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七十八章 黑社会来了

第七十八章 黑社会来了


  距离那天吃饭已经过去了三天,那晚,唐大少送回郑雅婷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找了个酒吧,喝得酩町大醉,最后在附近的酒店随便凑合了一晚,那一晚,唐大少罕见的没有钓美女。
  这三天,唐大少基本上是足不出户,或是看一些古玩书籍,或是研究那聚灵珠,郑雅婷这三天罕见的没有打扰唐大少,云裳裳和林黛儿在第二天就各自回去。
  不过,在第三条的下午,唐大少却接到了唐老打来的电话,说是给他介绍个考古专业的老师,在他那里你未必能学会多少鉴别古董的真假,但却能接触到很多专业的知识,对未来帮助很大,比起一个人看书钻研来要好得多。在十几天前,唐大少就拜托过唐如嫣告诉唐老找个老师的事情,现在终于有了眉目。
  唐大少驱车来到唐府,这会儿,郑雅婷却不在唐府,海市的新店面已经通过王军的关系确认下来,郑雅婷从香江请来了设计师,正在忙活装修开店的事情,唐如嫣除了每天一个电话之外,也是正常上班,没有过多的打扰唐大少。
  接了唐老,唐大少按照唐老指的路,来到了一个一个小区,天河花园。
  这个小区和唐大少家里所在的文景小区有所区别,全是七层楼房式建筑,没有小型别墅。
  在唐老的指点下,唐大少把车停在了四十七号楼下。
  两人下车,唐大少拎着两袋礼物,其中一袋是水果,另一袋中全是些熟食,都是在路上买的,来到了201室。
  门是很普通的防盗门,但是,上面为什么全是油漆?连猫眼都被盖住了。
  唐老按了一下门铃,里面马上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
  “来了。”
  这声音是女的,好像在哪听过似的,难道唐老给自己找了个女老师?可是听声音的话,这女老师是不是太年轻了些?声音是挺好,但愿别是个恐龙……,唐大少脑子里不停地闪出有些杂七杂八的念头。
  吱
  门被打开了一个缝隙,一颗小脑袋探了出来看到左右看了看。
  唐大少看了一呆,这女孩?
  “菲菲啊,快点开门,你唐爷爷来了。“唐老看到那呆头呆脑的女孩不由得笑道。
  “唐爷爷,快点进来,有坏人。”那还女孩一把拉住唐老的手往屋里拖。
  唐老哭笑不得的说道:“菲菲啊,这大白天的哪来的坏人?你爷爷身体怎么样了?”
  “有的,你看我们家的门就是被他们泼了油漆的。”那叫菲菲的女孩儿指着防盗门上的油漆气鼓鼓的说道。
  唐老闻言眉头一皱,这是什么人?也太猖狂了吧?
  唐大少这时候把脑袋探出唐老身后,冲着那女孩道:“嗨,欧阳菲菲,还记得我吗?”
  这呆头呆脑的女孩正是上次唐大少在龙兴地产公司碰到的那个童颜**美女,欧阳菲菲。在她探出脑袋的第一时间,唐大少就认出了她,对于唐老所介绍的老师也有了谱,应该就是欧阳菲菲的爷爷,那个被骗光了家产,结果自己进了医院的同济大学教授。
  “啊,是你啊,哪天谢谢你哦,我成功应聘上了。”欧阳菲菲看到唐大少小嘴涨成了o型,慌忙说道。
  欧阳菲菲一直很感激唐大少把工作的机会让给她的,想酬谢唐大少,可是面试出来之后就没见到他。
  “你俩认识?”唐老见此问道。
  唐大少急忙抢先说道:“以前见过一次,我们还是先进去吧,这门外的油漆味闻多了对身体可不好。”
  唐老可是知道唐大少的底细,如果把那天的事情一说,估计唐老就知道自己在骗欧阳菲菲了。
  “嗯,先进去吧,这外面味道确实挺重的。“唐老点了点头。
  几人走进客厅,唐大少左右打量了一下四周,可以看出这房子约莫**十个平米的样子,三室一厅的布局,相对于唐大少家里来说有些小了,更不用说和唐老家里的那豪华别野相比了。
  客厅不大,但是布置的错落有致,给人一种温馨,家的感觉,地面打扫的很干净,几个老式沙发旁边放着一个茶几,对面有着一台电视。
  “爷爷,唐爷爷来看您来了,您出来活动一下吧。”欧阳菲菲冲着一个卧室喊道。
  “哦?老唐来了?好,好,好,我马上出来。”一个老人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唐大少从声音中可以听出来,中气不足,似乎大病一场的样子。
  欧阳菲菲招呼唐老和唐大少两人坐在茶几旁,自己接过唐大少手中的水果,去厨房洗了一些,用一个盘子盛着,放到茶几上。
  不一会儿,一阵轻浮的脚步声传来,欧阳菲菲的爷爷欧阳政从屋里走了出来。
  唐大少看了一眼欧阳政,乌黑的头发下面可以看出白色的发根,显然染过,脸部有几道深深的皱纹,全身黑色中山装打扮,手上扶着拐杖,收面上依稀可以看到几条青筋。
  “老唐啊,你又来了,呵呵,这年轻人是?”欧阳政见到唐老特别高兴,热情的招呼道。
  “这是我一个晚辈,叫唐飞,欧阳老哥,你可要注意身体啊,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哎,现在这年月,有些人为了钱可真是不择手段啊。”唐老摇头叹息道。
  欧阳政的遭遇唐老也大致了解,在收藏这个圈子里,很少有事情能隐瞒的住,今天这个人打眼,明天那个人捡漏的,海市的收藏圈子就那么大,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几天时间整个江浙沪都能传过来一遍。
  “也怪我老眼昏花,起了贪念,算了,算了不说了。”欧阳政苦笑着摇摇头道。
  “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那门外的油漆是怎么回事?什么人居然敢找你们的麻烦?”唐老疑惑的问道,把那鲜红的油漆泼在人家的门上,这要多大的仇恨?
