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绿茵巨星 > 第26章 出发
    这是一餐团圆饭。

    林涵和张慧芬一起,在厨房忙碌着,两个母亲,一个是儿子第一次走出家门,一个是女儿再次要外出,一心扑在这个美丽的国度的山山水水上……

    邱左林和李海升坐在客厅的沙上,聊着什么,电视开着,正在放着时下正在热播的军事题材的电视剧《历史的天空》。

    只不过,两人的心思都没有放在电视上,邱左林终于决定将自己对于李锐的未来的想法说给李海升听,毕竟,不管怎么说,李海升才是李锐的老爸,在李锐的未来的展方向的问题上,李海升才具有决定权的。

    李海升巴吱巴吱的抽着烟,邱左林说的这件事,太突然了,他需要消化一下,虽然知道,儿子到了北理工之后,要参加那个什么乙级联赛,但是,好歹是学校里安排的,并且,李海升还特意打电话到学校去,了解到,学生虽然参加比赛,但是,文化课并不会落下的,这让李海升还是放心的。

    只不过,现在,邱左林说的这个事情,听意思是,让自己儿子以后,就吃足球这碗饭了,好好的大学不上了?那辛辛苦苦,寒窗苦读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啊?

    李海升想不通……

    …………

    李海升想不通,又不好冲自己儿子的教练火,想起今儿个晚上就是离开家门的儿子,这儿子长大了,翅膀硬了,想要展翅翱翔了,看来,自己这个当爹的不一定能够管得了了,就在那一个劲的抽闷烟。

    李海升不说话,邱左林也不说话,只是一根根的给李海升续烟。

    两个中年男人的闷声暗战,让坐在另外一旁的沙上,期待着看好戏的邱冉冉很失望,她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回到家,就拿着一袋香瓜子,猫在了沙上,等着看戏了,只不过,两个老男人似乎不愿意配合。

    李海升已经抽了半包烟,还没有进展,自然让邱大美女很不满意。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邱冉冉在自己老妈的催促下,磨磨蹭蹭的挪到了门口,打开门,冲着门外就是抱怨,“谁啊,大晚上的……”

    潘迪文带着自己的小舅子许杰,在门口等了好一会,终于有人开门了,看到了一张美丽的脸,披肩的长,紧接着就是不协调的那一声吼……

    “邱教练在吗?李锐在吗?”潘迪文微微错愕后,问道。

    “一个在,一个不在,你找哪个?”邱冉冉对于面前这个龙城大曲酒厂的老板还是知道的,不过,知道不代表有好脸色。

    “我找在的!!”潘迪文苦笑着。

    ‘哈哈!!’跟在潘迪文身后的许杰,难得看到自己这个神通广大的姐夫吃瘪,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潘迪文的到来,终于打破了客厅里两个中年男人的沉默,开始应付起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来了……

    邱冉冉瞧了一会,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故事了,拎着瓜子,瞪了一眼盯着她看的许杰,猫进自己的卧室里去了……

    **********

    李锐是来和温小涵告别的,也顺便看看温老师,当然了,最主要的是将自己家里给小涵凑的学费带了过来,其中包括他自己挣得奖金,再加上老爸李海升给的,有2ooo元,交给温小涵,对于这个妹妹,他只能够尽力帮这么多了。

    温红英老师说什么也不愿意接受李锐的钱,实在没有办法,李锐一把将装钱的信封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跑了,他知道,要让温老师接受这笔钱,是不可能的。

    “哥,我送你!!”外面又开始下雨了,温小涵撑着一把雨伞追出来。

    温老师看了看自己女儿,眼神复杂,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走进了厨房。

    …………

    两人顺着家属院侧门的青石板路慢慢的走着,在道路两旁的小河沟里,青蛙呱呱的叫声,响起回声。

    不远处的街灯,投下乳白色的光晕,一切都显得朦胧,不时的有三两队恋人撑着从他们的身边匆匆忙忙的走过去,往各自的温暖的小窝赶;他们会稍微顿一顿脚步,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一把伞下的李锐和温小涵,然后理解的笑了笑,接着赶路。

    这让李锐感觉有些尴尬,突然意识到,两人现在的样子,像极了初尝恋爱滋味的少男少女,难怪让人误会了。

    在一处公交站台下,两人停下了脚步,温小涵也知道,只能送到这里了,自己的哥哥今晚就要离开,下次相见,也许,半年,一年,甚至会好几年后的事情了,她已经习惯了在李锐的并不宽广但是结实的臂膀下的安全的感觉,现在,这个安全的港湾,就要起航,向着远方,驶向未知的远方,这让这个小姑娘没来由的有点害怕……

    李锐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子会有那么多的小想法,站在站台下,透过雨雾,看着那车龙车马的灯光,他的胸中突然泛起痛快的感觉,未来的路,已经为自己打开了,就看自己能不能走好了。

    两个人,不一样的心思,望着迷离的雨雾。

    远远的,8o1路车来了。

    李锐微微抱抱自己的妹子,“小涵,自己一个人要学会照顾自己……我出去后,会把联系方式尽快告诉你的……缺钱用了,说句话,不要自己硬挺着,记得,你有一个疼你的哥!!!”

