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十一章 九峰雪霁

第十一章 九峰雪霁


  “呵呵,怎么,你对这枚玉蝉感兴趣?我一万五买来的,你要是真想要给个本钱就行。”唐大少笑道。
  唐大少倒不是想要巴结王军,而是觉得不好意思,好歹在人家的玉器里吸收了不少灵气,让自己的异能升了级,怎么着也要报答一下吧。
  用钱?钱在人家眼里就是一个数字,根本不在乎。直接送玉蝉?非亲非故你送上的东西人家会要才怪,说不定还说你动机不纯。
  “那怎么能行,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唐老,您是这方面的行家,给开个价吧。”王军转过来朝着唐老道。
  “呵呵,这枚玉蝉也算是双沁色了,和你那些凑成了一套价值更高,十万左右,你那一整套的玉九窍塞,有三个双沁色,市场价在一百二十万到一百五十万之间,就是进入拍卖行也就一百五六十万,去掉手续费和各种税,实际拿到手的也就这么多。”唐老笑道。
  “那就十万块,我给你开支票。”王军直接拿出支票本写了张十万的支票递到唐大少手里。
  唐大少接过支票,看也不看装进了口袋,把玉蝉交给王军,以王军的身家,不可能开一张假支票给自己,况且还有唐老,金铭轩的人看着。
  而一旁的祝标看上去就更眼热了,恨不得自己把那十万块支票一把抓回来,十万块啊,他一个月的工资奖金加提成啥的全部算起来也就不到两万,这可是他半年的收入呢。
  “这黑市的东西还挺便宜的,我买了这么一堆的玉器也就花了一百万,没想到光是玉九窍塞就全部本了。”接过玉蝉的王军开心的笑道。
  “黑市上的东西来历不明,当然便宜,你这玉九窍塞是成了一套,材质都是和田玉,汉八刀雕刻,所以价格才髙,一个没沁色的一般玉九窍塞也就一两万块钱。”唐老摇头道。
  一旁的唐大少听得汗颜不已,显然那摊主也是知道价格的,只是把这玉蝉当成了普通的玉九窍塞卖,而王军又是一套全在,只差这一只,这才让唐大少捡了个便宜,不然就是双沁色,最多也就五万块钱。
  “你小子运气也太好了,买个木盒子翻了五十倍,一万五买了个玉蝉也能卖十万,现在你还敢说你是新手?”唐老打趣道。
  唐大少哭笑不得的说道:“俺真的是新手啊。”
  “行了,别再卖乖了,拿出你的真玩意来看看。”唐老笑骂道。
  唐大少立马恭恭敬敬的把画轴递给唐老,然后道:“您老看看。”
  唐老打开画轴,迎面是一副山水画,唐老第一眼的印象就是粗糙,虽然他不是字画类的专家,可是见过的精品字画自然不少,眼前的这幅画,给人的感觉就是呆滞,不可能是什么名家作品。
  “小子,你不会就拿着这幅画来点晃我们吧,小庄,你也看看。”唐老把画递给庄海,然后冷笑的看着唐大少。
  庄海小心翼翼的结果画轴,看了一眼画后皱了皱眉头,然后看向唐大少。
  只见唐大少一脸苦相的解释道:“唐老,这幅画有问题,而且有很大的问题。”
  “哼,当然有问题,这幅画根本就是一副解放后的作品,没有落款,没有题字,画面呆滞,放在市场上卖估计也就五百块钱吧,你就拿着这样一副破画来让老头子掌眼?你这分明就是打老头子的脸啊。”唐老怒道。
  一旁的秦雷看了祝标一眼,暗自点头,这小祝的眼里还是可以的,和唐老判断的差不多,再历练一下应该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而祝标看向唐大少的眼神中充满了幸灾乐祸,叫你小子能啊,这下看你怎么收场。
  这时,庄海突然发出了一声“咦?这幅画有问题。”
  祝标一只看不惯庄海,一个野路子出身的老头居然在自己头上拉屎撒尿,闻言不由说道:“当然是有问题了,刚刚唐老不是说了吗?”
  庄海也是鉴定的行家,虽然在名声上比起唐老来可是差了不少,可术业有专攻啊,唐老的成就主要是在杂项和玉石上,而庄海主攻字画和陶瓷,所以专门比起字画鉴定,唐老还要逊色庄海一筹的。
  庄海闻言,皱眉看了祝标一眼没有说话,用手蘸了点茶水点在画卷的一角,慢慢的搓。
  一旁的唐老看着庄海的动作一愣,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失声道:“画中画?”