  “唉,还不是那钧瓷碗惹的祸,我现钱不够,那人给的时间又短,我就去找那些人借了钱,本来如果那钧瓷碗是真的,倒也罢了,钱肯定还得上,可是现在……”欧阳政摇了摇头。
  对于这些事,唐大少也能猜出个一二来,无非是欧阳政要去买钧瓷碗,但是钱不够,就去找那些人借了高利贷,现在欧阳政打眼,买了个假的钧瓷碗出来,自己也进了医院,那些人听说了之后,肯定要过来要债,而欧阳家现在换不起债,只能躲在屋里,那些人在门外泼油漆也是在吓唬欧阳政两人。
  “他们是什么人?你欠了他们多少钱?”唐老问道。
  欧阳政正欲回答,门外突然传来砰砰砰的大力敲门声。
  “欧阳老头?我知道你在家,快点开门,天哥现在亲自来了,你要开门,别怪我们把你家的门也给砸了。”一个嚣张的声音传了进来。
  “就是这些人,他们又来了。”欧阳政听到外面的声音,眼里闪过一丝悲哀,而欧阳菲菲则吓得瑟瑟发抖,用一双洁白小手保住自己的小脑袋。
  唐老怒道:“这些人太猖獗了,不就是欠了些钱吗?”
  唐大少知道外面那些人恐怕就些黑社会,黑社会要钱,当然是这样的,没直接踹门貌似已经是给面子了……
  “砰砰砰”的声音还在响个不停。
  “唐老,我先去开门吧,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总要解决一下,不然欧阳先生和欧阳菲菲总是受到这群人的打扰也是不好。”唐大少道。
  “嗯,你先去开门,我倒要看看,这些人能把我们怎么样?哼,看来海市的治安方面还有待加强啊。”唐老冷哼一声道,浑身散发出噬人的气势。
  唐老可是军人出身,真真正正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一些社会混混根本不放在他眼里。
  唐大少点了点头,打开门。
  一群七八个人全轰了进来,把本来就不大的客厅挤得慢慢的。
  为首的那人二十多岁的年纪,身穿花色的衬衫,胸口上印着几朵云彩,不过是血红色的,一脑袋的黄毛,带着耳钉,手里拿着折扇,一副怪异的摸样,应该就是他们所谓的天哥。
  而他身后都是些魁梧的大汉,十几岁到三十几岁都有,有些人手里拿着钢棍,还有两个人手里拿着约莫二三十公分的刀具,明晃晃的闪烁着。
  那天哥环视了一下四人,在唐大少身上稍作停留,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四个人,两个老头,一个小美眉,只有一个年轻人,虽然看上去身体不错的样子,但是如何能跟他身后这群兄弟相比?
  “欧阳老头,这两人是你请来的帮手吗?不过来了也没用,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天哥用手中的扇子指着欧阳政冷冷的说道。
  “我不是不还钱,只是要你们给我一段时间缓一缓,何必如此咄咄相逼呢?”欧阳政缓缓说道。
  “哼,咄咄相逼?你欠我们二十万,你一个月工资猜多少钱?两千?三千?你要多久才能还得起?”那天哥冷哼一声道。
  “什么二十万?我不是借了你们十万块钱吗?”欧阳政大惊道,自己借了十万,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就变成了二十万?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