    温小涵只觉得自己的眼泪,是那么的不争气,小女孩哭的稀里哗啦的,呜咽着。

    在李锐上车之后,温小涵才想起来了一件对于她来说极为重要的事情,狂一样追着开始动的公交车……

    “哥……哥!!!!!!”

    公交车师傅通过后视镜看到了这个奔跑在雨中的女孩子,一个急刹车。

    在全车人的八卦的眼神中,温小涵敲开车门,从胸口掏出一个金色的小荷包样的东西,“哥……这是我昨天去皇藏寺为你求的平安符……你保重……踢球时候,别受伤了。”

    “小妹妹,要不要给我也求一个。”车里,有一个油头粉面的小子刚想调笑一句,被李锐的冷冷的眼神一瞪,不吱声了。

    在司机师傅的催促下,温小涵下车,看着公交车,逐渐消失在雨雾中……直到不见了……

    李锐摩挲着手中的这个还带着体温的护身符,透过车窗,望着雨中的那个瘦瘦的女孩子,心中,突然泛起了浓浓的暖意……

    “小伙子,要出远门啊……有福气啊,我看出来,这个小姑娘是真心疼你的。”司机师傅的声音传来,因为李锐经常锻炼的原因,看起来比18岁要大一些,所以,司机把他当做了要出门打工的青年了吧。

    **********

    回到教练家中的时候,正好准备吃晚饭了。

    潘迪文和他的小舅子已经离开了,两人是带着2万块钱来的,又带着2万块钱走的。

    现在,邱左林和李海升都知道了这场风华杯的所谓的赛事,只不过是市里的两大企业方点集团和龙城大曲酒厂的一场博弈的一部分了……

    市里打算将新区的一块土地开出来,在房地产价格不断创下新纪录的形势下,龙城大曲酒厂也成立的房地产开部,打算从龙城市的地产龙头企业方点集团手中虎口夺食,吞下这块地。

    而负责这次土地招标工作的领导正是这次足球赛事的组委会负责人市委副书记邓浩然,现在,力争将龙城市打造为省里甚至是全国的体育先进示范点的邓浩然,对于本次赛事很重视,这也就促使,两大企业,会较劲想要在本场赛事中夺魁,以为后用的……

    只是,潘迪文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死对头蓝云天会倒在了龙城一中这支中学生球队脚下,因为,他们双方都明白,都花钱请了一些职业球员参赛的,早就视对方对最后的决赛的对手了。

    所以,潘迪文此次前来,一是为了对李锐表示一点意思,还有,就是不言而喻的,想要和邱左林打好关系了,毕竟,龙城一中队是自己要在决赛中面对的球队。

    虽然,李海升拒绝了潘迪文的厚礼,让潘老板有些不满意,但是,当得知,李锐今晚就要北上的消息后,也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没有李锐的这支学生军,根本不是自己的球队的对手的……

    再三寒暄后,潘迪文带着自己的小舅子离开了……

    当李锐回来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虽然震惊于潘大老板的2万元的手笔,但是,也并没有多么后悔没有留下那笔钱,李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也知道,有些钱,可以留下,有些,是不能够碰的!!!

    很多年之后,李锐和自己的老爸聊天的时候,说起这件事,问自己的老爸,为什么当时会拒绝2万元,这笔对于老李家来说,并不小的巨款?

    已经满脸皱纹的李海升,笑了,有些狡猾的笑了,就好像是乡下人口中的老狐狸式的笑容,“这笔钱,虽然多,但是……让那么一个大老板,欠咱们一个人情,不是更有用吗?”

    李锐朝自己的老爸竖了竖大拇指!!

    有时候,老实人并不是什么都不懂,老实人有老实人特有的精明的……

    …………

    当天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吃了团圆饭后,邱左林亲自驾车,将自己最满意的学生,和自己的宝贝女儿送往了火车站……

    火车开出站台的时候,李锐望着窗外,渐渐远去的亲人,恩师,师母………的面容,流泪了……

    爸爸妈妈,儿子谢谢你们的养育之恩……

    恩师……学生,谢谢你五年如一日的指导……

    师母,谢谢您的疼爱……

    …………

    “擦擦吧,多大了,还哭鼻子。”坐在李锐旁边的邱冉冉,出奇的没有嘲笑,美丽的脸上,有着淡淡的惆怅,递过来一方纸巾。

    李锐接过纸巾,擦拭了眼角,望向窗外,高高矮矮的房子,偶尔有烟囱冒出炊烟……这就是自己的故乡……

    总有一天,我会让‘李锐’这个名字,成为,你的骄傲!!!

    **********

    ps:第一卷完,这一卷,着重写了一些铺垫,漏*点少了点……

    不过,亲爱的大伙……小七多咱时候,会少了漏*点呢……请期待第二卷……漏*点的风帆开始起航了……

    内心深处对yd有渴望的同志,也可以小小的期待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