  在动乱的年代里,许多宝贝被付之一炬,许多收藏家为了保住心血,各出奇招,比如上次唐大少买的机关盒,所谓画中画就是做一副不怎么样的画和真品用特殊药水粘合在一起,使其表面看起来就是一副普通的画,用来掩饰真迹。
  “我现在也不确定,不过唐小弟的眼光不俗,能鉴别这么多玉器,想必这幅画也不会如此简单。”庄海沉声道。
  而一旁的祝标闻言贬低到:“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
  唐大少闻言顿时冷了脸色,眼睛死死的盯住祝标道:“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假如我这画中另有乾坤,这幅画价值多少,你就给我多少钱,反之这十万就是你的,如何?”
  秦雷闻言眉头一皱,祝标是他店里的人,不论是输是赢都不太好,输了,如果真是画中画,弄不好祝标就要赔的倾家荡产,赢了,人毕竟是唐老带来的,撅了唐老的面子,那更不好。
  祝标闻言却是一喜,道:“好,赌了。”
  十万块啊,那可是他半年多的收入呢,至于真的出了画中画他拿什么赔,已经被金钱冲昏了头脑的祝标选择了刻意遗忘……
  秦雷见祝标答应的如此之快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时,庄海已经小心翼翼的拆下木轴,用茶水浸湿了一角,缓缓的搓起一层纸。
  瞬间,祝标面如土色,而秦雷则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神奇的一幕。
  唐老喃喃道:“画中画,传说中的画中画啊,就是不知道下面隐藏着什么宝贝。”
  “嘿嘿,不管是什么宝贝,反正赌局,我是赢了。”唐大少嘿嘿一笑道。
  一旁的王军见证了这神奇的一幕,不由得站起来狠狠拍了一下唐大少的肩膀道:“你小子真厉害,唐老都没能看出这画中玄机,你居然发现了,了不起。”
  唐大少装作很痛,呲牙咧嘴道:“我哪有那个水平啊,之前纯粹是看那个老太太可怜,正巧又收了个玉蝉能赚点,所以才买下来,只是买下之后感觉这画按照老太太说讲述的,应该不是那么简单,所以才来找唐老求证的。”
  这时,画中画的真实面目在庄海灵巧是双手下呈现在众人面前,这是一副山水画,只是相比之前的掩饰品来说,这幅画透露着一股子灵动,那山间的白云似乎真的一样,显然就算是以唐大少和王军这种外行人也能看出来这幅画不简单。
  “没想到居然是黄公望的真迹《九峰雪霁图》,天哪这幅图不是保存在故宫吗?”庄海哑然失色道。
  “真的是《九峰雪霁图》?”唐老闻言面色一沉,凑了过来仔细打量,而秦雷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直接凑了过来。
  一旁的王军和唐大少面面相觑。
  王军仔细打量了一下唐大少,二十来岁的年纪,比自己还小几岁,怎么运气和眼里就这么好?
  仔细研究片刻后,唐老和庄海纷纷啧啧称奇道:“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这个应该是真迹。”
  “唐老,这《九峰雪霁图》世上应该只有一幅吧。”王军突然道。
  “废话,当然只有一幅了,这可是国宝。”唐老骂道。
  “那这一幅是真迹,故宫博物馆的岂不是赝品了?”王军道。
  唐老脸色阴晴不定,过了片刻道:“这本来是保存在宫里的东西,应该是当年战乱的时候,有人趁机给掉了包。嘿嘿,这幅画一出世,我看故宫里的那个老家伙的脸往哪搁,这故宫里的《九峰雪霁图》当年可就是他鉴定为真品的。”
  唐大少听到唐老的话,估摸着这位鉴定《九峰雪霁图》的专家和唐老应该是有过节的。
  “那这幅图值多少钱啊?”王军问道。
  “你小子怎么就知道钱?和你那个老爹是一样的货,这可是黄公望的作品,传世的国宝啊。”唐老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就算是国宝,总也有个价吧。”王军嘟囔道。
  “恩,你说的对,就算是国宝也有个价,小庄啊,你是这方面的专家,给估个价吧。”唐老道,术业有专攻,在字画方面,他知道庄海更有发言权。
  “呵呵,在说着画之前,还是先说说塔的作者吧。黄公望是元代的画家,本名叫陆坚,字子久,号一峰,因为他还是全真教的道士,所以又叫大痴道人。与
  吴镇、王蒙、倪瓒合成元四家,不过他是元四家之首。现存作品据说有五十幅以上,可是大部分存于故宫博物馆,民间流传极少,价值不菲啊。”庄海没说价格先是介绍了一下作者。
  “行了,庄老,你就说说这幅画能值多少钱吧。”王军当然不能托大叫小庄了,唐老喊小庄是因为人家的辈分,名望,年龄在那放着呢,说起来庄海也是五十多岁的小老头了,被唐老一句一个小庄叫的怪别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