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九章 信誓旦旦的祝大师

第九章 信誓旦旦的祝大师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唐老,谁的电话?”唐老在海市的收藏圈子里地位很高,不光是眼光犀利,和他背后那些让人看不见摸不着的背景也很厚关系,在坐的几人中能直接这么问的也只有王军了。
  “呵呵,昨天碰上的一个小朋友,也是刚入行的新手,不过眼光不错,运气也很好。昨天一百块钱买了个机关盒,里面藏了一枚前苏联的红星勋章,也算是捡了个小漏了。”唐老笑呵呵道。
  “前苏联的红星勋章?呵呵,最近这两年勋章类的藏品涨的很快,一枚红星勋章要五千块左右,转手赚了五十倍的利润,运气确实不错。”金铭轩的老板秦雷笑着说道。
  王军听了确实有些羡慕,倒不是在意去去五千块钱,对于他王大少来说五千块和五块钱没啥区别,他在意的是捡漏的过程,入行道如今,捡漏没见到,打眼的次数倒是不少。
  “刚刚这小子给我打电话,说收了个有意思的东西让我看看,我倒是真有些期待这小子能拿出什么东西来。”唐老笑道。
  “呵呵,甭管他能拿出什么了,我刚刚收了几样东西,还请您老给我掌掌眼,看我是不是又被忽悠了。”王军笑呵呵道。
  “就知道你小子请我来有事,这次又收到什么物件了?如果和上一次一样还是不要拿出来了。”唐老打趣道。
  上次王军在花了十万块钱买了一个花瓶,说是元青花,以为捡了个大漏,便急不可耐的拿过来请唐老鉴赏。
  要知道前段时间伦敦的一家拍卖行拍卖了鬼谷子下山青花大罐成交价格可是一千四百五英镑,折合人民币两亿多,鬼谷子下山的成交价刺激了青花瓷的市场,在国内更是掀起了青花热,而远在台湾宝岛还有艺人以青花瓷做了一首歌结果大卖。
  唐老一眼就看出来王大少所谓的元青花不过是个赝品,做工也不精细,稍有鉴赏功底的人都能看出来是假的,随便找一家花瓶店一百块钱能买一对,可能还附带送货上门的。
  王军脸色一红,也知道这件事已经成为了海市收藏界的一个笑柄,只是极少有人敢这么当面提起,而唐老显然不在此列。
  “这是我在黑市上手来的东西,说是生坑的,也没花多少钱。”王军说完打开桌子上的一个盒子推到唐老身边。
  盒子中满满的放着一堆玉器,假如唐大少在这里一定会发现这一堆玉器中有着和自己相似的玉蝉存在。
  听说是生坑的东西,唐老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轻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
  一旁的鉴定师庄海似乎知道唐老叹气的原因,开口道:“有需求就有市场,生坑这一块利润太大了,大部分背后也都是有组织,有背景的,禁不掉。国家现在也极少发掘古墓,一是技术问题,第二资金也欠缺,只是这些搞生坑的对古墓的破坏太大了。”
  听到庄海的话,王军马上知道唐老为何皱眉了,不过也没办法,就算他不去买,也会有别人买,一个人再厉害也不能包揽天下。
  唐老缓缓点了点头,似乎想开了一样,轻轻捏起一枚玉佩,用放大镜仔细打量,而一旁的鉴定师庄海和秦雷也拿起放大镜似模似样的研究起盒子里的玉器来。
  唐老做事极其认真,哪怕明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一起得来的,还是一枚一枚的拿起观察,时间缓缓过去。
  唐大少拿着画卷来到金铭轩门口,金铭轩并没有像石头记一样找两名美女做为迎宾揽客,只有几名鉴定师和几个伙计。
  一个伙计看到唐大少带着一副画卷来到金铭轩以为对方是来卖画的,热情的说道:“您是来鉴定古画的吗?请跟我来。”
  唐大少还以为这是唐老安排的伙计,直径跟了过去。
  “祝师傅,这位是过来鉴定古画。”伙计走到柜台对着一个二十多岁鉴定师道。
  “哦,把画拿过来吧。”祝师傅头也不抬的说道。
  祝师傅,全名祝标,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对现代收藏比较精通,如手表,钻石,名酒等等,虽然还不到三十岁,却自视甚高很喜欢别人喊师父。
  也也难怪,金铭轩的首席鉴定师庄海虽然很厉害,可那是对陶瓷和书画,可是对于现代类的收藏却不怎么精通。为了弥补这块的短板,老板秦雷对他也就比较看重,小伙计们讨好之下自然都是要喊一声祝师傅。
  唐大少跟在后面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不是说去二楼吗?
  祝师傅眉头一皱抬起头来,这个来鉴定的人怎么这么慢?
