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绿茵巨星 > 第12章 为了学费

第12章 为了学费

    李克也算是一个老球迷,不过,他只看欧洲联赛,不看国内的联赛,国家队的比赛更是不看,不过,在1997年之前,李克也看中国足球的,那个时候,甲a联赛的转播他几乎是每场不落的。

    在1998年法国世界杯预选赛,中国队兵败金州之后,这个龙城市教育系统的小干事的心中,对于中国足球的那满腔热血,早就被在心底埋的死死的了。

    李克懂球,他看到李锐沿着左路一路带球,然后突然一个急停晃开了一个防守的球员,然后再加,再急停,提脚假装射门,在有人上来封堵的时候,用左脚脚尖轻轻一捅,皮球到了中路,在那里,胡元涛要做的只是,轻轻的将皮球推进球网。

    “漂亮!!!”看到这里,李克有些兴奋的挥了挥手臂,却被刚刚点燃的香烟烫到了手,他有些诧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激动,没有多想,李克将这个感觉解释为,这是自己的学校的球队的原因了。

    …………

    在操场外,有几个人也在观看龙城一中校队的训练,一个光头铮亮的年轻人,看到了李锐的这一连串漂亮的突破,吹了声口哨,引得他身边的一个中年人的训斥。

    “许杰,你给我老实点,这是学校,给我收着点。”潘迪文训斥着自己的小舅子,他就搞不明白了,自己的老婆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老弟弟,这个许杰和他的姐姐徐鸾相比,真让人怀疑是不是一个老爹的种了。

    当然考虑到自己老婆娘家那个破落样子,也可以将这重意思,理解为,自己老婆出落的美丽得体,应该是正宗的‘歹竹出好笋’了……

    …………

    这边的动静,也让李克注意到了,他看了看,认识,这人名叫潘迪文,龙城大曲酒厂的厂长,在龙城市里,也说得上是一个人物了,无他,龙城财政有百分之二十的税收,靠的是龙城大曲酒厂的纳税,由此可见龙城大曲酒厂的财力了。

    这年头,只要手里有钱,就是大爷。

    李克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扔进了垃圾桶里,掏出烟盒左侧的一支烟,那是一个学生的家长前一段时间‘赞助’的熊猫,李克舍不得抽,再说了,他也没有太大的烟瘾。

    于是,就在烟盒里放了三支,以备不时之需。他平时只抽红塔山,他喜欢那味道,而且还算经济实惠。

    点燃那支‘熊猫’,细细的抽了一口,品味着‘总设计师’最爱的香烟,李克慢慢的踱了几步过来,“潘总,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时间过来的,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让我准备一下。先说好了,今天中午,我请。”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潘迪文转过头来,看了看,李克,他认识,最近半年,这个龙城一中的新校长可是风云人物了,毕竟,再有能耐的人,也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现在,在龙城这一亩三分地上,作为龙城市最好的高中,龙城一中的校长,可不是什么小人物。

    “哈哈,李校长,我就是随便来看看,我这个满身铜臭味的俗人,也想到学校里,沾一点书生气息啊。”潘迪文注意到李克不经意的看了许杰一眼,介绍到,“许杰,我小舅子,让你见笑了,小杰,来,这是龙城一中的李校长,咱们龙城市当年第一个博士,那可是咱龙城人的骄傲啊。”

    潘迪文注意到,自己介绍他‘博士’的时候,校长李克先生的脸色中那一闪而过的倨傲,这个时候,潘迪文也在小小心里鄙视了一下,“俗!”。

    许杰尽管不情不愿的,还是过来,粗声粗气的见了礼,“李博士好。”

    李克的眼睛眯起来,他喜欢别人叫自己博士,毕竟作为龙城市第一个考取教育学博士的人,他认为这是自己这一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情,那是载入市里的历史的,并且,‘博士’这个称呼很雅致,‘博士’、‘博士’顾名思义……‘博学之士’嘛,现在,‘校长’的称呼,都有些俗气了。

    人,就是这样,往往越是俗不可耐的人,越是喜欢雅兰的感觉,李克就这种人。

    …………

    潘迪文从包里掏出烟盒,自己点燃了一支苏烟,给李克示意一下,李克摆摆手,特意抽了口手中的熊猫,吐了口烟气,那意思是,自己有了。

    潘迪文看了看李克的‘熊猫’,神色有些玩味的意思,没有说什么。

    两人就好像是多年不见的朋友,聊的很开心,许杰在一旁看得无聊,见到自己姐夫没有注意到自己,远远的离开了点,朝着操场内看过去。

    …………

    球场内正在进行任意球的练习,由于实力有限,加上组队时间比较短,邱左林没有安排定位球的战术训练,距离比较近的定位球,就让脚法比较好的李锐直接主罚射门,距离远一点的,吊到了禁区里,找到抢点能力比较不错的胡元涛。

