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五十四章 平洲标王

第五十四章 平洲标王


  唐大少愣了楞,尼玛,全款猜才多少钱?哥们那预定的珠子可是千金不换,不过这么大的大赌石,他也不能搬着走啊,只能选择存放了……
  八个赌石摊挨个逛过去,路过的所有半赌料子唐大少全看了个遍,在半赌料子中确实有不少高品质翡翠存在,只是相应的,价格也是超贵,在唐大少看来根本不是优先选择的对象。
  这里是唐大少逛的最后一个赌石摊了,唐大少满怀希望的走进半赌料子区域,开启异能进行扫描。
  咦?
  在扫描了几块半赌料子之后,唐大少终于在一块满是棱角的赌石上有了惊人的发现。
  红色翡翠!,继明皇翡翠之后,唐大少发现的又一颜色的翡翠。
  这么一大块赌石,映入脑海全都是红色!
  唐大少仔细分辨红色翡翠中的灵气,发现这里的灵气大部分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多,大概和冰种翡翠差不多,也就是说这些红色翡翠虽然已经是高级翡翠,但是还达不到最高品质的血玉级别,只有在最中间核心的人头大小的一块才有着明皇翡翠和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一样多的灵气。
  人头大小的极品血玉翡翠?这要价值多少?这是要逆天吗?
  玻璃种帝王绿翡翠,明皇翡翠,血玉翡翠,紫眼睛,翡翠四大王者中,在今天唐大少居然就见到了三个……
  唐大少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尼玛,不是说最顶级的翡翠,一年也出不了几次吗?今天就然就见到了三个,而且还是不同颜色的,难道我和运气女神有一腿?
  和内部表现相反的是赌石的石皮表现并不算好,只有蟒纹,而且还极少,赌石的一面平滑,似乎是从一块更大的赌石上切下来的,这让唐大少有些好奇,这块料子算是他见过的最大的料子了。
  估摸着怕不是有三四百斤,切下来的一部分就有三四百斤,那原本的赌石有多大?
  不过除了个头大之外,这块赌石好像也没什么可以称道的地方了,切面没有显出绿,甚至连一丝雾都没有,按道理来说这样的翡翠不应该在半赌料子区域,应该放在全赌毛料中才对啊。
  “老板,这块料子怎么卖?”唐大少道。
  这里的老板是个秃顶的中年人,光滑的脑袋上只剩下一撮毛盖着脑门,面目凶相,满脸横肉,嘴角有一道疤痕,似乎是刀疤,这要是放在群众演员里根本不用化妆,就是演坏人的料。
  “这块料子一千万。”那秃顶老板淡淡的说道。
  唐大少无语,赌石老板全都一个样吗?不过,这尼玛要价可真是狠啊,张口闭口就一千万,你怎么不要一个亿?,一旁的郑雅婷也张着嘴巴,有些不可思议。
  “嫌贵?”那秃顶老板看到唐大少的表情
  “一千万是高了。”唐大少点点头道,何止是高啊,简直就是很高嘛……
  “如果你知道这块石头的来历,你就不会嫌他贵了。”秃顶老板淡淡的说道。
  “哦?愿闻其详。”唐大少倒是来了兴趣,这么一块破石头,你还能给它讲出花来?
  “这块赌石来自于去年平洲公盘的标王,当时这块标王被标出了五千六百多万的价格。”秃顶老板眼神有些迷离,似乎在会议,嘴角露出苦涩。
  而一旁的郑雅婷则捂住嘴惊呼道:“这就是那块标王切剩下的另外一半?”
  “你知道平洲标王的事情?”那秃顶老板有些惊讶的问道。
  “嗯,听说过。去年平洲公盘的时候暗标标王拍出了六千六百万六十六万的天价,被不知名富豪买走,不知所踪。
  缅甸政府也是因为去年的平洲公盘的天价标王,所以加紧了翡翠原石的管理力度,导致现在走私翡翠原石举步维艰。
  后来传出那标王被一分为二后垮掉了,倒是让很多人可惜了一阵。”郑雅婷摇头道,不知是为了那标王摇头,还是在为那六千六百六十六万感到不值。
  “呵呵,小姑娘知道的挺多,应该就是最近流传的沸沸扬扬的郑家大小姐吧。郑小姐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所谓被不知名富豪买走,只是一个说法罢了。
  当时那标王被很多豪商看好,可是每一家去标都有些实力不济,当下就有不少人联合去标。在下就是其中之一,当时我和另外五个好友联合,六人各出一千两百万合理终于标下了标王,我们并没有选择当场切标,而是拉倒了一个朋友的别野里,当晚就切开了。
  后面你也听说了,垮了,全切垮了,一刀下去,从中间分为两半,结果却一丝雾也没有……
  我们把其中的一半切成了废石渣,就从里面掏出了几近金丝种的红翡,可谓是垮到家了。几人当中就我是做赌石生意的,剩下的一半也就没选择再切,扔给了我,好几次我都想切开来看看,可是到最后还是忍住了。”秃顶老板说起往事的时候一脸的沉思。
  唐大少听完,心中惊疑不定,这几个人用六千六百多万的价格标下了标王,却切垮了,几斤金丝种的红翡相对于六千六百万来说的确是可有可无,如果是玻璃种帝王绿或者是极品血玉翡翠还能稍稍补贴些。
  只不过,这些人的运气也太差了吧,还好你们忍住了没选择完全切开,不然哥们去哪找这么大一漏啊……
  这在唐大少眼里,就是捡漏,和他买古玩捡漏一样!
