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八十一章 入股郑氏

第八十一章 入股郑氏


  章天杰指挥者天哥和那些马仔一个个退了出去,不一会儿,医院的救护车也到了,可欧阳政却说什么也不愿去医院了,无奈之下只能让过来的医生给简单检查一下,最后确诊除了身体有些虚弱之外,没别的毛病,只需再加休养,这才作罢。
  而唐大少在唐老运作下,顺利的成为了同济大学的考古系研究生,还被欧阳政聘为名义上的研究助理。
  有关系就是好啊,想他以前只是一个三流大学的毕业生,别说是考上同济大学的研究生了,就是同济大学随便出来一个大一新生,恐怕都比他唐大少学习好,可是他却成为了大部分学生望尘莫及的研究生,甚至连考试都免了。
  时间转眼即逝,如此过去了近两个月,期间,唐大少或是辗转在郑雅婷,云裳裳,唐如嫣三女之间,或是进入到同济大学里学习古玩知识,日子过得好不潇洒。
  这天,郑雅婷打电话过来,告诉唐大少说是郑氏珠宝行的评估师来了,来评估唐大少存在银行里的那批翡翠的价值。
  唐大少听得心头一热,这批翡翠终于可以出手了,这代表着,他唐大少即将变成亿万富豪。
  海市最年轻的亿万富豪!
  唐大少驱车来到保管翡翠的银行,看到郑雅婷正依偎在一个男人身边,不由得脸色一沉。
  唐大少下了车,目光直视那男子,那男子约莫三十多岁的年纪,长得很帅,浑身散发着成熟的魅力和莫名的气势,面容和煦,西装革履,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样子,标准的型男。
  郑雅婷看到唐大少欢快的朝着她打了个招呼,可是那双臂仍旧抱着那男子的胳膊,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唐飞你来了,快点过来。”
  唐大少脸色变了变,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来到两人面前,目光注视在郑雅婷抱着的胳膊上。
  那男子见唐大少脸色有些难看,顺着唐大少的目光看去,不由得莞尔一笑,这小伙子,呵呵,有意思。
  这时候郑雅婷也发现了不对,唐飞似乎不太高兴呢,顺着唐大少目光看去,郑雅婷终于知道唐大少是哪根筋不对了。
  吃醋了吗?
  郑雅婷不禁想道,同时抱着的胳膊又紧了紧,这个动作让唐大少脸色变得更黑了。
  这混蛋是谁?尼玛,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信不信让你走不出海市?
  此刻,唐大少慢脑子都是在想,要怎么抓住这型男,然后想出最恶毒的办法折磨他……
  “好了婷婷,不要闹了,这位小兄弟的脸色都黑了。”那型男笑道。
  看到这年轻人的脸色,作为过来人的型男当然知道原因,对于婷婷的魅力他是毫不怀疑,到哪里都是年轻人争相追逐的对象。
  郑雅婷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之色,摇了摇型男的胳膊道:“爹地,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唐飞。”
  爹地?
  唐大少满脸冷汗,这型男是郑雅婷的老爹?这看上去也太年轻了吧……
  “郑叔叔你好,我是唐飞。”唐大少原本黑着的脸色瞬间转白,笑着伸出右手。
  “你好,唐飞是吧,呵呵,这段时间我女儿提起最多的可就是你了。”郑父笑着和唐大少握了一下手。
  “呵呵,郑叔叔什么时候到的,婷婷也没通知我去接您一下。”唐大少笑道。
  “上午才到的,先去了唐府,拜访了一下唐老。”郑父道。
  “嗯,郑叔叔吃过饭了吗,要不我请郑叔叔吃饭,也算是为郑叔叔接风洗尘。”唐大少点点头道。
  “吃饭不忙,我现在可是着急看你那些翡翠呢,尤其听婷婷说不禁有玻璃种帝王绿翡翠,还有那极品血玉翡翠,这可是极为难得的翡翠,如果不是前些日子公司有事耽搁了,我一早就飞过来了。”郑父摇摇头道,对他来说,吃饭不要紧,看翡翠才是大事。
  “呵呵,那好,伯父稍等片刻,我去把东西取出来,这东西从解出来开始就放在银行的保险柜里呢。”唐大少笑呵呵的说道,他知道顶级翡翠对于那些真正喜欢的人来说有着什么样的诱惑力。
  二十分钟后,在银行的贵宾室里,郑父仔细打量着一桌子的翡翠,尤其是那大块的极品红翡,双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笑容。
