是要造反啊!”
  
      听了刘辩的话,甘宁、廖化、花荣等人无不哗然,没想到以忠义自诩的袁家竟然会出了这样一个野心勃勃的逆臣贼子。
  
      刘辩心想,我就不告诉你们了,若是按照历史的自然发展,在得到了孙策献上的玉玺之后,骄奢淫逸的袁术就会在几年之后称帝,当然下场也会很惨。
  
      刘辩不知道袁术向自己索要玉玺的原因,其他人就更加想不明白了。既然想不明白,所有人便不再想这个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深奥,根本原因出在董卓的谋主——毒士李儒的身上。
  
      听说何太后母子杀散了侍卫,在去往弘农的路上跑了,董卓勃然大怒。李儒却不以为意,献上了一条借刀杀人之计,让人放出风声,就说何太后母子携带着传国玉玺跑了。
  
      在这群雄并起的年代,比起秦失其鹿有过之而无不及,诸侯手中各个握有属于自己的兵马。多则三五万,少则七八千,虽然嘴上不说,但哪个不在心底做着帝王梦?听说何太后母子携带着玉玺,这些诸侯能不动心思?况且,就算诸侯能够按捺住野心,但遍地的山贼和叛军能不打他们孤儿寡母的主意?
  
      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李儒深信,只要这条消息慢慢的传播开来,就算华雄的大军抓不住他们母子,刘辩与何太后也要脱层皮。这也是袁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派兵伏击刘辩的真正原因。
  
      只是袁术这个脑残货在做着皇帝梦的时候,压根就没想到他在被刘表耍弄了之后,又被李儒的借刀杀人摆了一遭。
  
      “对了,还没谢过这位壮士的救命之恩呢!”
  
      刘辩收起自责的情绪,走到魏延面前,躬身施了一礼。虽然自己已经利用系统知道了魏延的身份,但做做样子却是有必要的。
  
      魏延急忙单膝跪倒行礼:“岂敢当大王之礼,草民弋阳人魏延,字文长。听说大王在宛城一带募兵,特地率相邻前往投奔。不料大王却率兵南下扬州,因此一路追随到了汝南,恰巧撞上贼将欲行不轨,因此挺身杀退。”
  
      “好、好……能得魏文长相助,足可胜过十万雄兵!”
  
      刘辩热情的牵着魏延的手,好一番褒奖,然后对众将道:“今日魏延杀退袁术手下大将纪灵,救了孤一命,大功一桩。寡人决定任命魏延为裨将军!”
  
      魏延大喜过望,跪倒在地,稽首顿拜:“谢大王隆恩,延必然誓死相报,马革裹尸在所不惜!”
  
      魏延磕头的时候摘下了头盔,刘辩趁机仔细瞧了瞧,“咦……没看见有反骨呀?要不是老罗瞎编的,就是孔明污蔑魏延。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你魏延投靠了我这个明君,孤一定会让你在战场上大放异彩!”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