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三十七章 回家

第三十七章 回家


  郑雅婷自己是一直都在他的身后,有几把牌并不算大,不过是小对子,他就敢一直跟,而且到了最后居然赢了,而另外有几把大对子,甚至还有一把顺子,但是他却毫不犹豫的选择弃牌。
  而最后开牌的时候刚好体现了他的明智,手里的牌虽然不小,不过如果赌到最后却是会输,给自己的感觉就好像唐飞一早就知道所有人的底牌一样,不过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即便是世界级的赌王,也不可能准确的记住每一张牌的位置。
  或者说,唐飞真的运气很好?很会赌?
  “之前我在你身后看到你手中有一个顺子都选择了弃牌,而另一把你手里只开出了一对五,却选择跟到底,这个你怎么解释?”郑雅婷继续逼问道。
  “感觉,全凭感觉,就好像我上次赌石一样,那次你不是也在的,那块石头给我的感觉很好,所以我买了,切石的时候那卖掉的一半给我的感觉不好,所以选择卖了,继续切感觉好的那一块,结果切出了三块翡翠,那三块翡翠最后不都到你手里了嘛。”唐大少举起了上一次在赌石的例子,试图用来说服郑雅婷。
  “感觉?男人也有第六感?”郑雅婷有些疑狐的看着唐大少。
  “是不是第六感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就是有那么一种感觉,捡漏也是,你应该听唐老说过我捡漏的事情吧,那幅《九峰雪霁图》就是这么捡来的。”唐大少有些心虚的说道。
  郑雅婷左看右看,仔细想了想,觉得这才是最能解释唐大少的种种怪异之处。
  其实对于一个人的感觉是没办法详细说的,她就听他爷爷说过一件事,有一次郑家去缅甸公盘,郑雅婷的爷爷在明标区瞎转,最后一屁股坐在了一块巨大的赌石上,然后就有种莫名的感觉,这块赌石能赌涨,郑爷爷跟着感觉走,举债拍下了那块赌石,解开之后大涨,一举奠定了郑家在珠宝行的地位,所以感觉这东西是说不清楚的。
  “真的是感觉啊,不过你这感觉还真灵敏,那最后一把2,3,5杀过周星的三条a也是感觉吗?”郑雅婷问道。
  “嗯,有点感觉,但是并不强烈,其实我没什么把握的。”唐大少敷衍道。
  “哦,我知道了,所以你让王军去开最后一张牌?你还真坏,嘻嘻。”郑雅婷嬉笑道。
  唐大少听得泠汗淋漓,他可是提前知道那是张梅花五所以才让王军去翻牌的,原因一是他不想再出风头了,今晚出的风头已经够多了,二是让王军翻出梅花五,到时候分钱的时候才好说话,让王军感觉这副牌也有他的一部分功劳,这样才能让王军收钱的时候心安一些,不然所有的工作全是唐大少做的,让王军白拿钱,即便是兄弟,王军也没脸收。
  但是郑雅婷的理解却刚好相反,翻开了梅花五,唐大少是胜利者,翻不开梅花五,唐大少也是胜利者,因为在别人看来,最后一张牌不是唐大少翻的,而王军如果没能翻出梅花五,也会对唐大少怀有一些愧疚之心。
  “听说你家里是开工厂的?”
  ……
  “听说你家里前些日子出了点事,现在好了吗?”
  ……
  就这样,郑大小姐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路上问东问西,像是查户口一样把唐大少的家底查了个遍,唐大少满头大汗的把bmw开到极致,将之放到唐家,然后狼狈的开着车返回自己家。
  站在唐府门口的郑雅婷狡黠的看着一路飞奔的bmw嘴角不自觉的翘起,哼,姓唐的,你敢占本小姐的便宜,这件事,没完!