  而假如他们选择切另外一半,那可就是完全不同的结果,别的不说,就光那人头大小的极品血玉翡翠就价值不下一个亿,更何况在那血玉旁边还有许多冰种,高冰种品质的翡翠。归根结底,只能说这群人的运气太霉了……
  极品血玉和玻璃种帝王绿一样,都是翡翠中的极致,王军说他老妈那里就有一只血玉手镯,当时从拍卖会上买的时候是一千两百万。
  人头大小的极品血玉如果雕刻师傅功力到位,掏出七八副镯子不成问题。再加上剩余的挂件,戒面,耳钉等等其价值完恐怕一个亿也打不住,当然物以稀为贵,如果世面上突然出了七八副血玉手镯,恐怕血玉手镯也值不了一千两百万了。
  最终唐大少给这块翡翠的估价是不下于三个亿!
  三亿!
  唐大少的呼吸有些急促了。
  三个亿是什么概念?相当于以前唐家家产的三十倍!
  上次唐大少带回去一千万的现金,都是用蛇皮袋子装的,一袋子有两百多斤重,现在三个亿,如果全部变成现金,那就是三千多斤重,恐怕可以塞满一个小房间吧。
  尼玛,买下来,一定要买下来,别说是一千万了,就是五千万,一个亿,唐大少也要把它买下来!
  “一千万,我买了,曾经的标王,被那么多人看好,我就不信里面只有几斤金丝种红翡,不管怎么样,一千万买半块标王,值了。”唐大少红着眼睛,宛若赌徒一般。
  他倒是不怕这番话被秃顶老板听了反悔说不卖了,这一半标王放在他手里有近一年的时间了都没选择切开,也不可能因为他这几句话就选择不卖了,自己切,如果这人已经做出的决定就能被人三言两语就改了,恐怕他也做不成这么大的生意了。
  “你真的要卖?”秃顶老板惊喜道,其实这块赌石已经摆放出来许久,期间也不是没人看上,只是被一千万的价格给吓住了,偶尔有那么几个买得起的,听到这是切废了标王,也不愿意接手了。
  另一半才切出几斤金丝种红翡,谁知到这一块能切出什么来?万一也是几斤的金丝种红翡,他还不得赔到姥姥家去,谁人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自然不会乱扔。
  “嗯,现在就可以用pos机来付款。”唐大少点点头道。
  “唐飞,你考虑一下,一千万可不是小数目啊,别忘了,我们还和别人有三千万的赌约呢,我这里可就只有两千万。”郑大小姐在一旁扯了扯唐大少的衣角道。
  赌约不止是郑大小姐口袋里的钱,还有郑氏珠宝行的声誉,郑氏珠宝行可以输,但是不能赖账,到时候万一输了,他们却拿不出钱来赔,这问题可就大了。
  唐大少自然知道郑雅婷在担心什么,无非是输了怕钱不够,唐大少却丝毫也不担心,只要把这块买下来切开,光这一块恐怕就已经可以定胜负了。
  “没事,我们没钱了,不是还有王哥嘛?他可是个有钱人,一会给他打个电话,让他也来搀和一手,嘿嘿,这种事,他铁定愿意的。”唐大少嘿嘿一笑道。
  唐大少对于兄弟从不吝啬,要知道这种必胜的赌局,就好像是在送钱给王军一样!
  而郑雅婷闻言一愣,这个坏小子,恐怕一早就有这个打算了吧,不过拉上王军一起似乎还真是个不错的注意,有王军在也不怕对方再出什么幺蛾子,最重要的是,王军有钱啊,而且是灰常灰常的有钱……
  可怜的王军,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被这一男一女给算计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