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五十章 男人不能说不行,不行也得行!

第五十章 男人不能说不行,不行也得行!


  那干青种翡翠的个头很大,透过干青种翡翠,在赌石内部有着一块唐大少从没见过的翡翠,黄颜色的圆形翡翠,那黄色翡翠当中的灵气之浓郁完全不下于之前探测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而且其大小比起那玻璃种帝王绿翡翠还要大上一圈。
  提起翡翠大家想起的都是绿色,唐大少知道,其实翡翠的颜色不仅仅有绿色,还有黄色,红色,紫色等等,各有极品。
  其中黄色的极品被称之为明皇,红色中的极品被称之为血玉,紫色中的极品被称之为紫罗兰,而紫色极品翡翠大多呈圆形,体积较小,所以又被称之为紫眼睛。
  相对于其他颜色的翡翠,绿色翡翠较为受欢迎。
  而绿色翡翠之所以受到国人追捧大多来源于清皇室,唐大少就在王军的收藏室里见到了一个玻璃种帝王绿戒指,还是爱新觉罗?永琪的心爱之物。
  到了清朝后期,慈禧太后的陪葬品翡翠西瓜和翡翠白菜被大盗孙殿英盗走后,名扬世界,据传翡翠白菜被进献给了宋美龄,现在在宝岛的博物馆收藏者。
  唐大少几乎可以确定,那块黄色翡翠为翡翠中的皇者——明皇翡翠。
  黄色翡翠极为罕见,在封建社会,黄色为禁忌颜色,只有皇家才能拥有,那时候缅甸开采出来的黄翡都是直接进贡到宫里,民间根本没有流传,而明皇又是黄翡中的最极品,为皇帝专用,极为罕见,起价值比起玻璃种帝王绿翡翠更高。
  想到这里,唐大少不禁有些悔恨,为什么没能早点来,不然这极品明皇翡翠也不至于花落他家。
  “兄弟,你要的那块赌石已经称好了,一共108斤,三千块一斤,一共是三十二万四千块钱,那四千块零头抹掉,给三十二万就行。”
  这就是全赌毛料和半赌毛料的区别,唐大少这块毛料比那老者选中的还要大上不少,才三十二万,而那老者只因为开了个窗,出了绿,就要付出两百七十万,前后相差近十倍,这也是赌石商人热衷于半赌毛料的原因。
  两者价格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半赌毛料是不管大小都是按块来卖,而全赌毛料体积小的按块,而大块的都是按照斤来算的,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嗯,等下我转账给你,就一块切的不过瘾,再挑一块吧,这一小块怎么卖的?”唐大少装作很随意的从赌石堆里拿出一块来,正是之前他探测出含有玻璃种帝王翡翠的赌石。
  杨浩看了一眼那黑不溜秋的赌石,不过拳头大小似乎是从哪块大赌石上掉下来的边角料,便说道:“兄弟看上了就直接拿去就是,权当是添头了。”
  “哎,那可不行,哥们可不差你这点钱,万一一会儿我从这石头里切出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来,你再要回去,那我不就亏大了。”唐大少开玩笑似的说道。
  这时候杨浩还没答话,那老者到是先开口了。
  “就你这连赌石的规矩都不懂的小辈,居然还敢夸口说切出玻璃种帝王绿翡翠?我老何干这一行几十年了,也就切出过一块鸡蛋大小的玻璃种帝王绿来,那种极品翡翠是那么好切出来的吗?真是自不量力。”
  其实唐大少和郑雅婷两人来刚来这里的时候就引起了何老的注意,尤其是郑雅婷……
  唐大少愣了……
  这死老头子怎么看着像是专门来挑事的?
  刚才讽刺自己是外行,现在更加直接,居然开始教训自己了?