  唐大少回到文景花园已经接近凌晨两点,看着车后座上的那蛇皮袋子,唐大少嘴角不由得泛出一丝苦笑,两百多斤的东西,哪怕全是钱,自己也扛不动啊。
  把车停在楼下,唐大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唐龙此刻还没能入眠,和唐母两人议论着工厂的事情,就在不久之前,唐龙突然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对方口气很大,说是王氏集团的下属子公司,需要定制一批高档服装,用来作为员工的工作服,也是作为福利的一种发给员工,不过身为王氏集团的人,口气大点也是正常的。
  王氏集团对生活在海市的唐龙来说可谓如雷贯耳,像唐龙这样的小工厂,小公司,在海市不计其数,任何一家企业都想和本市的龙头王氏集团挂钩。
  可是王氏集团的门槛很高,在华夏又是一个人情关系社会,再硬的质量没有关系,也是白搭,所以在海市有这么一句话:能和王氏集团搭上线,就等于靠上了一座航空母舰,坐等着数钱就行了。
  如果是以往,王氏集团的下属子公司给自己下订单,那唐龙早就乐不可支了,但是这会儿,唐龙却有些难以抉择,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万一再遇到骗子,唐龙可不会指望唐大少再去捡一幅《九峰雪霁图》来拯救自己的工厂,即便唐大少拿来了钱,那唐龙也没脸用了,虽然自己辛辛苦苦的挣钱其实最后都是要留给唐大少的。
  唐龙找到自己的贤内助唐母,两人商量起来,王氏集团和自己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会特地找自己来定做高档工作服?这笔订单的价格比起之前被骗的那个订单是只大不小,在唐龙眼里怎么看,都有些诱饵的味道。
  “你说这会不会是个套?”唐龙有些忧虑的说道。
  “不好说啊,不过我们的厂子之前刚出过事,现在大家都人心不稳,急需一笔大订单来稳定厂子里的形式。”唐母凝眉说道
  “嗯,我知道,这几天我一直在联系业务,只是我们刚摔了一跤,导致很多客户对我们的实力有所怀疑,所以一时间很难找到一笔可以稳定厂子形式的订单。”唐龙摇头叹息道,这几天他每天就睡四五个小时,别的时间全在想办法,或者是联系老客户,可惜效果不佳。
  “王氏集团作为我们海市的龙头企业,肯定不会给我们这种小工厂下套,这样吧,明天你和对方联系一下,然后去王氏集团看看有没有这个人,如果有的话,基本可以确定,这不是个套了。”唐母想了想说道。
  “嗯,我也这么想的,明天去一趟王氏吧。”唐龙点点头。
  这时,一震铃铃铃的电话声想起。
  唐龙拿起电话接道:“喂,你好。”
  “老爸,是我啊,出来一些,抬点东西。”唐大少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好,等会啊。”唐老挂上电话走出房门,唐母也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以往的唐大少别说这个点回来了,就是夜不归宿也是时有的,所以对于儿子这么晚才回来,唐老和唐母一向很少管。
  唐大少打开车门,那一蛇皮袋子的毛爷爷正老老实实的躺在后座上。
  唐大少拽住蛇皮袋子的一角,用力往下拖,可惜蛇皮袋子很不给面子的只是晃了晃,没有任何想要下车的意思……
  “唐飞,你带了什么东西啊,还要我来抬?”唐老打开门来到唐大少的车前,唐母也跟在身后。
  “嘿嘿,好东西,老爸,这东西不轻,有两百多斤呢,咱们加把劲,把它拖回家去。”唐大少嘿嘿一笑,并没有直接告诉唐老这里面装的是一千多万人民币。
  “哦,对了,老妈,后备箱里还有一对五彩龙象耳瓶和一把断剑,都是用盒子包好的,您帮我拿屋里去吧。”唐大少突然想起,郑雅婷拍到的一对五彩龙象耳瓶还在自己的后备箱里,刚刚送她下车的时候,跑的太快给忘记了。
  “你这孩子,到底去干嘛了,弄了这么多东西回来?五彩龙象耳瓶是什么时期的?”唐母说着打开后备箱。
  “妈,也没干什么,就是和朋友去了一趟黑市,那对五彩龙象耳瓶也不是我的,是朋友拍下来放在我这里忘记带走的,黑市的人说是明朝的,我也不太懂。”唐大少有些心虚的答道。
  “哦,我知道了。”唐母淡淡的说道。
  “唐飞,你去黑市了?是不是拍卖古玩的黑市?听说那里门槛很高,被邀请过去的全都是富豪,每次去黑市都要准备一百万以上的现金。”唐龙问道。
  “嗯,一个朋友带我过去的。”唐大少答道。
  ……
  “你这里面放的到底是什么玩意,这么重,感觉像是书啊,唐飞,你应该好好锻炼一下,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这点东西一个人就能扛起来。”唐龙满头大汗的看着地上的蛇皮袋子,太重了,要说唐龙的身体还是可以的,浑身都是扎实的肌肉块,虽然退伍多年,可是依旧坚持锻炼。
  唐母微笑着说道:“还不服老啊,还想当年?”
  “老爸,你还想拿我当小时候那会儿练啊,门都没有。”唐飞呼呼喘气的说道,小的时候,唐大少的日子那叫一个苦啊,天不亮就被唐龙拎起来去扎马步,唐大少现在的好身体都是那个时候打下的底子。
  唐大少说完,直接从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来到蛇皮袋子面前,用力一划……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