  “郑叔叔对这些翡翠可还满意?”唐大少满是笑意的说道。
  “满意,满意,很满意。尤其是这这块红翡,个头如此之大,大部分都是高冰种品质,还有部分极品血玉,难得,难得啊。我玩翡翠玩了几十年了,也是第一次见到。”郑父连连点头道。
  “爹地,这些翡翠你也都看了,给个价吧,唐飞为我们留下这么多翡翠可是很不容易呢,尤其是那几块冰种翡翠,还是他从天凤祥那里赢回来的,当时人家都溢价百分之十要买回去呢,而且极品红翡更是开出了天价呢。”郑雅婷抱着郑父的手臂说道。
  “都是丫头外向,果然不假,我还能亏了唐飞不成?”郑父揶揄道。
  郑雅婷被郑父说的脸色一红,看了一眼唐大少,冲着郑父娇嗔道:“爹地,你说什么呢。”
  唐大少也摸了摸鼻子,颇为尴尬,看来郑父已经把二人的关系看透了。
  “哈哈,不说了,不说了。这些翡翠不禁价值不菲,更要紧的是极为难得,尤其今年以来,缅甸政府加强了对翡翠原石的走私管制,这些明料就更显珍贵。
  这样吧,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把这些翡翠原料卖给郑氏珠宝行,我们出价六亿购买。
  第二个选择是你用这些翡翠明料入股郑氏珠宝行在大陆的分部,我们给你百分之三十的大陆分部股份,同时聘请你为郑氏的高级赌石顾问,每年五百万年薪,当然,以你的身家五百万的年薪你可能看不上,不过每次赌涨有红利分发。”郑父笑道。
  六个亿?
  唐大少震惊了,这价格比起那天凤祥还要多出近一个亿。
  郑雅婷也长大了嘴巴,她看重的不是那六个亿,而是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虽然不是总公司百分之三十,只是大陆分部的百分之三十,那也是很惊人的数字了,她在大陆这段时间,深知大陆的潜在市场有多大,那六个亿以后恐怕会变成六十个亿,甚至还不止。
  郑父笑眯眯的看着唐大少,大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要不是他和自己女儿有着特殊的关系,自己怎么会轻易的给他百分之三十股份?
  况且,他看重的也不是这些股份,而是唐飞这个人,在见到这些赌石之后,他深信,唐飞是一名赌石高手,而且他还年轻,未来的成就说不定不会下与那云南的翡翠王。
  想想看,如果郑氏珠宝行能够获得一个翡翠王的支持,那以后压过周大福黄金珠宝行成为华夏第一珠宝公司貌似也不是不可能了。
  唐大少沉吟了片刻,直接拿六个亿?可是哪了六个亿之后自己能做什么呢?支持父亲事业发展好像一次也用不了那么多钱,前段时间老爸刚收了两个厂子,还在整合之中,自己手头上还有将近五千万的现金。
  那么入股的话呢?以郑氏珠宝行的能力开拓大陆市场肯定不会太难,就算以后压过天凤祥也不是不可能,这六个亿以后的价值可能会十倍增长而且每年还有红利,只是这个时间可能需要很长,而且做赌石顾问?
  唐大少对于做郑氏珠宝行的赌石顾问没什么兴趣,一年五百万?自己随随便便切涨一块石头都比这个高,根本没必要。
  “郑叔叔,我对入股挺感兴趣的,可是能不能不做赌石顾问啊,我不喜欢被束缚。”唐大少尴尬的笑道。
  郑父闻言一愣,这小子,想只吃鱼饵,然后再把鱼钩吐出来?
  “你小子,我们用这么优厚的方式,甚至不惜股份你应该知道是为了什么吧?况且,做高级赌石顾问也是极为自由的,不会像那些员工一样按时上班打卡,只是各大赌石会如缅甸公盘,平洲公盘等开盘的时候,你需要帮助公司选赌石。”郑父郑重的说道。
  唐大少摸了摸鼻子说道:“我明白,其实郑氏珠宝行想要的不就是我赌出来的明料吗?如果我入股了郑氏珠宝行,以后赌出来的明料同等条件下肯定会优先卖给本公司,毕竟我也是公司股东不是?公司发展的越好,我也约有好处啊。而且我一般不管公司具体事务,如果出售股份,郑氏有优先权。”
  郑父突然明了,这小子不但是不甘心白给郑氏打工,还想让郑氏帮他赚钱。
  如果唐大少做了赌石顾问,虽然一年有五百万的年薪,赌涨还有分红,但是大部分的利益还是落入了郑氏手里,当然赌石的风险也全部由郑氏承担了,这小子就这么有把握自己不会赌垮?
  他哪里知道唐大少的异能,只要有异能在,除非唐大少想故意,不然不可能赌垮,赌石对唐大少来说根本没任何风险,如果郑父有着本事恐怕也不愿意给别人做赌石顾问,毕竟即便是赌涨了,自己也只能拿到小头,大头都让公司给占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