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六十八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第六十八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她并没有横加阻止,反而持有赞同态度,期间云裳裳也曾数次来到唐家,唐龙对云裳裳也很喜欢,认为是做自己儿媳妇的不二人选。
  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几个月高考来临,云裳裳就此失踪了,儿子一度消沉,让唐母担心不已,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圣药,后来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儿子重新走了出来,然而经过情伤之后的儿子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变得更加的玩世不恭,变得有些让她这个做母亲的看不懂……
  “裳裳回来了?”唐母有些担心的看着儿子。
  唐大少点头道:“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今天送笑笑去学校的时候才看到她。”
  “老哥,云姐姐说有空要来我们家玩呢。”唐笑笑小心挑出一根细小的鱼刺道。
  “来了也好,很多年没见她了,也不知道她变了没有。”老妈轻声道,如果她能和儿子再续前缘,她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她对云裳裳很满意,美丽大方,有气质,懂礼节……
  “变了,变了,变得可漂亮了,学校好多男老师追呢。”唐笑笑夸张的叫到。
  唐大少闻言眉头皱了皱,很多男老师追?也对,像她这样天仙似的女孩,又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呢?
  “唐飞啊,有空去一趟学校,把裳裳接到家里来吧,我们也好多年没见过她了。”唐龙道。
  虽然唐龙知道前面还有个郑氏珠宝行的郑家大小姐可能和儿子关系不错,可毕竟没见过啊,比起郑雅婷来,唐龙内心还是更希望云裳裳能做自己儿媳妇……
  “嗯,好。”唐大少点了点头,老爸老妈都发话了,不能不从啊,只是她这次回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在送她会学校的路上,听着意思是想和自己重新开始的,可是郑雅婷这边……
  女人多了也不是件好事啊……
  这时,唐大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号码,唐大少愣了愣……
  唐如嫣打来的……
  “还愣着干嘛,接电话啊。”唐龙看着有些呆愣的唐大少说道。
  “哦,你们先吃吧,我吃好了,出去接个电话。”唐大少赶紧走出饭厅,返回自己房间……
  “哼,一定又是哪个女人打来的。”唐笑笑似乎对唐大少这一点非常不满,当初他上初中的时候女朋友都换了好几个了,可是自己和男生说句话,他都要管……
  “你这小丫头知道什么?吃你的饭,好好学习,不许早恋。”在这一点上,唐龙也是唐大少的坚定支持者,至于唐母,反而保持意见,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对于唐笑笑只要学习好,不瞎混,别的管的很少。
  房间里,唐大少看着挂上的电话,内心有些不知所措。
  唐如嫣打电话来并没有什么事,无非就是一些吃过了没,还好不,之类的问候的话,可是字里行间中,唐大少明显能感觉到那似乎隐藏的很深的感情……
  比起郑雅婷对爱的直爽来,唐如嫣就比较含蓄,只是每天一个电话,也不多说,几分钟就会挂掉,如果说郑雅婷火热的像玫瑰,那唐如嫣就像是剑兰,性格坚强,但是表达含蓄,云裳裳就如那郁金香散发出的香味,不停地萦绕在唐大少心间。
  以前老妈总是让我正正经经找个女朋友,然后结婚,可是一直以来那些正经的都不喜欢我,而喜欢我的又都不正经……
  现在可到好了,三个正经的女孩全凑在一起了,怎么办?
  唐如嫣,唐老的孙女,性格直爽,正义感十足,对爱的表达较为含蓄,像是邻家女孩,虽然见面次数不多,但每次都能给唐大少带来不一样的感觉,时而刁蛮任性,时而温柔体贴,自相识以来,每天一个电话,从不间断,以唐大少的条件来说,能有唐如嫣这样落落大方女孩垂青绝对是祖坟上冒烟了……
  郑雅婷,香江郑氏珠宝行的大小姐,人前端庄秀丽,大家闺秀,人后恢复本性,对唐大少的一切充满好奇,只要一有机会,不停地问东问西。在黑市结束的时候送人回家,唐大少没把持住,犯了错误,反而阴差阳错,牢牢的印在了郑雅婷的心上。在与何硕发生冲突时,毫不犹豫的站在唐大少这一边,甚至赌上了郑氏珠宝行的名誉和她所有的私房钱……,在君悦酒店的时候再一次犯了错误,差点生米煮成熟饭,就此被郑大小姐提升为‘男朋友’……
  云裳裳,天仙一般的女子,迷一样的女子,自始至终,唐大少从没完全了解过的女子,在一次英雄救美中,俘获了美人心,开开心心度过了几个月的快乐时光,那是唐大少在以前的女朋友中从没有过的体验……,可惜好景不长,高考使得两人天南地北,一个去了美国的一流大学,另一个只能在国内找一个三流大学……,这是他真正的初恋,这辈子最难以忘记的女人,然而,时隔五年,她回来了,想要和他重新开始……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胡乱的抓了抓脑袋,顺气之然吧,如果能兼蓄并收就好了……唐大少美滋滋的想道。
  不在烦恼的唐大少无神的看着地上的那两块翡翠,心中想着怎么切开,在没有切石机的情况下想要打开两块赌石,确实难如登天。
  不知道鱼肠剑能不能切石头呢?