  “喂,你到底要不要鉴定?”祝师傅似乎有些不耐烦吼道。
  唐大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把画递了过去,然后感觉不对,自己不是来二楼找唐老的吗?估计是店里的伙计搞错了,只是对方已经把画接了过去,他倒是不好直接要回来。
  祝师傅打开画卷,眉头一皱,怎么回事?刚刚一个老太太拿着这幅画过来的吗?硬说这是件宝贝,很值钱。笑话,值不值钱哪能是她说的算?
  这幅画一看就知道是现代的,虽然画轴上有虫子蛀过的痕迹,恐怕是做旧的吧,自己出了三百块钱,不愿意卖不是走了吗?怎么换了个年轻人拿过来了?难不成他们认为换了人过来,自己就会出高价?
  “哼,一副解放后的作品,没有落款题词,印章模糊不清,画工呆滞,保存不妥善,假如不是看那老太太可怜,三百块钱收过来我都嫌多,你来卖顶多两百。”祝标冷哼一声道。
  唐大少被祝师傅吓了一跳,两百块钱?你坑爹呢?不过他也知道可能是先前守门的伙计搞错了,没说什么伸手把画拿了过来,转头就走,想找那个伙计带他去二楼。
  “等等,誰让你走了?”祝师傅呵斥道。
  听到不让走,加上对方语气不善,唐大少顿时不爽了,冷着脸开口道:“怎么着?金铭轩店大欺客,还打算强买强卖不成?”
  祝标愣了愣,店大欺客,这个大帽子他可带不起,古玩店这东西就将就一个好名声,要是店大欺客这个名头传了出去,就算老板对他再看中恐怕也不会放过他。
  这时正在店里挑选古玩的客人们也都朝着这里看来,而一旁的伙计看着不对劲,一个机灵点的已经悄悄上了二楼。
  祝标暗骂,不知道哪里来的愣头青。
  “当然不是,我们金铭轩开门做生意,来着就是客,绝不会强买强卖,在海市古玩界里的名誉有目皆知的。只是这位小兄弟,你拿着一副古画让我给你鉴定,鉴定完了就走就有点不合适了,起码鉴定费你总要掏一点吧。”祝标道。
  前面说的一堆自然是解释给周围的客人看的,表示金铭轩绝对不会强买强卖,而周围的客人一听原因,自然也了解,不再关注这里,祝标暗暗摸了一把冷汗,总算是没给客人留下坏印象。
  唐大少不禁嗤笑的看着自我感觉良好的祝标,一进门他可没说要鉴定啊啥的,一切都是那个伙计自认为的。
  当然,唐大少也不打算在这闹,毕竟唐老就在二楼,也不知道他和这家店什么关系,闹得太僵恐怕不太好。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唐大少道:“好吧,你说鉴定费多少钱。”
  “字画鉴定,一千块。”祝标道。
  听到鉴定费之后,唐大少再也淡定不起来了,倒不是掏不起那一千块钱,而是不愿被人当成凯子来宰。
  当下,唐大少冷笑道:“嘿嘿,这幅画鉴定要一千块,卖给你们才给两百块,那岂不说是我要把画给你们,然后再倒给你八百?”
  “呵呵,当然不是,小兄弟误会了,小兄弟可是姓唐?”这时一个声音冲背后传来,却是老板秦雷从二楼被伙计叫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唐大少瞥了对方一眼,四十来岁的样子,身着正装,笑容圆滑,和往日里唐大少见到唐龙的那些生意伙伴差不多。
  “呵呵,你是来找唐老的吧,他就在二楼等你,你带着唐先生去二楼。”秦雷狠狠的看了一眼祝标,然后指着一个伙计说道。
  等唐大少上了楼,秦雷才问道:“怎么回事?”
  另一个伙计快速讲了一下事情的经过,秦雷皱了皱眉头道:“祝标,你的专业不是简单现代类收藏的吗?什么时候连字画也能鉴定了?我怎么不知道?不说说了字画类的东西一定要庄老鉴定的吗?”
  秦雷说的庄老,自然就是金铭轩的首席鉴定师庄海。
  祝标闻言,知道老板对他的行为有些不满了,往日里都是叫小祝,表示亲近,现在连全名都出来了。
  于是急忙解释道:“庄老和您不是在楼上接待贵客吗,刚刚这幅画在之前我就见过,是一个老太太拿过来的,老太太没啥文化,就说这画值钱。
  可那画我看了,虽然画轴上有虫子蛀过的痕迹,那是保存不善导致的,最多三十年历史,而且画工呆滞,纸张也用是熟纸,最多值五百块钱,我出了三百块收,老太太没卖。
  我看他可怜也就没收鉴定费,没想到才过了没半小时,刚刚那个小伙子又拿着那幅画过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