    李锐站在皮球前,看了看自己队友组成的人墙,他注意到人墙中的王迪的个头比较矮,点点头,有了主意。

    两三步助跑之后,在人墙开始起跳的时候,右脚搓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从王迪的头顶飞过去,守门员完全没有做出反应,回过头的时候,已经看到皮球在球网里蹦跶着了。

    “漂亮!!!够劲!!!”许杰大呼小叫着,为李锐的这个球喝彩,不过,也许是想起来,在这场赛事中,自己所在的龙城大曲酒厂的厂队也许会碰到这支龙城一中校队,又有些意兴阑珊了。

    业余队的守门员的反应和扑救动作,和职业队是无法相媲美的,但是,这也不妨碍李锐的这脚球罚的漂亮,在场边的邱左林也是为自己的弟子鼓掌。

    邱左林看了看操场的围栏外,他早就注意到了潘迪文一行,当然知道龙城大曲酒厂的厂长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不过,他不怕,事实上,业余球队的比赛,和职业球队的比赛不一样,并不是你知道了对手的实力和究竟就有办法对付了,毕竟,真正懂球,懂得技战术的教练不多。

    在业余队的比赛中,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球队的挥。

    当然了,邱左林也认为自己就是那为数不多的懂球的教练中的一个。

    …………

    在操场外,李克和潘迪文的叙旧,也告一段落了,潘迪文招呼了自己的小舅子回来,一行三人钻进了一辆奥迪,赶饭局去了,虽说,这里是龙城一中的地头,李克也说要请客,但是,潘迪文怎么能够放弃这个拉好双方关系的机会,奥迪a2直接开向了城西的麒麟饭庄。

    龙城人讲究吃,讲究玩,讲究潇洒,所以,和这个并不富裕的地区形成对比的是龙城的豪华餐饮业,其中麒麟饭庄就是一个好所在,川北名厨掌勺,地道的川菜,一流的服务,还有茶馆和桑拿,饭庄的后面的一个休闲中心,整体化的服务,是潇洒的所在。

    **********

    这边也结束训练了,队员们扎堆在一起,有说有笑的,都是同龄人,年纪相仿,再加上新队员对李锐这样的曾经站在全国领奖台上的学长的崇拜,只是几天的功夫,大家就混熟了。

    胡元涛看了看那一溜烟离开的奥迪a2,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靠,准是去**去了,这帮人一顿饭的饭钱,就够小涵的学费了。”

    李锐将一瓶水递给胡元涛,把他的嘴巴堵住,他在想着自己在今天的训练中的出现的问题,李锐是一个动脑子踢球的球员,他知道,这样的训练虽然对于自己来说效果不大,说句不好听的话,队友们,没有人是和自己一个水平的,胡元涛也不行,但是,这并不是说自己已经够强了,这只是一个相对的,自己离职业球员还是有相当的距离的。

    邱左林拿着一把有些坏了的蒲扇,用力的扇着风,蒲扇用纱布缝了一圈,看起来,像是一个被包扎的大蝴蝶,只不过,没有多少凉风,还是热,热的人心里燥得慌,不过,邱左林讲究的是‘心静自然凉’,不去想,倒是好一些了。

    邱左林听胡元涛提到‘小涵’,他今天已经听李锐和胡元涛两人多次提到这个名字了,他知道这其中的故事,邱左林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弟子,欣慰的笑了,他不仅要教孩子们踢球,还要尽量教会他们做人。

    邱左林知道,真正让李锐和胡元涛决定参加这场赛事的有且仅有的唯一的原因,就

    是那笔不菲的夺冠奖金,两人决定,尽最大的努力去夺冠,将分到手的夺冠奖金,用来帮助那个叫做温小涵的女生。

    李锐家并不富裕,父亲是供销社的职工,不过,现在,曾经辉煌一时的供销社,已经逐渐退出了中国的市场了,社里就连基本的不到一千的工资也不上了,母亲在一个效益并不算好的单位上班,这样的家庭,供养李锐一个大学生已经很吃力了。

    所以,参加比赛,夺取冠军,用那笔奖金来帮助小涵,是李锐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了,他将自己的想法和胡元涛说了,对于这件事,桃子也是举双手赞同,他知道,虽然温小涵并不算李锐的亲妹妹,但是,李锐确实疼这个妹妹,这个忙,他得帮。

    …………

    夕阳西下,来了点风了,李锐脱掉身上已经被汗水蹋透的球衣,用力一拧,流出一滩水,就这样用球衣擦擦额头的汗水,抬起头,看了看被污染的有些灰蒙蒙的天空,李锐有些失神……他想起了自己的梦想,似乎就如同这灰蒙蒙的云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雨滴。

    **********

    ps:大半夜的……弱弱的吼一嗓子……打劫推荐票……