  尼玛,你是哪根葱啊,不要以为我唐大少尊老爱幼就可以这样子欺负人……
  其实唐大少不知道,何老在海市可是大大有名的人物,在赌石方面与唐老齐名,被海市天凤祥黄金珠宝行聘请为高级赌石顾问,专门负责选取赌石,然后切开,为天凤祥提供翡翠原料,尤其近年来唐老甚少出手的情况下,何老在缅甸公盘上连连赌涨几次,声望更胜。
  天凤祥珠宝行是海市最大的珠宝行,起业务遍布整个江浙沪,并在京城,广东,南京等著名大都市设有分店,在国内珠宝行业绝对是首屈一指。
  随着改革开放,华夏国民的消费潜力日益提升,不少大陆之外的珠宝公司瞅准了这一市场,准备插足进来,作为国内珠宝行业的领头羊,对外来势力最为敌视和防备,郑氏珠宝行就是其中之一。
  随着郑雅婷出现在海市消息的传开,国内许多珠宝行业老总们直呼‘狼来了’,其中呼声最强的就是天凤祥黄金珠宝行,甚至提出了结盟等方式,用来抵御外来入侵。
  天凤祥虽然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珠宝行,可是国内的奢侈品毕竟是刚起步,不论是经营方式,方法,还是饰品的质量,精美程度都远远不能与郑氏珠宝想比,他们所占有的只是本土优势,有较多的老客户罢了。
  何老身为天凤祥的高级赌石顾问最近这些天不知道听过多少次郑氏珠宝行和郑雅婷的名字,见过郑雅婷的照片,身为赌石界的一员,他深知郑氏珠宝行的厉害,在缅甸和那些矿主们私交甚好,经常能用较为实惠的价格直接从矿主手中走私表现较好的赌石。
  但是现在郑氏珠宝行要插手大陆,大陆是什么地方?在他何老看来大陆的市场就是自己的东家天凤祥的,现在郑氏珠宝行要过来抢食吃,而且貌似对方长得又比自己的东家还强壮,那还得了?从东家的嘴里抢食,不就是从他何老的嘴里抢食?
  眼见着传说中的郑大小姐居然带着一个连规矩都不懂的人前来赌石,何老不禁感觉东家还要拉帮结派啥的是不是有些太看得起对方了?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罢了,现在听到唐大少的口气这么大,何老自然是忍不住了,想先代表天凤祥来杀一杀郑氏珠宝行的威风。
  “喂,老头,我好像没得罪你吧,处处针对本人,你是什么意思?”唐大少忍不住冲着何老嚷嚷道。
  何老却是看也不看唐大少直径朝着郑雅婷走去。
  “郑小姐,久闻大名,鄙人何硕,是天凤祥的高级赌石顾问。”
  郑雅婷闻言,眉头一皱,何硕?这个人似乎有些熟悉,等等,爷爷不是说在海市有两大赌石高手,其中一个是唐爷爷,另一个好像就是叫何硕,天凤祥的高级赌石顾问……
  天凤祥的人?郑雅婷当然知道,郑氏珠宝行想要大举进攻内地市场,头一个要压下去的就是天凤祥,现在对方先自报家门,并且已经认识自己,显然是来者不善。
  “何顾问,我听爷爷提起过你,说你是海市首屈一指的赌石行家,怎么,今天你是来我们这小小辈面前耍威风的吗?”
  既然是来找事,的又那么说唐大少,郑雅婷自然不会对他客气,差点就没指着鼻子骂了。
  何硕脸色一僵,没想到这位传说中的郑大小姐脾气这么差,说翻脸就翻脸。
  “郑小姐误会了,我只是过来打个招呼罢了。”
  年纪比人家大了好几轮,要真是传了出去,说自己以大欺小,拿自己以后可就没脸在赌石这一行当混了。
  “呵呵,只是打个招呼?”郑雅婷不屑的笑着说道。
  “见郑小姐带着带着这位先生前来赌石,有些好奇罢了,请问这是贵公司请的赌石顾问吗?似乎不是很行啊!”何硕看似很礼貌的问道,好像是在为郑氏珠宝行担心似的,只是在大量唐大少的时候用了十分不屑的眼光……
  唐大少感受着眼光中的不屑,怒道:“老头,你什么意思?我不行吗?”
  男人,怎么能被说不行?不管在哪个方面!
  “你?还真不行。”何硕眯着细小的眼睛拉长了语气说道。
  唐大少被何硕气的火冒三丈,尼玛,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再好的脾气被人指着鼻子说不行也忍不住啊。
  “老头,敢不敢赌一把?”唐大少怒道。
  “唐飞,你……”
  郑雅婷刚想说点什么,之间唐大少冲着郑雅婷挥了挥手,道:“男人不能说不行,不行也得行。”
  郑雅婷看着坚决而又显得霸气的唐大少,知道不能阻止他,于是微微颔首,轻声道:“我和你一起跟他赌。”
  既然不能阻止一个人去做一件事,那自己就陪着他去疯狂吧,哪怕她知道这赌局几乎必败。
  在这一刻,郑雅婷正是这种想法!
  唐大少心中一颤,郑雅婷可不知道自己有异能,居然就敢陪着自己一起疯狂?
  这个女人,似乎是真的和自己扛上了……
  这时候,何硕带着的几个年轻人嗤笑道:“你们要和何老赌?赌什么?赌牌的话,何老可不在行啊。”
  “是啊,要是赌牌的话,那不用赌了,我认输。”何硕笑眯眯的看着唐大少讽刺道。
  “哼,你们也不用挤兑我们,就赌石。”郑雅婷冷哼一声,用冰冷的眼神扫过何硕身后的几人,如果眼神杀人可以杀人的话,相信他们现在已经去佛祖那里忏悔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