  唐大少脑海中突然翻滚出这个念头,作为华夏的十大名剑之一,都说是削铁如泥,那切石头是不是也应该跟切豆腐一样呢?
  唐大少从床下翻出鱼肠剑,拿在手里,念念有词道:“千万别让我失望啊,一定要能切开赌石……
  唐大少先用哪含有明皇翡翠的赌石做实验,这块赌石不小几十斤重,然而里面大部分是干青种翡翠,就算切坏了点,也不值几个钱,唐大少是不在乎的。
  手中挥舞着鱼肠剑,用力朝着地上赌石的一个棱角砍去,唐大少可没傻到直接砍最中间,总要用边缘处试一试鱼肠剑的锋利程度,万一连边角都切不断,直接砍中间还不得把鱼肠剑给砍坏了。
  这时,手中的灵气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股脑儿的涌入鱼肠剑中,那赌石的一角如同豆腐一般被切落在地上,一丝声音也没有,而涌入鱼肠剑的灵气又如同鸟儿归巢般的返回到手中,当然唐大少能感觉到灵气被损耗了一些。
  唐大少的灵气经过下午的赌石,吸收了诸多翡翠中的灵气之后,已经有了更进一步的趋势,尤其是那极品红翡,更是让唐大少受用无穷,现在整个手腕一下的部分已经全部给金线给布满,不知是不是唐大少的错觉,那金线似乎有融合进唐大少骨头中的趋势。
  看着地板上的情形,唐大少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真的削铁如泥,砍石头跟切豆腐一样?恐怕就是现代的高科技也做不出这样的神兵利器吧……
  难不成和自己体内的灵气有关?之前在挥刀的时候,灵气涌入鱼肠剑,过后又返回到自己体内,而且灵气有所损耗,这灵气看起来怎么好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内功?
  当然内功是不可能有鉴定,扫描等神奇的作用,看来灵气和内功还是有所区别的,但是能当成内功来使用。
  为了验证这一结论,唐大少再次挥刀这个时候他刻意控制灵气不动。
  砰
  一声巨响。
  “啊,老哥,你在搞什么飞机?吓死我了。”唐笑笑惨叫道。
  “唐飞,小点动静。”老爸唐龙的声音也跟着传了过来。
  “好的,知道了。”唐大少高声答道。
  地上的碎石又多了一块,这次,唐大少明显感觉要吃力很多。
  突然,唐大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拿起宝贝的鱼肠剑检查起来。
  “呼,还好,鱼肠剑没出什么事。”
  这一剑真是莽撞了好在鱼肠剑无事,不然万一出现了一个豁口或者一点卷刃,唐大少可就成为罪人了,这可是代表着古代人民冶炼艺技的巅峰,有着无可估量的研究价值和考古价值。
  “看来灵气还真的兼具着内力的妙用,嘿嘿,如果这样的话,我再学几招不久成了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了?”唐大少嘿嘿一笑自言自语道。
  恐怕即便没学什么招式,光凭着鱼肠剑无坚不摧的特性,估计唐大少也能横扫许多所谓的高手了……
  既然弄清了灵气的作用,唐大少自然也不多等,在灵气的注入之下,那赌石如切豆腐一般的被削开,里面的干青种翡翠和顶级明皇翡翠逐渐露出真型。
  明皇翡翠要比今天解出的那玻璃种帝王绿翡翠稍大一些,而且形状较为圆润。
  今天那秃顶老板可惜那玻璃种帝王绿翡翠无法打磨成为镯子,这明皇翡翠恐怕是够了。
  唐大少仔细审视了片刻,才恋恋不舍得从那翡翠上移开目光,这么一块小小的石头,恐怕价值千万不止,比以前的整个唐家还要值钱,想到这里唐大少不由得朝着另外一块赌石看去,那里面藏得到底是颗什么东西?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